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古代士人的佩饰风韵

        佩饰的起源很早。其最初的发端,是古人图方便将物品随身携带而系于腰带上。后来逐渐演化,有的具有避邪的功能,有的则是作为财富的象征。而后,佩戴于身上的物品有了变化。《诗·卫风·芄兰》中有“芄兰之叶,童子佩韘”的诗句,韘是射箭时戴在右手拇指上用以钩弦的工具,多以象骨、玉石制成,亦称“玦”, 俗名“扳指儿”, 为古代成人所佩之物,“佩韘”即表示已经成年。在《诗·郑风·女曰鸡鸣》中,妻曰“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名为“杂佩”的佩饰成为传达感情的媒介。

        古人非常注重身上的佩物,把它当作美化外表、显示身份的一种装饰,为此,佩饰便成为衣饰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往往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上古时期,最显眼的佩饰是各种玉饰件。《礼记·玉藻》说:“古之君子必佩玉”, 又说:“君子无故玉不去身。”无论男女,都要佩玉。佩玉除表示贵族身份外,还是君子的各种美德。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称:“玉石之美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勰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云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挠而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技,洁之方也。”

        玉被制作成各种形状,用于不同的身体部位。安放在冠冕上的玉叫瑱、鎏,耳朵上悬挂的叫珰璩,身上佩戴的叫琼、琚,怀里装的叫瑾。人们为了便于佩戴玉,还把多块玉组成一组饰件,佩挂在身上,俗名“杂佩”。杂佩由珩、璜、琚、踽、冲牙五部分组成。珩是一串玉饰中最上面的一条横玉,下面系着三条丝带。中间一条在半腰间悬挂的玉石就叫踽。最下边系着一件两端尖形的玉条,叫冲牙。旁边两条丝带各悬挂一块方玉,叫作琚。末端各挂一件半圆弧形的玉片,叫作璜。佩戴上这一串玉饰,走起路来叮当有音,清亮悦耳。古人崇尚玉的晶洁,用玉来显示礼教修养,因而玉在衣饰中具有特殊的作用。

        玉环、玉玦也是古代重要佩饰。《荀子·大略》称,“绝人以玦,反(返)绝以环。”杨倞注曰:“古者臣有罪,待放于境,三年不敢去。与之环则还,与之玦则绝。”可见,环的含义是回还、团圆。南宋陆游《老学庵笔记》记载,北宋蔡京被罢官居钱塘,宋徽宗派宦官赐给他茶、药,盒中放了一个玉环。蔡京马上命人准备行装。不到两天,召他还京的诏书就到了。而玦的含义是绝决、决断。晋献公派太子申生伐东山的狄人,“佩之金玦”,《 左传·闵公二年》狐突据此预知申生将被废掉。《史记·项羽本纪》记载,在鸿门宴上,项羽迟迟下不了杀刘邦的决心,范增“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就是暗示项羽当机立断,杀了刘邦。

        除了玉之外,古人的佩饰还有印、符、囊、袋和环带。印原是一种信符,后来变成印章,是古人常有的器物。从汉朝开始,人们便喜欢用双印作佩饰。双印上刻有文字咒语,据说把它挂在身上,可以驱除瘟疫。双印的质料,根据地位身份而有所差别,通常用玉、犀角、象牙制成。皇帝的印饰用五彩丝绳并加红色的穗子系缚,王公以下用红色丝绳并加珠穗系缚,挂在革带上。

        符是官员的身份证明,通常做成动物形状,如唐初流行鱼符,武则天时通用龟符。人们把符装在特制的袋子里,悬挂在腰间,当作佩饰。唐代的鱼袋或龟袋要按品级而分别饰以金、银、铜,并作为常服中的附件。作为普通百姓,不能佩戴这类官符,但可以佩有民间流传的避邪用的咒符,其造型与花色因时代和地区的不同而多有差别。

        香囊是古人革袋上佩戴的香袋,又称锦囊、容臭。有的用来放香料,有的放文稿或机密物品。东晋名将谢玄好佩紫罗香囊,叔父谢安看不惯,又怕伤了他的自尊,就以赌博的方式赢来烧掉了。李商隐《李长吉小传》载,唐诗人李贺(字长吉)经常背着一个破锦囊,一有灵感就写下来,投入囊中。那时,古代的一些名贵香料价格甚高,如龙涎香、龙脑香、安息香,都是人们最喜欢的香囊用品。佩戴香囊的习惯从上古一直保持到清代。

        袋、环、带原都是随身用具,“袋”用来盛小件物品,“环”用来挂小饰物或钥匙,“带”则用来系扎身体或连接随身携带的东西。古人把这三样物品精雕细制,也变成显眼的佩饰。古时情人相会,未带礼物,有时会把袋、环之类解下,送予对方,那也算是有价值的定情之物。

        另外,古代佩饰还有提醒、告诫以及鞭策的用意。《韩非子·观行》中有故事云:“西门豹之性急,故佩韦以自缓,董安于之性缓,故佩弦以自急。”韦皮性柔韧,性急者佩之以自警;弓弦常紧绷,性缓者佩之以自戒。唐代诗人卢纶的“佩韦宗懒慢,偷橘爱芳香”和白居易的“然能佩弦以自尊,带星以自勤”等句,所取的典故都来自于此。可见,文士通过佩饰来自律,对后世的影响还是很大。            李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