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90岁的奥斯卡口味变了?

来源: 北京晚报     2018年03月06日        版次: 29     作者:

    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北京时间昨天举行,最终,《水形物语》获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大奖。比照记者前天发表的预测文章,除“最佳影片”和“最佳原创剧本”奖外,其他奖项基本吻合,可以说本届奥斯卡颁奖基本没有超出人们所料。

    评委团里引进了更多年轻人

    获得本届最佳导演奖的吉尔莫·德尔·托罗曾执导过《潘神的迷宫》和《环太平洋》等影片,他最早时以拍摄小成本的恐怖片起家,以想象力奇诡著称。他1997年拍摄的科幻恐怖片《变种DNA》和2010年担任监制的科幻惊悚片《人兽杂交》,预示了他的审美趣味和个人钟爱的电影主题。《水形物语》去年已在威尼斯电影节夺下金狮奖,本次更是以13个提名领跑本届奥斯卡。但记者在预测时,依然没有把它作为最有力的竞争者,也是因为这部影片的主题有点偏离奥斯卡的“主流价值观”。从结果来说,7000多名奥斯卡的评委现在变得越来越宽容。

    “人兽”恋在《美女与野兽》中就已经出现,但这部童话爱情之作在结尾时,“野兽”化身为一个“王子”,原来他是受了诅咒,才变成了野兽,这听起来好理解和可接受多了。在《阿凡达》中,一位海军陆战队队员化身“阿凡达”,并跟潘多拉星球上的纳威族的一个女孩恋爱,虽然是人类和不同星球的人种相爱,但由于前者“化身”成了纳威人,在理解上也没有问题。

    《水形物语》中的爱情不一样,片中的女主角是一个哑巴,她爱上的是一只来自亚马孙河流中的“怪物”,从造型上看,这只“怪物”跟人之间的相似点离得实在有点远,这让我个人接受起来有点难度。根据以往奥斯卡评委的趣味,似乎不太会接受过于离经叛道的主题和过于大胆的影片。比如昆汀·塔伦蒂诺的《低俗小说》1994年获得戛纳金棕榈大奖,但在1995年的奥斯卡奖上,只获得了一个“最佳原创剧本奖”。

    影评人周黎明有一个观点认为,以前的奥斯卡评委只有3000人,来自于各行各业。这些人的年纪偏大,所以在审美上比较保守。但在这几年,奥斯卡的评委人数扩充到了7000人,进来的都是年轻人,现在,喜欢大胆创新的评委人数占了上风,所以这几年,奥斯卡越来越喜欢小成本的影片。2015年的《鸟人》,2016年的《聚焦》,2017年的《月光男孩》和今天的《水形物语》,这些影片无一例外都是小成本之作。相反,以往像《阿甘正传》、《辛德勒名单》、《与狼共舞》这类的宏大主题影片现在很难看到,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现在的奥斯卡,也越来越像现在西方的年轻人,他们对于国家大事没有兴趣,他们更加在意的是个人生活和体悟。

    《三块广告牌》此前被认为是最佳影片的最有力竞争者,而斯皮尔伯格的《华盛顿邮报》更是记者偏爱的,但两部优秀作品都没有笑到最后。斯皮尔伯格这些年拍摄的一系列电影如《林肯》、《间谍之桥》等,都涉及到国家和人类的宏大主题,但这些电影都在奥斯卡铩羽而归,这是不是预兆着一个潮流的落幕?

    只有《逃出绝命镇》算是爆冷

    在“最佳原创剧本奖”上,恐怖片《逃出绝命镇》战胜了《三块广告牌》,这算是一个冷门,但并不意外。就编剧的技巧而言,《逃出绝命镇》非常完美,影片虽然是恐怖片,但编剧在中间融合了推理、催眠、种族歧视、童年噩梦、公路杀人等主题,各条线索的交织和汇合都很流畅,特别是恋人之间的爱恨交织也表现得比较充分。

    此前呼声很高的《三块广告牌》算是“意外”地落选“最佳原创剧本奖”,《三块广告牌》在台词和人物性格上的刻画非常到位,但在多主题的交织上,明显不如《逃出绝命镇》。

    《三块广告牌》3月2日起在国内的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旗下几百家合作影院专线放映,上映四天票房已过1700万,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成绩,但受制于影院的数量,这部影片最终的票房估计在3000多万。而最佳影片《水形物语》,也将于3月16日在内地上映。

    加里·奥尔德曼以《至暗时刻》当之无愧地获得最佳男演员奖; 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和山姆·洛克威尔分别获得最佳女演员和最佳男配角奖。《寻梦环游记》获得了最佳动画长片和最佳原创歌曲奖;《敦刻尔克》获得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最佳音效剪辑奖;《银翼杀手2049》获得最佳摄影和最佳视觉效果奖,69岁的罗杰·狄金斯因电影《银翼杀手2049》获得最佳摄影奖,这已经是他第14次被提名奥斯卡奖项,但获奖是头一回。这些影片获奖都在预料之中,这些电影也都曾在国内上映。

    智利影片首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普通女人》讲述一个变性女人在恋人死后的心路历程。该片算是一个很大的冷门,因为另4部电影分别获得了去年柏林电影节的金熊奖和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大奖及评审团大奖,几乎都是当今电影节的最高奖项。

    在“韦恩斯坦性骚扰事件”后,在本届奥斯卡上,为女性发声,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获得最佳女演员奖后,她在发表获奖感言时提议所有的女性被提名者起立,为女性鼓劲,场面非常热闹。

    本报记者 王金跃 J166   

    延伸

    明星到哪里都会发光

    退役的科比获得了奥斯卡奖?这是真的吗?答案是肯定的。昨天,科比参与主创的动画短片《亲爱的篮球》(Dear Basketball),获得了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短片奖。在离开篮球场两年之后,科比在电影界焕发出新的光芒。

    2015年11月30日,科比发表了一篇充满感情的告别长文,名字就叫做《亲爱的篮球》。科比以这篇告别长文的内容为底稿,将其拍成动画短片。在这部获奖短片中,科比亲自朗诵这首诗,构成了全片的主线,画面包含了科比在赛场上的经典时刻,还有他儿时对篮球的热爱。短片由迪士尼动画导演基恩执导,电影配乐大师威廉姆斯配乐。

    《亲爱的篮球》虽然只有5分钟,但制作时间长达八个月,科比当时几乎天天都和制作团队在一起。基恩坦言他以前以为科比取得成功是因为天赋,直到与科比合作,他才发现科比成就伟大的根本原因是态度。

    “上帝啊,这太疯狂了!拿奥斯卡奖感觉好像比拿总冠军还要爽,”科比获奖之后说,“作为篮球运动员,好像我们只能打比赛,但是现在我很高兴可以证明,篮球运动员也可以做成别的事情。”科比承认,在离开篮球场之后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最难的部分是,当你重新来过的时候,你必须让自己的骄傲虚荣之心平静下来,要从头开始学习,从最简单的ABC开始学起。”

    发表获奖感言时科比感谢了制作团队,也感谢了自己的妻子瓦妮萨和三个女儿,科比对她们说,“你们才是我的灵感”。“在写下《亲爱的篮球》时,我就很确定自己要做什么,”科比接受采访时坦言,“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要把这篇《亲爱的篮球》拍成一个电影短片,也完全清楚要如何把它做出来,该和谁合作。”科比担任这部短片的编剧以及制片人,他还有得力的伙伴传奇动画导演格兰·基恩以及著名配乐人约翰·汤纳·威廉姆斯。

    基恩是迪士尼公司大师级的动画导演,他透露自己对篮球不甚了解,但他通过反复观看科比的篮球动作,一帧一帧地播放,一边观察,一边画画。让科比以铅笔素描的艺术风格展现在银幕之前。

    退役后的科比已经开始尝试很多新鲜事物,除了拍电影,他也开始进军商业。科比坦承离开篮球场之后,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本报记者 陈嘉堃J189 新华社记者 李颖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