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他们收获的是淡定和从容

        获得世界冠军之后,蒋应成接到了世界知名汽车企业的工作邀请,薪水是现在的三倍。但他还是愿意留在学校,他想为学校再培养一个世界冠军。获得世界冠军之后,崔兆举一直被安排巡回讲演,半年来没怎么回学校上课,他还不知道未来毕业后会去做什么工作。

        2017年10月,95后小伙子蒋应成和崔兆举代表中国,参加了在阿布扎比举行的世界技能大赛,两个人分别获得汽车喷漆、瓷砖贴面两个项目的冠军。获得世界冠军后的半年,他们受到了人社部的嘉奖,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在祖国各地参加报告会。他们的人生因此发生改变,而在此之前,他们只是职业技术学校的教师和学生。

        从建筑工人到世界冠军

        前天下午,崔兆举和爷爷在天坛祈年殿前合影。北京下着小雨,但游客并不少。人来人往的,并没有人知道这个19岁的小伙子是一名世界冠军。

        如果没有世界技能大赛,崔兆举仍然会在学校上课。和班里的同学们一样,这个工程管理班的学生们毕业之后,差不多都会去建筑工地,做最基础的工作。也许经过多年的磨练,最终会成为一名项目经理。

        1998年出生的崔兆举,老家在安徽砀山。初中毕业之后,他报考了浙江建设技师学院,进入了2014级工程管理班。崔兆举的想法也很简单:学好盖房子的技术,将来找一份好工作。

        变化从2015年5月开始。当时,为了准备世界技能大赛,浙江建设技师学院在全校的建筑类学生中选拔优秀者,进入瓷砖贴面项目集训队。学校里并没有瓷砖贴面这个专业,所以集训队都是从其他各专业的学生中挑选的。

        经过老师的推荐、层层的考核,一向认真肯干的崔兆举入选了。那一年他刚满17岁,第一次知道了有“技能奥林匹克”之称的世界技能大赛。

        世界技能大赛每两年举办一届,迄今为止已经举办了44届,参加者都是世界各国的青年人。比赛涉及到建筑与结构技术、艺术与创意、信息与通讯、制造与工程技术、个人与社会服务和交通与物流等领域。中国队从2011年开始参与这项赛事,比赛队伍由人社部组建。

        进入学校的集训队,距离代表国家参赛还有很远的距离。崔兆举离开了所在的工程管理班,专心进入瓷砖贴面集训队。简单来说,瓷砖贴面项目就是如何把瓷砖贴得又快又好。这似乎是一项很简单的工作,但想要在世界上取得名次,又不是容易的事情。

        刚开始训练时,崔兆举的体重有160多斤。因为太胖蹲不下去,他只能一直跪着操作,一跪就是两三个小时,连膝盖上都磨出了茧子。为了能取得好成绩,崔兆举从来没在中午休息过,累了困了就趴在自己刚贴好的瓷砖上休息一会儿。终于在2016年9月的全国选拔赛上,他获得了第二名,进入了国家集训队。再后来,十进五、五进二、二进一,他成了代表中国参加瓷砖贴面项目的唯一选手。

        从喷漆工到世界冠军

        参加国家集训队的时候,崔兆举还只是一名学生,而蒋应成已经是一名教师。和崔兆举的专业不同,蒋应成的专业是汽车喷漆。如果没有世界技能大赛,他可能会和其他同学一样,到汽车4S店里做喷漆工的工作。

        1996年,蒋应成出生于云南保山市的一个农村家庭。出于对汽车的喜爱,2011年,他进入保山技师学院,在汽车运用与维修专业汽修班学习。2012年9月,因为学习成绩优异,他被保送进入杭州技师学院,在钣金喷涂专业学习。2014年,三年的学习毕业。因为成绩优秀,蒋应成成为同学中唯一一个留学任教的学生。从那时开始,他已经开始备战将于2015年举行的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

        经过选拔,蒋应成成为全国第二名,第一名是他的师兄杨金龙。杨金龙代表中国,参加了在巴西圣保罗举行的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并夺得冠军。回国之后,杨金龙成为了小师弟蒋应成的学习偶像。

        两年之后,轮到了蒋应成。按照世界技能大赛的标准,汽车喷漆的最大误差为0.01毫米。喷漆是由手工操作的,而这个误差是肉眼无法分辨的。蒋应成在练习中除了苦练技术,还要找到技术之外那种熟练的感觉。

        打磨的砂纸选几号粗细、手握喷枪与门板的精确距离、喷漆时的力度把握,这些都决定着最终的成败。从2015年开始正式备战,蒋应成经常整天待在实训室里。到后来,值夜班的保安都和他成为了好朋友。

        烤漆房里的问题,经常达到40摄氏度以上,蒋应成坚持下来了。终于,在又一届的全国选拔赛上,蒋应成的名次从第二变成了第一。两年后的蒋应成,也和他的师兄杨金龙一样,代表中国站在了世界的舞台上。

        登上世界最高领奖台

        10月的阿联酋阿布扎比,天气依然炎热。蒋应成抽到的工位距离观众很近,现场嘈杂的环境,让蒋应成不停地出汗。再加上比赛要求不能裸露皮肤,必须穿着包裹严密的工作服,更让蒋应成大汗淋漓。

        在完成第一个模块时,由于需要手动锯开,与平时训练采用的机器切割有很多不同,虽然顺利完成,但时间上拖延了40分钟。赛场上的崔兆举,同样面临着难题。按照瓷砖贴面项目的比赛要求,作品共分成三个模块部分,时间为22个小时,需要在三天半以内完成。

        在准备第二个模块时,崔兆举又遇到了难题。这次的图纸,要求切割出阿联酋的国徽,而国徽上有很多圆弧,这就增加了难度。他只好连夜和专家、教练制定新的方案。在深夜确定方案后,第二天凌晨4点多又起床了,重新整理工序,确定各个工序的时间点。到比赛时,由于准备充分,不仅高质量顺利完成,他还把前一天延误的时间追回来30分钟。

        第三天、第四天,崔兆举继续顺利完成比赛。最终,他提前20多分钟完成了全部施工,成为26位世界各国选手中,唯一一名提前完成的选手。

        回国之后

        回国之后,荣誉扑面而来。22岁的蒋应成,被破格提升为教授级高工,在浙江省内的编号是002号,编号排在他的师兄杨金龙之后。蒋应成、崔兆举和其他参赛选手一起,参加了人社部的表彰活动,并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一时间,他俩的人生走向巅峰。各种的邀请扑面而来,除了请他们去做报告,还有工作的邀请。蒋应成说,他接到了好多份工作邀请,国内国外的都有。尤其是一些知名汽车企业的邀约,开出的工资是他现在的三倍。但是想想之后,他还是拒绝了。

        他还想做一名教练。蒋应成说,师兄杨金龙得到世界冠军之后,就回到学校做教练,把他培养成了又一名世界冠军。蒋应成要继续学习师兄,不仅自己得世界冠军,还要培养师弟们蝉联世界冠军。

        在做教练之余,蒋应成也有了新的追求,他开始研究汽车彩绘。在国内,熟练掌握这项技术的人还很少。蒋应成说,这是未来汽车喷涂的一个方向,他不能停留在以前的成绩上,要继续向前。

        崔兆举也有自己的目标。获得世界冠军后,瓷砖贴面项目的集训队也就完成了历史使命。半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忙于各类报告会活动。接下来,他还要回到以前的工程管理班继续读书,回归一名普通的学生。

        “至于未来,谁又说得清楚呢?”他也想向蒋应成一样,留校担任教练,继续培养世界冠军。或者毕业之后,和同学们一样进入工地,先做普通的建筑工人,然后有朝一日成为大国工匠。

        本报记者 李嘉瑞 受访者供图 J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