即时新闻

  • 失窃之物

        我赶紧拉过小宝和乔四,穿衣服出了澡堂。

        乔四这才说,王玉贵就是他在皇宫墙头上遇见的飞贼。

        我问他确定吗,他使劲点头,“太确定了,打过我的人怎么会记错?”

        我问小宝,摸到什么了?小宝大笑:“阉过的。”

        乔四说:“娘的,怪不得那么熟悉皇宫。可太监怎么还会功夫?”

        小宝说:“不但会功夫,还挺厉害,八卦掌。”

        戴戴确实有点用,查到了一品香的老板,就是那老道,叫邢国森。

        这澡堂子常有太监来往,邢老道跟他们关系不错,常给他们看相算卦。

        晚上,我把白队长约到了同和居,他是山东人,爱吃家乡菜。

        我问他,前天闹飞贼宫里丢什么东西没。

        白队长说,没丢什么东西,但也算丢了点,“皇帝知道了这事儿,也没再让查。”

        我问丢了什么。

        白队长笑起来,说:“案子的事儿本来不能说,但金公子问也没关系。”

        他放下筷子说,这贼偷了一布袋太监的宝贝。

        我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

        “可不是吗!这事儿笑死我们了,那天宫里查半天,啥也没少,唯独一个升柜被砸开了,少了三十三个太监的宝贝。”

        我说:“要是这贼就是个太监,他就没偷错东西。”

        白队长纳闷,我便说了王玉贵的事。

        “那就真有问题了!丢的全是建福宫的太监的,这事儿八成和前年的纵火案有关。”

        两年前,建福宫的一伙儿太监往宫外盗卖古董,为了应付皇帝盘点仓库,他们一把火烧了几间宫殿。事发后,皇帝赶了一大批太监出宫,并且收缴了他们的所有财产。

        我问他,宫外的团伙抓了吗?白队长说,抓是抓了,但跑了不少。

        吃完饭,我让白队长连夜带我去了警察厅,查查当年驱逐出宫的太监名单。

        名单上有上百人,三个我认识的:王玉贵、赖小辫、邢国森。

        没想到,那邢老道竟也是个太监。

        我和戴戴又去了趟崇文门,到茶室找赖小辫,他正忙着和两个俄国姑娘喝酒。

        我问他:“王玉贵、邢国森俩人,认识吧?他们可能害了一刀刘的儿子。”

        赖小辫坐过来,问怎么回事。我把两件案子简单讲了一下。       

        (18)  

  • “让他们开心”

        1941年,吴英恺被派到美国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的巴恩医院进修胸部外科。

        他的一份关于食管癌手术治疗的报告,在圣路易斯外科学会引起了注意,当时他的导师也曾做过食管癌切除术,却无一例存活,而吴英恺与协和医院外科同事共同完成的11例,有6例较长期生存。1942年,吴英恺又转去郭霍医院进修。有一次,医院来了个急性腹痛病人,吴英恺诊断是急性阑尾炎,报告院长要求手术。院长看了病人说:“我看他不是阑尾炎,但做手术我不反对。”吴英恺没有犹豫,立即开刀,发现病人的阑尾已濒临穿孔。医院的几百名病人一下子都知道了这位来自中国协和的吴大夫。在10个月的进修期间,吴英恺还改进了无菌操作,与同事们创造了200例胸廓成形术无一例化脓感染的成绩。

        1948年,吴阶平在芝加哥大学进修时,他的导师、著名泌尿外科专家、后来获诺贝尔奖的哈金斯教授说:“我们有很多东西,都是从你们那里学来的。”

        香港科技大学原副校长孔宪铎教授曾在东西方的多所大学中学习、工作过,他记录了一本《东西象牙塔》,其中提到:“在我看来,西方一流大学的办学理念是:坚持以人为本;制定并执行详尽而完善的游戏规则;深具世界眼光。”他认为,“世界一流大学成功的主要原因是:招聘最好的人才,并让他们开心。”

        当时协和专家的工作条件和生活待遇基本与西方相近,也保证了可以招到很好的人才,“让他们开心”。因为预料到寻找真正高标准的优秀医学科学家存在困难,协和开出了足够慷慨的工资条件。在1921年,系主任工资为1万银圆(约合当时的5000美元),副教授为7000银圆(约合3500美元),工资比美国还高,而在美国的生活成本明显要高得多。第一任校长麦克林在一份20页的备忘录中,向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董事们说明工资范围的合理性。他提醒董事会,有义务给所有西方员工提供住房、退休金和4年一次的休假。

        当时北京的生活费用是:20美分可在一个月内包租一辆人力车;煤10美分一吨,在冬季,起居室用煤平均每月4吨,厨房用1吨;电费每月10美分左右。在1919年2月的北京,牛肉价格20美分一斤,嫩牛肉30美分一斤,鸡蛋20美分一斤,苹果6美分一斤。对于一对美国夫妇来讲,一年有5000美元的薪水再加上可观的住房津贴,在北京的生活会很舒适。他们一年的工资可抵当时中国一个中等商人的全部资产。整体上,协和医学院的工资要高于其他任何教会或者中国机构。此外,还有其他附加福利,如去欧美的学术休假年,可保证他们成为世界性的科学公民。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