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泳池里翻出别样的水花

        游泳,是残疾人理想的复健运动。水的承载力和阻力能唤醒残疾人日渐萎缩的身体机能;运动产生的多巴胺等精神物质,更给他们带来久违的自信和愉悦。

        然而,让残疾人迈进泳池却不容易。在北京,多数民营泳池缺少无障碍设施,泳池经营者也不愿触碰残疾人运动的风险红线。而对重度残疾群体来讲,将残缺的肢体展示给世人,甚至比学会游泳更具挑战。

        2016年,国家残疾人体育运动管理中心的国家级游泳馆向普通残疾人免费开放。一大批残疾人得以到残奥会中国代表队使用的热身泳池中练习游泳。在国家健将级教练员的义务指导下,上百名肢残、脑瘫、自闭症患者“漂”了起来。

        专业游泳馆免费接待残障人

        国家残疾人体育运动管理中心位于顺义温榆河畔,是世界最大的残疾人体育综合训练场所。“这么好的场馆,有最专业的教练员,为什么不能向普通残疾人开放呢?”

        基地游泳馆有两块泳池。一块是残奥国家队员的训练用池,一块是热身用池。在非比赛时期,这块热身池完全可以成为残疾人的练习池。运管中心场馆部副部长张承林告诉记者,开放其实意味着风险和责任,但“只要能让残疾人受益,就值得去尝试”。

        场馆开放后,要有人把残疾人召集起来。中心领导想到了林海燕。这位北京残奥会气手枪女子金牌获得者,成了那个不计回报、张罗游泳队日常活动的“编外人员”。

        “残疾人做活动一般都能拉到赞助。但奇怪了,残疾人游泳就是拉不到。”基地游泳馆建在顺义,林海燕联系不同的爱心企业,希望后者提供交通工具,但人家考虑到残疾人游泳有风险,都婉拒了。2010年,国家政策允许双下肢残疾人开车了,报名参加游泳的学员为了活动能开展起来,同意拼车。游泳的事有了转机。作为微信群主,林海燕开始协调拼车,把分散在全市各区县的残疾人聚拢到游泳馆。

        林海燕至今记得:“听说能免费游泳了,第一次活动就去了三四十人,大部分不会游泳,最后只有六个人敢下水。第二次有18个零起点的学员,其他人都下去了,仍然有两个人在观望。”有人私下问林海燕,“姐,咱都是残疾人。地上有摊水都躲着走,现在学游泳,我真放不开。”

        暴露身体比学会游泳更难

        很多人刚接触游泳时的记忆都“不太美好”。要么是教练推下去的,要么用竿子顶下去的。但残疾人学游泳,在教学环节要格外慎重。

        身高一米八,有着“倒三角”身材的叶文平,退役前是国家健将级的竞技运动员,游泳馆开放后,他成了这些残疾人的启蒙老师。

        整个教学过程都是试探性的。就连教学用词都要准确,不能带有歧视性。第一次上课前,叶文平给残疾人做了心理辅导,告诉他们场馆里有无障碍设施、专业的教练员、每个残疾人都有定制的教学方案,就是让他们先消除紧张心理,再去适应水。但叶文平很快发现,对残疾人来说,把身体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甚至比学游泳更需要勇气。

        残疾学员陈唯斌对此深有感触。“很多残疾人一辈子没穿过泳衣,根本就没想过穿泳衣。穿上泳衣,就跟私下照镜子的感觉差不多。我们身体有残缺,肯定不好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刚穿上泳衣时,陈唯斌特别在意别人的目光,适应以后,他发现这些目光是能接受的。“说明残疾人没什么不能面对社会的。”

        当记者问及游泳带来的好处时,陈唯斌坦言,对残疾人来说,这种心理层面的转变,甚至比直接改善身体条件更有意义。

        每名游泳队学员都有不同程度的功能缺失,这要求教练员时刻集中注意力加以看护。残疾人游泳时,调整身体的能力差,容易发生磕碰,甚至会出现生命危险。叶文平站在岸上,必须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神经一刻不能松懈。在教练的指导下,陈唯斌做了无数次呼吸练习,终于漂起来了。他慢慢松开教练的手,卸掉浮具,作为游泳队的第一期学员,他已经通过了不戴浮具游50米的毕业考核,甚至在家附近的健身房里办了一张游泳卡。游泳已经成了他的一种生活方式。

        游泳让他们重新认识了自己

        林海燕告诉记者,北京多数游泳馆都拒绝二级以上的残疾人进去游泳。退一步讲,就算让残疾人进了,由于场馆没有无障碍设施,残疾人一样进不去。但是,只要残疾人不会大小便失禁,这个国家级游泳池原则上不拒绝任何残疾类型的人来锻炼,甚至包括重残人士。

        “我对他们要求非常严格,可以说用欧美残疾运动员的标准在要求他们。只要这件事残疾人自己能做,在场馆里绝对不要麻烦别人。就算志愿者站在一边,我也不让他们随便帮忙。所有人都是自己摇轮椅,来的时候也不准迟到。”

        王起立是一名四肢三残的重症残疾人。他第一次下水,在水下泡了一个多小时,上岸就吐了。回到家,王起立跟林海燕说,“海燕,我不想学游泳了,我只有一条胳膊还能活动,根本漂不起来。到泳池边上,我上不来也下不去,不想麻烦那么多人。”

        林海燕知道残疾人游泳的难处,也知道游泳确实能为他们带来益处。“我当时想了一天,然后让他回家每天到床上滚半个小时。因为基地的泳池跟外面不一样,它的水面跟地面是平行的。你不断地翻滚,练腰腹力量就好了,到水里就能漂起来了。你那只胳膊也得练,可以举举哑铃练。”

        过了半个月,当王起立再度来游泳的时候,林海燕特意嘱咐教练和其他学员,谁都不要帮王起立,就让他自己上来。最后,王起立花了一分钟时间自己上了岸,林海燕跟别人说这件事,别人都不信。王起立自己也不相信他做到了,而且现在用15秒钟就上来了。

        现在,游泳队已经迎来了第五批学员,学员们甚至参加了京津冀残疾人游泳大赛。叶文平慢慢发现,一大批残疾人的身体条件得到明显改善,很多人肢体变灵活了,久坐的残疾人血脂也不高了;偏胖的残疾人减去了多余脂肪,新陈代谢比以前好了。甚至连自闭症的患者都有所进步,因为游泳促使他们与人交流,让他们学会了集中注意力。

        让残疾人共享社会发展成果

        “不能说游泳把我们的生活彻底改变了,但游泳确实让我们的生活更好了。”陈唯斌特意向记者表达,“国家级游泳馆向普通市民开放了,确实是国家实力增强和社会进步的结果。”他希望更多的游泳池能进行无障碍改造,比如铺设一条入水坡道,方便残疾人和身体不便的人入水。

        张承林则希望有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到残疾人游泳队的建设中来,一起帮助他们融入社会。当健全人和残疾人一起游泳时,也能感受到他们身残志坚的向上力量,这是双向的鼓励。

        本报记者 张骁 J243 摄影 张林 采访整理 实习生 栾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