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刻意讨好观众不一定就有高回报

        《捉妖记1》超过20亿的高票房和顺势捧红了小妖“胡巴”,都让观众对《捉妖记2》充满了期待,但电影市场永远都充满了变化,《捉妖记2》在今年的春节档中上演了高开低走的轨迹,目前来看,虽然超过20亿的票房已经不是一个小的数字,但在《红海行动》和《唐人街探案2》双双将超过30亿的高票房下,相信《捉妖记2》的主创们内心还是会有点失落的。

        可能现在有人会对《红海行动》中的火爆战争场面赞不绝口,不少专家和观众们都认为,《红海行动》的战争场面已经接近甚至是超过了好莱坞电影,并为此而感到自豪。但在我看来,两部《捉妖记》的制作难度其实更大,即便是在好莱坞,要想把动画人物和真人演员放在一起演戏,并能做起来天衣无缝,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捉妖记》的制作水准早已经是好莱坞水平,导演许诚毅本来就是好莱坞“梦工厂”的动画导演,故此也不难理解。

        目前来看,观众对于《捉妖记2》的不足主要有两点:一是影片的情节设置过分低龄化;其次是影片中对于小妖胡巴的各种卖萌动作有刻意放大之意,目的就是借此讨好观众。我很理解主创们的内心想法,《捉妖记》本来打的就是“合家欢”这张牌,片方希望在春节全家老小都能够一起走进电影院观看,这中间,孩子们是最大的消费主力,于是在情节的设置上,就刻意做到简单易懂,让孩子们也可以理解电影的内容。但有观众反映,现在影片的情节实在是太过于简单,尤其是白百何和井柏然饰演的小岚和张天荫两个角色,在《捉妖记1》中还有内心对于胡巴是“救还是不救”的挣扎,到了《捉妖记2》中,就只剩下了两人对于胡巴的牵挂和思念,人物的内心纠葛大大弱化了。此外,让50多岁的梁朝伟来饰演大赌徒屠四谷也似乎不太搭,虽然梁朝伟的演技足以信任,但放到《捉妖记2》中,找一个跟井柏然、杨佑宁等差不多年龄的演员应该让这个角色跟电影更加风格统一。

        “合家欢”这张牌没有错,但主创们可能也低估了普通观众对于情节的要求,现在的动画电影,其实早已超过了低龄化的范畴,不管是像《寻梦环游记》这样的好莱坞电影还是包括像《大鱼海棠》、《大圣归来》等卖座的国产动画,在情节的设置上都是非常成人化的,有些电影如《寻梦环游记》甚至在影片中加入了不太适合小孩子观看的内容,但最终发现,这些有难度的情节一点也没有妨害观众对于影片的理解。

        在我看来,两部《捉妖记》可能缺一个有哲学意味的主题,这样可以让影片更加有嚼头和意味。《捉妖记1》的情节相对还比较完整,到了《捉妖记2》中,刻意的打闹和嬉戏占据了影片的绝大部分,而情节的完整性反而被大大削弱。

        至于片中对小妖胡巴各种卖萌动作的刻意放大,观众心里是一目了然的。可能片方认为,让胡巴多出场,可以满足小孩子们内心的渴望,但现在看来,刻意地让角色游离于情节,放大角色的出场时间,并不见得就一定有效果。这让我想起了很多恐怖片中的怪物,最具恐怖效果的往往是怪物没有露全身的时刻,这时候,观众们加入了自己的想象空间,反而效果最佳,等到怪物露出全身后,观众内心的想象空间一旦失去,恐怖效果反而大打折扣。同样,胡巴很萌很可爱,这一点没错,但过分甚至是刻意地展示胡巴的各种萌和可爱,显然有刻意讨好之嫌,观众一旦内心期待被过分满足,反而会少了很多新鲜劲儿。

        现在的电影市场,口碑效应越来越重要。好的电影,哪怕一开始排片量低,但依然有逆袭的机会。而那些一开始让观众充满了期待的作品,如果没能真正在内容上做到创新,即便宣传的攻势最猛最大,观众也一样会不买账。从票房上来看,两部《捉妖记》无疑都是成功的,但相比《红海行动》和《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的落差也很明显。相信片方一定会继续推出《捉妖记3》,只是这一次,千万别犯同样的错误。   J166   

  • 《西游记女儿国》票房失利透析

        春节档输家已经确定——就是郑保瑞执导的《西游记》系列第三部《西游记女儿国》。故事层面一如既往的平庸,让人明显感觉到编剧力有不逮的牵强与糊弄,主要角色经过前两部之后,也基本耗尽了吸引观众的能量,新加入的当红女星赵丽颖,除了贡献明星脸之外,角色也无法吸引观众。最致命的是,文戏差就差吧,特效打戏居然都缩水,高潮大战一点都不燃,让观众看“给力大场面”的观影基本期待都落空。

        也许是《西游记之大闹天宫》和《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连续两部十亿级的票房大卖,让片方信心爆棚,所以在《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2016年春节档上映之初,就宣布了《西游记女儿国》的立项以及定档2018年春节档,随后又展开海选“女儿国演员”的轰轰烈烈的造势运动。按照上映档期的进度倒推,需要编剧在开拍前拿出一部成熟的剧本,但从目前的成片质量来看,显然这一点并未做到。片方和导演是否要反思下,自己是否遵循了电影创作规律,还是利欲熏心圈钱至上了呢?对于《西游记》这个大获成功的系列,更要小心呵护,剧本只能更上层楼更不能退步。尤其是《西游记女儿国》聚焦情感,在1986版《西游记》女儿国部分已成经典的情况下,电影版《西游记女儿国》在情感上既要拍出新意又要真挚感人,难度是非常大的。片方应该充分估计到这个难度,不磨出一个好剧本来,就不应该仓促开拍,但档期早早宣布,估计已经造成了骑虎难下之势,只能半敷衍半糊弄地拍完了事了。

        其实想一想,普通观众看郑保瑞版《西游记》系列到底看的是什么呢?真的是在看故事吗?应该一半是看经典IP的经典角色,一半是看满屏特效的打斗大场面吧。所以文戏和角色不佳对于该系列并不致命,《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的文戏和角色都相当糟糕,《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文戏也只能说是达到及格线,但都实现了十亿级的票房大卖,就是因为特效大场面足够震撼刺激、足够吸引眼球嘛!但《西游记女儿国》的文戏一如既往地不灵,打戏又仿佛降了一个层级,不够精彩刺激,让人连大场面都没看爽,普通观众也就无法对《西游记女儿国》满意,无法留下好口碑了。

        而《西游记女儿国》的票房失利,在某种程度上也折射出在当今内地电影市场上,观众观影喜好的某种转变。以往“看大片”是观众的普遍喜欢,似乎只要场面够大观众就愿意买账,而不太计较剧情和角色是否精彩。但同时也随着近几年中国观众对于各种中外大片越看越多,逐渐对于“大片”产生某种审美疲劳,这一点其实逐渐趋同于美国观众的观影态度——并非因为是大片就买账,还要看剧情够不够精彩,创意够不够突出。再加上自媒体时代,知名自媒体的意见和态度又对观众的观影选择有着强大的影响力,而这些自媒体又是对影片内容有着较高要求的。所以,中国观众的审美喜好不断向优质内容、精彩故事方面靠拢,大片通吃一切的时代过去了!2017年的《变形金刚5》场面依然超级宏大、超级刺激,但在中国却首次票房遇冷,也许就说明了中国观众这种审美喜好的转变。以此来观察眼下的春节档,同为大片,对观众来说更有新鲜感和认同感的《红海行动》,以及故事层面质量更高、水准比第一集明显提升的《唐人街探案2》,成为最后的票房大赢家,也就具有充分的合理性了。

  • 让“匠心”成为一种信仰

        2018年伊始,一口锅的横空出世意外地刷爆了朋友圈,成为戊戌狗年的第一位网红。随着《舌尖上的中国3》的热播,章丘铁锅网店的库存销售一空,后续线下还有10万口左右的订单。争先恐后订单的背后,是传统的回归和人们对“工匠精神”的渴求。

        “工匠精神”的内涵即虚心、耐心、细心。只有保持一颗谦逊的心,才有足够宽阔的眼光去感受世界,理解世界;只有保持平和戒躁的心态,才能经受住时光的打磨,沉淀,去触碰艺术的最高境界;只有精雕细琢一丝不苟,才能没有偏差的制作出精密的零件和精美的工艺品。正如章丘铁匠王立芳老人所说:“三万六千锤,少了不行,没有这个功夫出不了这个产品,你糊弄它,它就糊弄你。”带着这样的品质和追求的匠人,才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工匠。

        回想手工时代的中国匠人,很多穷极一生只为完成一件作品。一件红木家具,有时要经手三代——爷爷打造粗胚,父亲做了粗工,儿子再去精雕细琢,这是怎样的一种坚持与坚守!工匠精神就这样在祖祖辈辈之间传承着,渐渐成为了一种信仰和准则。一千六百年的莫高窟,正是多少代秉承了匠心精神的无名匠人用生命焐热的。

        宫毯,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燕京八绝”之一,如今却面临着传承的危机。究其原因,正是“工匠精神”的缺失。宫毯制作大师康玉成老人,在一篇采访中提到,他的几个徒弟中,最小的也到了不惑之年,然而年轻的徒弟又招不到。由于工艺复杂,经济效益也不高,如今的年轻人,几乎已经没人再愿意学这门手艺。急功近利代替了耐心与执着,自高自大取代了虚心与勤奋。一代人若是这样没有了对“工匠精神”的信仰和追求,我们非但不能将祖先传承下来的一件件瑰宝发扬光大,反而会让他们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从此再无踪迹。

        重提“匠心”与“工匠精神”就是要使之成为一种信仰,我们这个社会已经有太多的浮躁的理想主义者,却缺少一颗能踏实下来,勤勤恳恳的心。一个人缺少“匠心”并不足以让人感到恐惧,但如果整个民族都匮乏这种宝贵的精神则会让人深深忧虑。

        章丘铁锅意外地火了。人们因席卷的盲目抢锅的热潮而啼笑皆非的同时,也在内心感到一丝欣慰——“工匠精神”既然得到了认可,“匠心”也必将得到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