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应迎难而上搬走孩子们重负之山

        3月2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大会发言人王国庆“喊话”学生减负,呼吁“别再仅仅是坐而论道,而应起而行之、迎难而上,一座一座地搬走年幼孩子们本不该承受的重负之山。”学生减负问题一直是社会各界长期关注的话题,全国政协委员和各民主党派也在关注着“减负”话题,并为之出谋划策。

        民建广西区委会主任钱学明委员

        小学试行半天文化课半天实践课

        素质教育是我国教育发展的努力方向。随着社会的发展,应试教育的弊端日益显露:一是学业负担过重,学生身体素质差。教育部“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显示我国青少年的近视率远高于欧美学生,学生动手能力弱,思维固化。

        钱学明认为,社会发展需要大量音乐、体育、美术等方面的人才,需要大国工匠,需要创新精神,而在应试教育重压之下,学校不鼓励、学生也没有时间发展这些技能,造成动手能力弱,思维固化,往这些方向发展的往往是文化课跟不上才不得不“转行”,而不是基于天赋与兴趣爱好。

        钱学明表示,我国教育界一直努力探索实现由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变的有效途径,为减轻中小学生学业负担教育部甚至出台《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一些省份还规定“小学、初中和高中学生每天在校集中学习时间分别不得超过6小时、7小时和8小时”。“但这样的规定在执行中往往机械地减少在校时间,并不能减少学业负担,还压缩了音乐、体育、美术以及社会实践等非文化课课程时间。”钱学明分析说,减少在校时间还衍生出新的社会问题:小学生过早放学,给很多家庭带来接送的难题,只好请保姆、送托管、送培训,不仅增加家庭经济负担,还增加学生的学习负担,与国家和社会减负的初衷背道而驰。

        钱学明建议以省为单位在小学阶段试行半天文化课半天实践课的制度,探索实现素质教育的有效途径,形成经验后再在全国推广。试点具体实施上,统一规定小学生课程为半天文化课半天实践课,为保证制度得到落实,强制规定半天安排语文、数学、外语等文化课,另外半天安排实践课,同时,学生在校时间可以适当延长,便于学生在学校完成作业,又尽量与家长的上下班时间对接,方便家长接送。

        钱学明解释说,实践课程包括音乐、体育、美术、手工等需要动手的课程,也包括社会实践,如参观博物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活动。让学生从小培养动手能力,培养各种兴趣爱好,从小接触、了解、适应社会,树立规则意识,培养健康人格,动手的课程在低年级普遍开展,高年级可根据学生兴趣爱好选择课程发展特长。增加实践课程需要配备相应的教学设施和师资,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整合校内校外资源,结合实际安排实践课程,逐步规范,不断提高教学质量和效果,满足学生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的需要。开设实践课程,还可以提高学校资源利用率,减少学生参加课外兴趣班数量,减少学生的精力消耗和学习负担,降低家长经济负担和“二次接送”的负担。

        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委员

        保障学生和教师休息权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对东中西部10省份调研结果显示,2005年至2015年,近六成中小学生睡眠不足国家规定的9小时;“00后”小学生超过国家规定在校时间的比例达75%,平均在校8.1小时,比国家规定最高时间6小时超出2.1小时,“00后”初中生超标比例达85.9%,平均在校11小时,比国家规定最高时间8小时超出了3小时;学习日做家庭作业的时间,小学生超出0.7个小时,超标比例达66.4%,初中生超出1小时,超标比例达78.5%;休息日做家庭作业的时间小学生超出1.8小时,超标比例达81.1%;初中生超出2.3个小时,超标比例达87.1%……

        干巴巴的数字却触目惊心,过重的学业负担导致中小学生的休息权被剥夺。同理教师的休息权同样得不到保障。朱永新说,学生每天在校的时间都是老师的工作时间,而在上课以外老师还要备课、批改作业、家访、辅导差生。几乎所有教师都是用休息的时间去完成相关工作。在教学之外,教师还承担了很多额外压力,包括准备各类检查评估材料、写论文评职称、学生安全保障等。

        朱永新说,休息权是一项基本人权,是我国宪法以及劳动法律、法规赋予劳动者的一项基本权利,学生和教师的休息权理应得到保障。朱永新建议加强教育督导,严格依法治教,把中小学生在校时间、课后作业量纳入教育督导范围内,严禁中小学校违规补课,对违规补课的学校,扣除该校教师该年度绩效工资,校长一律停止职务,在优化督学的同时,加强督导机构的督政职能,消除地方政府强加给学校的不合理的非教育负担。

        还应采取措施切实降低中小学生学业负担,要引导全社会形成正确的教育观和人才观,进而在义务教育减负提质上形成改革共识,要深入推进教育领域综合改革,快速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全面推进义务教育评价机制改革,评价要弱化区分度和选拔性,要牢固树立把每个学生培养成合格公民的教育目标,使中小学教育对学生的全面发展负责而不是只对分数负责,对学生的终身负责。朱永新还建议深入实施课程、教材和课堂教学改革,根据学生生理、心理发展规律和认知水平确定合理的课程体系,对不同课程中重复出现的知识点和内容加大研究整合力度,减少课程内容,降低课程基准难度,使绝大多数学生都能基本掌握。对不同学习能力的学生可通过分层次、分难度教学,实行课标保基础、难度看个人,真正做到因材施教。严格按照课标编写教材,禁止超越课程标准的内容进入教材。

        本报记者 孙颖 X133

  • 应将农村养老效果 纳入干部年终考核

        本报讯(记者叶晓彦)在昨天举行的医药卫生界小组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安阿玥建议,提升农村老人大病报销比例,将农村养老问题的好坏纳入村镇干部的考核。

        “我们去年调研新疆、云南、广西等中西部地区经济欠发达地区,农村老年人数相当大,医疗资源不足、法律意识淡薄,由于农村众多劳动力流向城市,养老问题任重道远。”安阿玥说,养儿防老的观念在农村根深蒂固,他曾经做过一份调查,一个村只有5%的老人愿意去养老院。“我曾在河南一个村调研。村里有2300人,70岁以上有150人。八成子女认为赡养老人嫌脏嫌麻烦,超九成家庭子女和老人因为养老问题产生过矛盾。还有超八成的子女认为自己无力承担老人大病医疗费用。”安阿玥建议,对60岁以上的农村老年人,应提升看病报销力度。如对慢性病门诊实行全部报销、降低住院报销的门槛、增加新农合大病报销的比例。他还建议加强农村养老问题的重视,将农村养老问题的好坏纳入到村镇干部的年终考核。J224 本报记者 白继开摄 J213   

  • 演员参与综艺节目 应该摸着自己良心

        本报讯(记者牛伟坤)都市剧脱离现实、不接地气,一直是观众们吐槽的槽点。全国政协委员巩汉林谈及此话题时认为,这种做法是极不可取的。创作就应该脚踏实地、关注生活,不能闭门造车、凭空想象。

        巩汉林表示,创作者不能凭空把某个人想成什么样,把什么剧情想成什么样,“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我们创作的支点,创作的支点应该是真实地反映现实生活。这很重要。”

        参加综艺节目成了不少演员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综艺节目消费演员”的议论声也不绝于耳。巩汉林表示,“消费”这个现象是双方面的问题,有人要消费,有人被消费;但是参与者还是要摸着良心做艺术,深耕细作做文化,坚守道德底线,不向金钱低头。

        在谈到中国文化走出去时,巩汉林表示,中华民族的文化是很含蓄的;我们在传播中国文化时,是传播它的包容,而不是一定要植入,强加给谁。J191   

        本报记者 阎彤摄 J214   

  • 加强完善电影立法 科学使用艺术基金

        本报讯(记者牛伟坤)今年3月1日,《电影产业促进法》实施一周年。该法第二十条明确,“电影放映可能引起未成年人等观众身体或者心理不适的,应当予以提示。”全国政协委员冯远征表示,在此基础上,电影相关法律还需要不断完善,以分级方式让不同年龄的观众看到不同的电影,以实现电影更加健康的发展。

        冯远征表示,电影领域相关法律还需要不断完善,“光产业促进法是不够的,电影应该还有法,包括对演员的保护,对工作人员的保护,工作时效的问题等。”首次当选全国政协委员的冯远征,从自身专业出发,带来了国家艺术基金使用的相关提案。“国家艺术基金是为了扶持国家的艺术精品,但大部分都存在使用期限短、缺少打磨的现象,在资源的使用上有些浪费。所以,国家艺术基金的使用应该进行重新梳理,并对其科学的规划。”他认为,文艺作品所产生的经济效益,也应该“回笼”一部分到国家艺术基金里,这样不仅能用以投入其他项目,也不至于浪费。J191 本报记者 阎彤摄 J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