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弥合“知识代沟” 家长“报班学习”

        “现在的孩子懂得可真多,说的那些东西我和她妈都不知道。在家里,她倒是像个引领者。好多事儿,特别是网络上的知识,我们都得听她解释。” 潘林说到上初中的女儿,常常哭笑不得。在和别的家长交流时,潘林发现,自己家的情况并不是个例,很多家长表示,孩子说的事完全没听过,好像两代人存在着“知识代沟”。

        据《北京晚报》记者了解,不少家长为了弥合与孩子的“知识代沟”,特地报名参加了家长学校。专家认为,家长们在和孩子沟通的过程中如果遇到不懂的知识,没必要过于焦虑,也不要不经过了解就批评孩子。应该蹲下来了解孩子,跟孩子一起学习,认识到孩子的兴趣点,给孩子创造宽松的成长环境。同时,家长也应该通过自身行动去影响孩子,多和孩子建立共通的知识,形成共同的兴趣。

        焦虑

        连孩子顶嘴都听不懂

        王军(化名)报名参加某家长学校,源自于几年前儿子的一次顶嘴。

        王军教育孩子时比较强势,孩子平时也很乖,但是到了青春期,开始叛逆了。有一次王军又批评他的时候,孩子就回敬:“好吧好吧,我看你整个就是个蛋白质!”话说完之后,王军觉得儿子来者不善,但是他不知道什么是儿子口中的“蛋白质”,于是就找很多同龄人去“调研”。他的一个同事告诉他,“我看你儿子说的是个好话,因为蛋白质是个多重要的东西。你看我们人吃鱼、肉、鸡蛋、豆腐,都是为了摄取蛋白质。所以你儿子是说离不开你呢!”

        王军还是不相信,因为他觉得儿子说这话的表情不对,口气也不像是在夸自己。后来,无意中王军从一个五岁小女孩的口中获知了儿子口中“蛋白质”的真实含义。小女孩说:“叔叔,你连蛋白质都不知道啊!那我告诉你,蛋就是笨蛋,白就是白痴,质就是神经质。”王军气得够呛:“连儿子顶嘴说的是什么意思都听不懂,还怎么去教育他。”

        王军参加的是三宽家长学校,其前身是北京大学“家长教育与人才成长课题组”,在这所学校里,有不少像王军一样充满了迷惑的家长。三宽家长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萧斌臣告诉记者,“我们面向政府、企业、学校等洽谈合作,由他们出资,不向家长收取课程费用。”在这所家长学校的课程表中,涉及“家长自我成长”、“幸福教育”、“行为养成”等课程。每项课程的详细内容,针对幼儿园、小学、初中等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又有所不同。据该家长学校负责人介绍,来学习的家长中,还有很多和王军相似的案例。“现在孩子从互联网上接触到的很多东西,家长不知道。孩子们特别热爱的一些事儿,家长之前可能也没有了解过。甚至孩子和家长沟通时用到的一些语言,也在家长的知识体系之外。”

        家长黄旭(化名)就十分懊悔,他认为自己在不懂孩子“知识”的情况下,不走心地进行批评,伤害了孩子。

        “儿子上小学的时候很喜欢写诗,有一天他兴冲冲地把自己的诗拿给我赏析。我一看中间有好些冷僻字,像是繁体字又不是,像是把几个汉字拆分开,又把不同字的部首拼在一起的。我问他这些是什么,他说这是‘火星文’。”黄旭表示,那时没有听说过“火星文”,看不懂孩子写的是什么,觉得在瞎胡闹,于是把写诗的作业本扔到一边,批评他写的诗牛头不对马嘴。“我一直不能忘记当时儿子的眼神,刚才还亮得跟小灯泡似的眼睛,一瞬间灭了,漆黑一片。孩子低着头,拿着本子,转身走了。在那一刻,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很长一段时间后,黄旭才知道“火星文”是年轻人常用的一种网络文字,还能用专门的转换器把它们转换成常用文字。黄旭觉得有些愧疚,他再去问儿子:“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写诗的,现在怎么不写了?”孩子冷淡地说:“都什么呀!我早就不写了。”黄旭如今仍很自责,如果当时知道孩子们那一套网络文字,自己再把孩子往古体诗或是现代诗方面引导,或许儿子能在写诗上有所发展。

        沟通

        喜欢二次元的儿子最后学了设计

        萧斌臣表示,互联网出现以后,家庭教育中出现了“知识倒挂”现象。孩子通过互联网获得的知识总量,第一次全面超过了成年人。“知识倒挂”会给孩子带来“不服气”的心态,进而不服从家长的管教。很多家长会陷入焦虑,觉得没法驾驭孩子,没法掌握教育中的主动权。“在这种情况下,和孩子的沟通就尤为重要,家长要有宽厚的胸怀、宽容的心态,给孩子创造宽松的成长环境。”

        苏鹏(化名)的儿子上小学时就特喜欢玩游戏、看动漫,每当儿子眉飞色舞地聊起爱好时,常常蹦出一些苏鹏听不懂的词。“问他出去干啥,他说去参加一个二次元活动,去一个什么漫展。还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词,可能是一些人物名字或是服装。”苏鹏上网一查,才知道二次元来源于日语,意思是“二维”,在日本的动画爱好者中指动画、游戏等作品中的角色。后来,苏鹏还在儿子卧室里发现二次元人物的画册。“画上的人物,动作特别夸张,举着两个刀。头发是奓起来的,头发颜色有的红有的白。”刚看到这些画的时候,苏鹏非常担忧,他很担心沉迷这些漫画,会不会意味着儿子的思想出现了问题。

        于是,他坐下来和儿子进行了一次长谈。“儿子告诉我,画上的都是游戏人物,他觉得这些造型设计很有趣,就收藏起来。”同时,苏鹏也再次上网,把所有二次元的网页都浏览了一遍,“直到上网我才知道了二次元属于一种亚文化,并不像我最初担心的那样,这才慢慢放了心。去外地出差看到二次元的小东西,还会给儿子带回来。父子之间形成了一种愉快的默契感。” 苏鹏笑着说。

        儿子上初二时,一次偶然,苏鹏发现他竟然能把二次元人物惟妙惟肖地画下来。“我从香港给他买了个印有二次元人物的书包。后来在他书桌上发现了一幅画,上面画的,就是书包上的人物。刚开始时,我不太敢相信,因为他从小没学过画画,我和夫人也都一点儿不会画画。于是让他再画一遍,当着我的面又画了一遍。大概是他老是看那些东西,看熟了。”发现了儿子的这个“天赋”之后,苏鹏鼓励他学美术学设计,参加艺术特长班。高考后,儿子被某重点大学的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录取。

        “现在他不是用笔来画二次元人物了,都是用电脑画图。他们的那些设计课,在我看来很枯燥很辛苦,但他动力很足。我也庆幸在他小时候,刚发现那些二次元画册时,没有撕掉,而是选择了沟通和学习。”

        解题

        家长和孩子一起学习

        “以前,家长经常会把一句话挂在嘴边——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所以我教育你个小屁孩,是绰绰有余的。但是今天,面对互联网时代的孩子,很多家长还用这种方法的时候,就不是那么有底气了。有些叛逆期的小孩还会说:‘你说我呢,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一句话就把家长顶到了墙角。为什么我们现在做家长这么难?我们的上一辈,生活条件不如现在,大部分家庭还有很多个孩子,那时候怎么没有听说做家长还要学习?” 萧斌臣表示。

        “因为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和父辈、祖辈的时代不同了。首先是‘双独时代’的来临,中国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推进计划生育,80后已经登上中国家长的舞台了。在一个家庭里面,出现了两代人都是独生子女。当然这个局刚刚被打破了,但是‘双独时代’的影响是存在的。‘双独时代’带来了‘输不起’的心态,过去一个家庭里有几个孩子,老大不行可以指望老二老三老四。但是在独子家庭,一个教育失败,就是彻底失败了。其次,新世纪的十多年里,中国进入了信息文明时代。孩子的好奇心很强,也更容易接受互联网上的新事物、新知识。”

        中国青少年通讯社成长教育原首席专家李澍晔表示,在和孩子沟通的过程中如果遇到不懂的知识,家长们也没必要过于焦虑,因为每个人的知识都不可能面面俱到。家长要蹲下来,跟孩子在一个视线上,一起学习、一起探寻。

        “如果孩子说到一个你不知道的事情,可以先把它记下来,了解学习之后再和孩子沟通,不要一下子就否定孩子。孩子的学习,随机性比较强,而家长的知识体系已经形成了。家长对知识框架的搭建、对问题的认识深度普遍都优于孩子,花上几天的零碎时间学习,你再去跟孩子谈,他就会觉得我妈我爸真棒。同时,家长也应该去影响孩子,用实际的行动,而不是强迫的方式,引导孩子也在我们要求的事上有所发展。建立和孩子共通的知识,形成共同的兴趣。”萧斌臣说。

        谢宇航 J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