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创新中国》以“创新”的态度拍创新

        六集纪录片《创新中国》近期在央视纪录频道二轮播出。乍看《创新中国》的标题,一种宏大叙事的气息呼之欲出。没错,该片紧扣“创新中国”的宏大主题,当代中国最前沿的科技突破、最新潮的科技热点,信息、能源、制造、生命、空间以及海洋等深具影响的领域都成为镜头的焦点。在具体的案例上,华龙一号、上海光源、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量子通信等国家重点科技创新项目和国际领先科技创新成果也都在片中露出了身影。但同时,创新,始终要从每一步踏实的脚印开始。如何脚踏实地的仰望星空,如何在表现高科技的酷炫时圈粉普通观众,《创新中国》自有一套。

        如果逝去的声音重返荧幕,你能抑制住心中的感动吗?在纪录片播出后,不少观众才知道《创新中国》节目制作团队与科大讯飞合作,采用了AI语音合成技术,让2013就已经病故的李易老师的声音能够在片中得以“复活”。但如果不是刻意提醒,观众几乎分辨不出来配音是来自真人还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配音让李易老师的声音再次带来感动和惊喜的同时,这种尝试给纪录片创作带来的“创新”鼓励甚至更大,因为创新精神比创新的行为更值得传承。有专家评论表示:“从业者不应该惧怕人工智能‘抢饭碗’,而是要从这场变革浪潮中得到启示,寻求并坚定自身艺术创作道路的方向,只有提升艺术创作技能,才能成为无法取代的‘能工巧匠’。”

        除了声音上的亮点,叙事上,《创新中国》也很好地克服了此类纪录片容易陷入的一种无故事、无线索的碎片化状态。片中每一项具体的技术介绍都会从“人”入手,通过故事亲历者的视角引出一项新技术诞生的来龙去脉,有的是要竞聘无人机送货的快递员,有的是高科技的研发人员。这样微观的叙事顿时给观众以亲切感。

        于是,我们看到,前NASA成员瞄准中国农业在大数据智能领域的空白,回国通过卫星、传感、大数据等技术解决制约中国农业现代化发展的难题;中科院研究员欧阳竹在盐碱地中培养微生物,改造了环渤海地区的5000亩盐碱地,在2020年,渤海粮仓将贡献出100亿斤粮食;生物学家裴端卿在尿液中诱导出干细胞,植入小鼠体内,生长出了具有人的染色体基因点牙齿,未来人们利用干细胞可以成长出任何一个特定的器官,从细胞层面实现返老还童……

        一个个与科技创新的故事不再是冰冷的实验室和数据,而是与人类的命运息息相关的“每一步”。该片总导演曾说过:“现在我们才发现,科技领域的故事并非人们认为的那样平淡而刻板,恰恰相反,它们都是纪录片最好的题材。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年轻导演关注这个领域,去拍摄和展现当代中国的创新故事。”观众在感受到时代沧桑巨变的同时,《创新中国》给人们提供带有启发性、客观性的时代景观,而这种时代景观正是通过一个个串联的、时空交错的故事呈现出来的。《创新中国》通过节奏疏密有序的剪辑,主题突出,内容清晰,每一集又都独具特色。除了此类片中常见的展现工程全貌的航拍、全景、远景镜头,还大量运用特写、近景镜头,特别是片中跳剪和高速剪接的手法运用可谓颇有特色。

        片中对于个人与国家命运的辩证思考也渗透在富有寓意的镜头语言之中。在江西赣州高低起伏的丘陵中, 每天忙碌在派送一线的快递员陶文斌将参加竞争激烈的选拔考试,4000名候选人中,只有4个人有可能通过最终面试,面试现场的他自信又紧张。而此时, 外面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派送快递的无人机正在穿越祖国的河川,仿佛这场创新革命带来的影响就在脚下。从人物形象的细腻展现到宏大场景的全面展示,镜头语言一气呵成地完成了叙事抒情。

        正如片中所说:“这是属于拓荒者的未来,这是属于创新者的世纪!”《创新中国》恰恰也用自身的新鲜尝试完成了一次文艺领域的“创新”,创作者的精神状态也与片中人一样,一起构成新时代下的新面貌。J227   

  • 作家挂职县城如何书写基层

        作家邵丽的新书《挂职笔记》不久前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近日,该书举行读者见面会,作家张楚及作者邵丽与读者分享了《挂职笔记》的创作体会及用女性视角书写乡土文学的看法。

        邵丽,当代著名女作家,生于1965年11月,现任河南省文联主席、河南省作家协会主席。著有《明惠的圣诞》《我的生活质量》《城外的小秋》《第四十圈》等作品,曾获鲁迅文学奖、《十月》文学奖、《人民文学》年度小说奖、《小说月报》百花奖、《小说选刊》双年奖等。

        邵丽曾在河南省汝南县挂职两年,任县委常委、副县长。《挂职笔记》是她深入基层生活之后的最新创作成果。全书分为上下两辑,在上辑里,叙事者通过挂职副县长的视角,以相对独立和客观的立场来理解人们的生存状态;在下辑里,第一人称开始隐去,文本围绕一系列人物而展开,他们处在不同的城乡关系链条中,有着各自的具体生活。在本书中,邵丽以沉着的笔调,写出了社会转型时期人们的心态,写出了困惑和焦虑,也写出了长存于世的人性光辉。她的写作并不完全借助于故事变化和情节冲突,而是冷静地使用有节制的笔触,写出人性中的曲折和波澜。她以悲悯的情怀写出了中国这个古老农业大国现代化进程中人们内心的煎熬和挣扎,传达了社会转型中传统与现代的冲突给人们带来的失落感以及身份焦虑,并最终表现了与此相关的生存奋斗和人性尊严。

        作家张楚认为,地域和写作确实有关系。在小镇或小县城发生的故事,其实是一个都市和乡村之间的灰色地带,但它们在如今的中国社会中占了很大的比例,也最能体现转型时期的社会与人的变化,“阅读《挂职笔记》可以发现,经邵丽之笔,每篇小说里这些所谓的普通人都有自己的内心世界,他们都有对这个世界的完整认识和行事准则、说话方式。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每个人都是一个宇宙。另一方面,有人说,现在通讯这么发达,我们完全可以通过书籍、网络来认识外面的世界,但我觉得,无论这个世界发展到什么程度,小镇生活对我观察人性是有好处的。文学像挖井,它不是看你挖得多宽,而是看你挖得多深。”

        谈及自己的挂职经历和书写乡土文学的创作体会,邵丽认为,不管别人觉得当一个作家多么光鲜,很多深谙内情的人却知道他们内心的苦闷和彷徨。其实写作就是一件非常吊诡的事——一个作家要把别人想不到或者想不透的事情想到想透,还得用一种艺术或者文学的方式告诉人家,这纯粹是跟自己过不去。在大多数时候,作家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他(她)生活在现实和虚构之间的边缘地带,而且界限尚不是那么分明。但他(她)又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稍微觉得超出常识,物理或者人情,他(她)就会放声呐喊,“因为现实,我常常为笔下的人物忧伤万分,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无力感。也许就是这种绝望逼出了我的决绝,因而使我的作品有了态度。《刘万福案件》里的刘万福,每每想起他来,我总觉得非常惭愧。虽然我把他领到了读者面前,引起千万人的围观,可是那于解决他的问题,改变他的命运,并没有任何裨益。甚至往深处说,即使解决了他的问题,那孙万福、陈万福、张万福们的问题呢?在这片历史层层沉积的土地上,我还是感受到了一种厚重、柔韧而又沉闷的东西。这东西莫可名状,黏糊糊的,又是若即若离的。我知道,从此之后,它们将灌注进我的作品里,成为我思想的一部分。”J227   

  • 《捉妖记2》 童心合家欢 打戏不给力

        如果以带小孩一起观影的“合家欢电影”角度来说,《捉妖记2》算是合格的,轻松逗趣、亲情暖心,十分适合春节喜庆气氛下大人和孩子联络感情,毕竟第一集也是这个套路,第二集继续这么拍也算是定位明确。但是对于年轻观众来说,本片总体上就显得过于温吞,缺乏撑足全片的看点,无法满足他们追求“强刺激”的娱乐需求。

        其实《捉妖记2》的开头还是蛮吸引人的,胡巴丛林大逃亡、白百何杨祐宁捉妖、梁朝伟“飙车”逃命,无论是动作、喜感和节奏感都有上佳表现,开场戏不错。随后李宇春的客串出场也十分亮眼,韵味十足的四川方言也为她的表演加分不少。而且娄艺潇和张俪两位科班出身、演员经历丰富的女星演她的侍女给她配戏,李宇春在演技和气场上也完全掌控得住,这对于李宇春这位非专业演员来说算是蛮出彩了。

        但此后影片漫长的中段剧情却很不给力,既没有精彩动作,笑点也表现平平,节奏感也降了下来,故事也过于偏重“情感”,离“捉妖”越来越远,从而让影片的吸引力锐减。回想整个中段剧情,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大鹏和李宇春的角色了。结尾也无非是重复了第一集钟汉良“人变妖”的反转套路,只不过这次换成了杨祐宁罢了。而且结尾大战也只是有热闹而欠精彩,不会给人留下什么深刻印象。

        纵观整部影片,高潮打戏不够精彩是最令人不满意的一点。因为大片续集的制作套路是相对于第一集要实现看点的全面升级,结果《捉妖记2》的打戏给人的感觉比第一集还弱。

        《捉妖记2》此番找来梁朝伟担纲,也是有得有失。所得之处自然是通过梁朝伟提升了整部影片的“星气”,所失之处在于梁朝伟在本片中只能说合格,并不十分出彩,加入他的意义除了看脸之外就显得不是很大了。同时双线叙事在某种程度上也削弱了整部影片故事的精彩感,无非是梁朝伟和小胡巴的历险记加白百何和井柏然的寻子记,故事的格局空间显得有些狭窄。

        《捉妖记》系列既然已经开创了一个“人和妖共存”的架空世界观,本应有更为广阔的格局视野和剧情发展空间才对,例如从第一集就开始营造小胡巴是个“关键妖物”,但到了第二集仍然只是拿这一点当噱头,而对于“为何胡巴如此重要”没有任何实质的开拓与发展,对于妖怪世界和捉妖师世界依然停留在第一集已经搭好的框架内,没有进一步的丰富与拓展。所以,在影片的剧情方面,导演许诚毅明显有些不思进取,过于迷恋亲情表达了,从而忽视了整个“捉妖世界观”的营造与开拓。

        最后还要吐槽下梁朝伟的配音,为什么没用他常用的那个国语配音呢?这个配音声线太低太正了,明显表现不出角色应有的无赖与顽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