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收藏之难

        什么东西有钱买不到?第一套人民币大全套。其收集之难,难于上青天!

        收藏难点一:发行分散,时间跨度较大,区域跨度较大

        在前面,我们看到许多印制机构参与印制第一套人民币,每个地区印制的人民币都“与众不同”,导致第一套人民币“可考”的币种有60余种。战争年代,是解放军解放到哪里,人民币就在哪里印制,边印边发,发行时间也不统一,发行历时六年。也就是说,如此多的种类,就算当时的人去收集,恐怕也很难,何况现在!

        收藏难点二:回收力度大

        1955年3月全国停止第一套人民币流通,当时由各地人民银行基层网点设立专门兑换新币的柜台提供服务,到截止日将所收回的旧币清点造册。因当时交通不便,技术也不发达,又无国营的造纸厂将回收后的纸币打成纸浆,因此,按当年总行规定,将旧币就地销毁。

        当年回收了多少第一套人民币?据说,发布回收公告仅100天,就回收了发行量的98.1%,如果再加上流通中的“毁坏”,基本上第一套人民币就“没剩下什么”。

        收藏难点三:早期无意识

        钱币收藏热是近些年开始的,之前的人压根就没把人民币当成一种藏品。

        很多人不知道其价值,20世纪80年代,有人用20元人民币买下了一张第一套人民币1000元“马饮水”券,后来有人愿以25元向其购买,此人不假思索地就卖了。现在一张“马饮水”券,已经价值十几万元。1987年,有人将第一套人民币60张,以总共380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钱币商。20世纪90年代初期,也经常出现“超低价”买卖第一套人民币的情况。

        收藏难点四:海外币商大量收购

        20世纪60年代,海外的一些收藏家已经注意到了第一套人民币的收藏潜力,开始不惜血本地收购,当时台湾地区有个李姓的收藏者更是抵押了自己全部家产,雇人大量收购第一套人民币。那时候第一套人民币的收购价比纸贵不了多少。美国人与新加坡人及许多外国人都加入了大规模收购第一套人民币的行动中。

        收藏难点五:1997年政策禁止

        1993年之后,许多人开始收集第一套人民币,而且由于几本关于“人民币收藏图鉴”的书问世,海外收藏带动内地收藏,经历几十年“坎坷”的第一套人民币终于被世人所“接受”,开始成为收藏品。

        直到1997年,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禁止非法买卖人民币的通告,人民币买卖成了“非法买卖”,钱币收藏变得萧条,很多内地钱币商“撤退”,第一套人民币一夜间又成了“地摊货”。

        海外收藏者的眼光“独到”,看准了“商机”,大量从内地吸纳第一套人民币,内地的收藏者虽然不甘心,但也无法违反法律,只能将手里的第一套人民币“贱卖”给海外币商。于是,1997年又出现了第一套人民币大全套千余元成交的新闻。

        收藏难点六:“三大珍”

        “三大珍”为:“天字第一号”,1万元面额的“牧马图”;第二号珍品,5000元面额的“蒙古包”;第三号珍品,500元面额的“瞻德城”。

        1951年5月1日,在内蒙古自治区发行“牧马图”及“蒙古包”,同年11月1日在新疆地区发行“瞻德城”,其发行量少,流通时间短。

        就拿第三号“瞻德城”来说,该券是抗美援朝时期发行的货币,于1951年发行,流通时间仅为三年七个月。纸张无水印,但在“三大珍”中,“瞻德城”的暗记较多,票面左边草丛中从左到右分别有“抗”、“美”、“援”、“朝”四个字,票面右下面额上花中有一“中”字;背面中间少数民族文字中有“500”数字,少数民族文字右侧有一个数字“5”。该券的七位号码中,首位数未见“4”以上数字,因此行家认为当时其发行量应该未超400万枚。根据2004年行内专业人士联合统计,有正确资料或实物证明存世的“瞻德城”只有60多枚。如统计未公开面世的券,存世总量难超百枚。

        “瞻德城”是第一套人民币中“三大珍”之一,地位仅次于“牧马图”、“蒙古包”。

        据记载现存的“三大珍”每种不超过百枚,而且大部分在“海外”,“牧马图”价值百万元以上,“蒙古包”50万元以上,“瞻德城”40万元以上。2007年之前,各大拍卖行每年都有“三大珍”参与拍卖,2007年之后,“三大珍”“难觅踪迹”。

        据说现在“存世”的第一套人民币大全套只有30余套,国内只有少数的博物馆里面有,而且“残缺不全”,不失为中国收藏界的一种遗憾。

        收藏难点七:假货

        谈到收藏品,假货是不可回避的话题。第一套人民币的“假货”有些不同,除了现代仿品之外,还有“老假币”。

        由于纸张就地取材,防伪做得也不好,因此“仿制”难度较低,现代仿品大量存在于收藏品市场。

        “老假币”是当年国民党为了扰乱共产党的金融秩序而印制的假币,甚至败逃我国台湾之后,仍在大量印制第一套人民币假币。                    (5)

  • 兵箭

        玄奘的额头霎时间全是冷汗。两人呆了半晌,才晓得朝对面看去。

        对面就是后宅门口的横街,街上有一排大槐树,枝干茂密,一根树枝还在剧烈地摇晃着。看来方才是有人躲在树上,朝后花园里射来这一箭。

        两人不敢再待在花园,匆匆回到院里。李优娘立刻命球儿去把郭宰叫来。波罗叶听说玄奘遇到刺杀,也吓了一大跳,跑到后花园把箭拔了下来,翻来覆去地看。

        郭宰一听到消息,立刻放下手里的公务,带着两名县尉匆匆赶了过来,见玄奘安然无事,这才长出一口气,随即怒不可遏,命一名姓朱的县尉立刻查访凶手。

        “大人,”旁边那名姓刘的县尉声音有些颤抖,捧着那支箭走了过来,脸色异常难看,“大人,这支箭……是兵箭。”

        玄奘和李优娘没觉得奇怪,可郭宰的脸色顿时大变:“兵箭?”他一把抓了过来,仔细查看。这支箭长两尺,腊木杆,箭羽是三片白色鹅羽,刀刃长且厚,竟然是钢制的,穿透力极强,可以射穿甲胄。郭宰在军中厮杀这么多年,对这种箭太熟悉了,这是大唐军中的制式羽箭,兵箭!

        他一言不发,冲到后花园的凉亭中,细细察看射在柱子上的痕迹,又目测到墙外树上的距离,低声道:“如果本官没猜错的话,这支箭应该是一把角弓射出来的。”

        “没错。”刘县尉也压低了声音,“从这根柱子到那棵树,足有一百二十步,这么远距离,只有军中的步兵长弓和骑兵用的角弓才能射到。”

        郭宰摇摇头,道:“那棵树枝干茂密,长弓大,携带上去根本拉不开。角弓小,才能灵活使用,而且一定是复合角弓。不过复合弓射出来的兵箭,足能在一百五十步外射穿甲胄,这一箭的力度并不强。看来,不是因为枝杈所阻,无法拉满,就是那人臂力弱。”

        刘县尉脸色仍旧有些发白,急道:“大人,卑职的意思,不是讨论这拉弓人的……这是军中的制式弓箭啊!这个杀手若是涉及军中,那可就……”

        郭宰一瞪眼睛:“你记住,第一,战乱这么多年,这种制式弓箭民间不知藏有多少,本官自己家里就有,未必会涉及军中;第二,即使涉及军中,本官也要查个水落石出,玄奘法师乃是一代高僧,本官绝不允许他在我眼皮子底下被人刺杀!明白吗?”

        郭宰身形有如巨人,在夫人女儿面前唯唯诺诺,在玄奘面前毕恭毕敬,在下属面前却有无上的威仪。

        他在沙场厮杀多年,这么身子一板,脸一横,那股剽悍的威势顿时让县尉有些紧张,只好耷拉着脸称是。

        “你记住了,弓箭和玄奘法师遇刺的事情不准外传。”郭宰又叮咛了一番。

        “遵命!”刘县尉这次异常爽快。心道,你让我说我也不说,谁知道这里有没有什么大麻烦。哪怕不是军中派来的人刺杀,可军中的制式弓箭,哪是家家户户都有呀?便是有,也只有那些权贵家才有。

        这时,派出去追查刺客的朱县尉回来了,他细细勘察过,那刺客的确是在墙外的槐树上放箭的,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那里距离正街太近,刺客只需眨眼的工夫就能跑到街上,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23)  

  • 书架

        《帝国英雄》

        《帝国英雄》记述了年轻的丘吉尔在1899年布尔战争中的经历与其令人感佩的一次勇敢出逃。

        24岁时丘吉尔深信,成为英国首相就是他的命运,而此时的他在选举中遭遇了失败。他认为要达成目标,必须要在战场上有所作为,军功章是赢得认可、获得成功最保险、最快捷的渠道。

        1899年,丘吉尔抵达南非,在那里,他参与了布尔战争(英国人和布尔人之间为了争夺南非殖民地而展开的战争) 。然而,两个星期过后,丘吉尔就成了战俘,被关在比勒陀利亚的战俘营里,随后,一次令人惊叹的勇敢出逃拉开了序幕。

        作者坎蒂丝·米勒德撰写了丘吉尔生命中很小的一部分,既令人激动,又令人生畏。她参考了大量的相关研究资料,采访了数位布尔战争中与丘吉尔一同身陷囹圄的战俘以及在他出逃中帮助过他的人的亲人,从而把故事讲得既惊心动魄又相当真实,让读者从一个极其新鲜的角度进一步了解一位政治军事伟人——布尔战争是丘吉尔奠定其日后成功事业基础的关键之一。这本书不仅是对年轻丘吉尔成长与经历的精彩撰述,更是对布尔战争和那一时代、地域的翔实记录。

        《日用器具进化史》

        叉、大头针、曲别针和拉链等日常物件是如何变成他们现在的样子?

        为什么餐叉有四个齿? 十字花螺丝与它的前身平头螺丝相比有什么优势? 为什么曲别针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 是什么使得我们现在的胶带变成透明的?

        在这本令人愉快的书中, 作者用显微镜来看我们平时很少会考虑的东西。如我们几乎每天都会用到的大头针、便利贴、快餐盒。同时, 他还提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关于技术创新的新理论, 作为对现有产品缺陷的回应, 即刺激和不必要性是发明之母。

        作者亨利·波卓斯基是美国杜克大学土木工程、历史学教授,特别擅长于事故分析,被《克科斯评论》誉为“科技的桂冠诗人”,2006年荣获美国历史悠久且最负盛名的工程奖项之一——华盛顿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