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公安部部署严查酒驾

        本报讯(记者林靖)针对近期酒驾醉驾肇事交通事故多发,且入夏后群众消暑纳凉、聚餐娱乐活动增多,特别是即将到来的世界杯足球赛期间球迷饮酒观赛、庆祝活动密集,夜间酒后驾驶违法风险突出等情况,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最新部署各地公安交管部门集中开展“酒驾醉驾毒驾夜查统一行动”,严管严查严治酒驾醉驾毒驾等突出交通违法犯罪行为。

        通知要求突出整治重点,以城市特别是城乡结合部、餐饮娱乐场所周边道路以及涉酒涉毒事故易发多发点段为重点区域,以夜间特别是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世界杯足球赛期间为重点时段,实行“3+N”整治,集中查处酒驾醉驾毒驾等突出交通违法犯罪行为。

        此次将严管严查严治,公安交管部门加大警力投入,整治网络全覆盖、无盲区。同时组织执法机动队,将警力向郊区、乡镇延伸,机动灵活开展整治。按照“重嫌必检”原则,此次对酒驾醉驾嫌疑人同步进行毒驾筛查;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加强酒驾醉驾毒驾违法犯罪行为的研析,掌握本地酒驾醉驾毒驾人员出行时间、路线等规律,及时、高效、精准布控查缉。

        此外,组织餐饮娱乐行业协会,在饭店、宾馆、酒吧、娱乐等涉酒场所发放倡议书,落实专人劝阻和举报制度,大力推行酒后代驾服务,从源头上预防酒驾醉驾发生。对查处的酒驾醉驾毒驾违法犯罪行为,将及时通过互联网交通安全综合服务管理平台公开公示,并推送“信用中国”网,实施联动惩戒。

        通知还要求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配齐配强执勤执法装备,规范设置执法检查站点,科学实施检查,严防发生民警辅警伤亡事故。对妨碍执行公务、暴力抗法的案件,要依法、规范、快速处置,严厉打击。

        公安部交管局提醒大家,酒驾醉驾毒驾是严重的交通违法犯罪行为,社会危害性极大,请自觉做到酒后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自觉遵法守规、安全文明出行。J151   

        武汉:3个月酒驾查处量增长35%

        据武汉交警通报,自2月至今3个月间,共查处酒驾2440起,比去年同期增长35%;同期武汉涉及人员伤亡的交通事故量同比下降32%。

        其间,武汉交警将866名酒驾、醉驾人员信息与个人、单位征信挂钩,相关部门将在贷款、就业等方面实施联动惩戒。其中党员或者国家公职人员、企事业单位人员共102名。交警还将处罚结果通报至违法人所在单位,同步报送纪检监察部门。

        南京:5月以来查获11名“隔夜酒”驾驶员

        近期,南京交警的酒驾查处进入了全天候模式。5月以来已在早间时段查获了2名醉驾和9名酒驾的驾驶人,这11人无一例外均是隔夜酒驾。

        5月17日早,南京交警七大队民警在新港开发区新港大道设卡进行酒驾查处,一位被查的驾驶员王某交代,16日晚6点跟朋友聚餐,其间只喝了1瓶葡萄酒和2瓶啤酒,没想到早上开车还是醉驾。另一位驾驶员胡某称16日晚只喝了二两白酒。交警提示,在饮酒后的24小时之内不要驾车,以免出现酒驾。

        青岛:通过媒体曝光今年第12批酒司机

        近日,青岛交警通过网络等媒体对社会曝光了近期查处的35名酒司机。曝光内容包括司机姓名、车号、测试结果、处罚情况以及典型案例等。这是今年曝光的第12批酒司机。案例中有醉驾追尾逃逸的,有半年内两次酒驾被查的,有刚买新车就酒驾上路的,甚至还有边喝酒边开车上高速公路的。  据楚天都市报等

  • 共享按摩椅部分有安全隐患

        当下,共享按摩椅作为人们娱乐休闲的衍生产品,迅速进驻了商场、电影院等场所。但近日,杭州一名女子在使用按摩椅时头发被卷入机器,消防人员剪掉她的头发才将人救出来。

        记者走访了南京刚开张不久的一家影城,看到了8台按摩椅,可以扫码或投币使用。这些按摩椅并没有设置暂停或者呼救按钮,也没有专人在现场看管。万一发生“夹人”事件,该如何处置?记者随后拨通了按摩椅上的客服电话询问 :“按摩椅没有暂停按钮,如果中途发生意外,有没有紧急停止的措施?”

        客服答复称,商用的按摩椅是固定的模式,没有办法中途停止。按摩椅的后面有个开关,可以关掉或者把插座拔掉。共享按摩椅的维护模式和共享单车类似,投放地点并不会24小时有人看管。一般来说,3至4天会巡检一次。

        客服人员表示会将情况反映给技术人员,后期对按摩椅进行改造升级。但目前使用者如果遇到突发情况,只能通过拨打客服电话,由商家派人前来救援,或是请路过的人帮忙关闭电源。

        所幸的是,这家企业的按摩椅投入使用两年多来,还没有接到用户反映说有被椅子卡住的情况。

        江苏卫生法学会副会长胡晓翔认为,共享按摩椅带来便利的同时可能也隐藏着管理维护的需求以及一定的风险和危机。

        另外,也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做按摩。胡晓翔说,如果大家感觉有些不舒服,可能是身体释放出一种潜在的、先期的病理改变的信号,有些问题并不能通过按摩推拿去解决。   

        ■事件

        5月20日下午,一名女子在杭州火车站使用共享按摩椅时,头发不慎被卷了进去,消防和厂家随后赶到现场营救。最终,消防人员剪断长发才将女子救出,女子没有受伤。该按摩椅运营方初步分析,女孩在按摩时,头侧向一边捡东西离开按摩部位,才导致披散的长发被夹进椅子后方的缝隙里。据了解,该款共享按摩椅在全国投入5万台,南京有1000台。          据央广等

  • 共享单车堆积如山无人回收

        上海市江西北路、海宁路、武进路附近有一块面积不小的拆迁地块,一望无边的各色共享单车堆放于此,宛如单车“坟场”。上海市交通委表示,这里停放着1万余辆共享单车。

        记者日前走访北京、上海、广州、厦门、合肥、南昌等多地发现,大量被废弃的单车不仅占用公共空间,还造成巨大浪费。

        从2017年开始,共享单车“坟场”不断进入公众视野。面积从数百平方米到近万平方米不等,停放的单车数量少则数百辆,多则十余万辆,覆盖了几乎所有品牌。 

        2017年中国共享单车全行业累计投放单车2300万辆、覆盖200个城市,市场已趋于饱和。目前,已有杭州等12座城市出台禁令,禁止企业再向城市投放新车。

        曾备受追捧的共享单车如今成了城市的痛点,侵占公共空间,影响市民生活。各大企业往往选择城市中心人流密集的黄金地段投放共享单车,短时间内造成大量违章停放。城管部门对违章停放和违规投放的单车,大多扣押处理。

        各城市“禁增令”出台后,出现了大量违规投放的车辆。深圳、武汉、郑州等地相关部门曾将某些品牌私自投放的数千辆共享单车一次性全部扣押。

        此外,2017年至今,包括悟空单车、小蓝单车、酷骑单车等在内的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倒闭的公司人去楼空,留下数万辆共享单车无人管又无法卖。有研究机构称,我国目前废弃共享单车数量已超百万辆。

        业内人士表示,被扣押的单车应被所属公司领取,经妥善处理后重新投入使用;被废弃的单车应作价处理或资源回收。但企业认领单车积极性不高,主要原因是共享单车本身价格不高,容易破损;罚款加上运费,取车成本让企业得不偿失。

        废弃单车即便作为资源回收利用也乏人问津。一家废品回收企业老板表示,整车拆卸需要把塑料零部件分离出来,工序麻烦,回收价格也不理想,“利润薄,不划算”。

        多位专家表示,解决此问题必须在政府、行业、企业之间建立“共享共治”责任体系,运用法律、经济、科技等手段综合施策。据新华社  

  • 药量全靠估计 刷单速成爆款

        几捧西地那非粉、几捧玉米粉、混合搅拌后装入胶囊,堂而皇之地标注上具有“壮阳”“补肾虚”等功效——这样没有正规生产厂家、没有准确生产日期、更没有经过相关质量检测的“保健品”,竟通过网络销往20多个省份。小作坊出产的“三无保健品”,在网络平台为何能够畅销甚至成为“爆款”?记者进行了调查。

        今年2月,李先生从网络平台上采购了一批货物,其中部分印着“速效壮阳”等字样的保健品引发了他的怀疑。李先生报警后,经检测,多款产品并无正规生产厂家,属于“三无”假药,还非法添加了俗称“伟哥”的西地那非。警方发现,这批假药购自一家拼团购物APP中的店铺“猛男天堂”。后店主王某被警方抓获。

        制作秘笈:

        西地那非药粉+玉米粉

        专案组发现,一条涉及湖北、河南、山东的  “三无”假药制假、售假链条已经形成。

        涉嫌制造假药的“上线”王某敏被抓获。王某敏交代,从去年5月至今,先后组织生产了“鹿鞭丸”“采花贼”“美国黑豹”等十余种“保健品”,但其并不具备食品、药品相关的生产资质。

        王某敏从武汉购买了75公斤西地那非粉末。“几捧西地那非粉,加上几捧玉米粉倒在脸盆里,搅一搅,用胶囊一舀,就做出来了。玉米粉是从郑州菜市场买的,西地那非放多少全靠估计。”一盒成本只有几角钱的“保健品”网络售价十余元至数十元不等。

        办案人员介绍,上述“保健品”说明书宣称“心脏病、高血压患者可服用”,但实际对于患有心血管系统疾病的人而言,西地那非如用量过大甚至可能导致猝死。

        8万元“刷单”成网络“爆款”

        在湖北,警方锁定了西地那非的来源;在郑州的王某敏的生产窝点,警方查获半成品假药胶囊1万余粒;此外,山东警方从销售产品的王某的销售仓库中,查获了假药成品10万余粒,涉案总价值预计超过500万元。

        记者调查发现,网络“刷单”让销售量“虚高”,是犯罪嫌疑人招揽生意的重要方式之一。2017年,王某在某拼团购物网站上开设了店铺,上架了“虎虎生威”“德国黑金刚”等多款“保健品”。为了让客户看到店铺,他共投入近8万元“刷单”,将商品变成了“爆款”。今年1月王某就售出假药6000余单,先后销往20多个省份。

        社会问题专家尚重生认为,跨省制假售假形成链条,并在网络中成为“爆款”,说明在监管层面存在疏漏。作为网络销售的平台方,对于涉及药品、保健品的相关店铺要严格审核相关的资质,对于“刷单”、售假等违规违法行为的处罚也应该更有震慑力。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