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闪送员打劳动关系官司 赢了

        本报讯(记者林靖)闪送员李先生从事闪送业务时发生交通事故,为享受工伤保险待遇,遂将“闪送”平台经营者北京同城必应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但当庭遭到平台方否认。记者今天从北京海淀法院获悉,闪送员最终胜诉,法官判后表示闪送员出车祸,平台仅提供商业保险,救济显然不够。

        李先生自主下载“闪送”App,并注册为闪送员,自前年5月29日开始接单。前年7月24日,李先生进行闪送业务时发生交通事故,于是起诉,当庭要求确认前年5月29日至去年3月30日与该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而同城必应科技公司则辩称双方间是合作关系,主张公司业已为李先生等快递员投保商业保险。

        海淀法院查明,李先生注册为闪送员后,自行购买配送车辆,在平台上抢单从事快递配送服务,无底薪,每单配送收益的80%归其所有,计入App账户内,剩余20%归属“闪送”平台。“闪送”平台对李先生无工作量、在线时长、服务区域方面的限制和要求,但对每单配送时间有具体规定,超时、货物损毁情况下有罚款。快递员不得同时为其他平台提供服务。

        “闪送”平台的经营模式为通过大量提供货物运输服务来获取利润,法院认为作为平台运营公司,同城必应科技公司并非一家信息服务公司,而是从事货物运输业务经营的公司,闪送员提供货物运输服务。该公司招聘闪送员时,对担任闪送员的条件作出了要求。李先生进行闪送服务时需佩戴工牌,按服务流程的具体要求提供服务,在任平台闪送员期间并未从事其他工作,闪送员报酬获酬是其主要劳动收入,故双方间属于劳动关系。

        判后法官表示,闪送员为平台公司工作中受伤,平台公司仅提供商业保险,对闪送员的救济显然是不够的。同城必应科技公司从闪送员提供的劳动中获益,则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及企业之社会责任。若允许其低成本地用工,则其必然缺乏防范用工风险的主动性,由此带来的社会问题必然增多。互联网企业不能因为采用了新技术手段与新经营方式,就不承担本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和社会责任。作为运用新技术手段经营的公司,平台完全可运用信息技术优势实现合法经营和管理。法院不能因为相关配套制度尚不完善,而拒绝向劳动者提供基本权利的救济。最后,法院判决确认闪送员李先生与同城必应科技公司间存在劳动关系。 J151   

  • 图片新闻

        昨天,随着珠西大街南侧临建10号楼拆除,曾经红火一时的餐饮一条街上,6栋临建、违建楼全部拆除。此处曾汇集十几家餐馆,占道经营严重、交通秩序混乱,环境卫生很差,周边居民的日常生活受到很大影响。4月中旬,天桥街道积极落实“街道吹哨,部门报到”,联合各部门对聚点串吧、海友酒店等6栋临建楼及沿线的小腊竹胡同广场周边等违建进行拆除。                           

        阎彤 摄 J124   

  • 母亲卖房时患有精神疾病?

        2016年9月,李先生在房山加州水郡小区,通过中介公司购买了77岁的老人林女士名下的一套住房。两年快过去了,已拿到房本且入住、还贷的李先生,突然接到老人的儿子陈先生的诉状。

        陈先生称自己母亲患精神疾病30多年,卖房时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卖房这事,作为母亲监护人的自己并不知情,也没有得到自己的追认。陈先生请求法院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判令李先生腾房过户。该案近日在房山法院长阳法庭开庭审理。

        被告:卖房时老人很正常

        “2016年8月,我和妻子到房山长阳一带看房,准备购买一套二手房。” 被告李先生在今天上午的庭审中说,他们通过中介公司看中了加州水郡的这套建筑面积为86.66平方米的房子,经和房主林女士商议,最后以175万元成交。

        李先生说,2016年8月14日,在中介公司和林女士及其外甥夫妻俩的见证下,他和房主林女士签订合同。“在长达三个月的交易过程中,我们和林女士的交流有四五次,她商议价格、签字画押都正常,丝毫没看出精神异常。”被告李先生说,“没人告知我林女士有精神疾病,也没说她还有个儿子。”

        “我是善意取得涉案房屋的,原告明显是因为房屋价格上涨,企图撕毁协议,谋取不正当利益,属于恶意诉讼。”

        原告:母亲卖房我不在场

        林女士作为本案的原告并未出庭,她的儿子陈先生作为母亲的代理人出庭。

        陈先生向法庭出具了一份北京安定医院在2015年作出的《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意见书》(下称意见书)。这份意见书称“林女士临床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意思表达能力不完全,应评定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在出售上述房屋时我没有陪同,未得到我作为监护人的追认。我在最近才得知母亲将房屋出售,且已经办理了过户手续。但母亲至今未能说出房款是否给清等相关事实。”原告陈先生认为,母亲在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进行房屋交易,且未得到监护人的追认,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应认定为无效。

        涉案房屋的居间中介作为第三人出庭,其认为涉案房屋的买卖合同是有效的。

        焦点:儿子是否尽监护责任

        “据我们了解,从1990年以后,林女士一直和外甥夫妻俩生活在一起,母子二人生活没有交集。去年林女士的外甥因病去世,原告才出来打官司。”被告李先生称。

        被告李先生称,“买卖房屋这么大的事,原告作为老人的儿子从未出现,请问原告尽到监护人的责任了吗?且卖房已经过去近两年,原告现在才提起诉讼,不符合常理。我们申请林女士出庭。”

        原告陈先生称,自己3岁时,父母离婚,自己一直跟随父亲生活,直到21岁时才和得了精神病的母亲见了一面。1990年,自己和母亲短暂生活过一段时间又分开。“目前,母亲被我送到养老院了。”

        1998年,林女士在朝阳区静安庄买了一套房,“我给母亲出了3万元,但是2014年,母亲把这套房子贱卖了,拿卖房的钱在房山长阳买了涉案的房子。”原告陈先生认为,按理说,不管是此前朝阳静安庄的房子,还是本案中房山长阳的房子,都应该有自己的部分。

        此案未当庭宣判。

        本报记者 张宇 J223   

  • 夫妻琐事争吵动刀
    砍伤妻子获刑十年

        本报讯(记者刘苏雅)因家庭琐事,刘某先后两次持刀向妻子挥砍十余刀,致妻子轻伤一级。近日,石景山法院经审理,一审当庭宣判,认定刘某犯故意杀人罪,因犯罪未遂,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今年3月4日,邱某将前夫和孩子带到家中做客,丈夫刘某在卧室没有出门打招呼,还拒绝了邱某朋友借钱的请求,这让邱某十分不满。当晚刘某和朋友喝酒后,夫妻又一次发生了争吵。两人的争吵持续了数个小时,邻居不堪其扰报了警。民警走后已是深夜,刘某本想煮碗面,却又惹怒了邱某,双方又吵了起来。

        “你就是个吃软饭的。”邱某的这句话激怒了刘某,他抄起厨房的菜刀便砍向了邱某的头颈部。邱某放弃反抗后准备就医,就医途中,刘某再次持刀砍向她。在邱某倒地不动后,刘某误以为邱某已经死亡,逃离现场。现在,邱某的左臂近乎残疾,三指离断。

        石景山法院以刘某涉嫌故意杀人罪,起诉至石景山法院。开庭时,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刘某表示全部认可,并当庭表示认罪。

        经审理,石景山法院认为,刘某为剥夺他人生命,持械伤害他人身体,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其已着手实施犯罪,但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系犯罪未遂,可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故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刘某当庭表示不上诉。    J244   

  • 男子专砸SUV盗财物
    只因“啤酒肚”太大

        本报讯(记者林靖)男子陈某因自己的“啤酒肚”太大,只能钻进较大的车窗,故而专砸SUV汽车玻璃盗窃车内财物。他短短两天内疯狂砸车十余辆,近日被北京海淀警方抓获,现已被刑事拘留。

        上月8日,西北旺派出所接到事主龚先生报警,他停在小区外的三菱SUV汽车的后车窗玻璃被砸毁,零钱和人力滑板车被人偷走了。车旁约有5辆SUV汽车的后车窗都被砸毁了。民警赶到现场,看见旁边几辆被砸的车内有明显的翻动痕迹。于是,民警通过汽车上的挪车电话和查询车牌号的车主信息联系上车主,并向6位事主详细询问情况。

        第二天上午,又有事主报警称其车玻璃被砸毁,车内被翻动并丢失200余元。“为什么只砸SUV车型?”一时间,唐家岭附近部分SUV车主议论纷纷,大家都很紧张。

        民警在案发地周边勘查,并调取了周边的监控录像。随后,民警按着嫌疑男子的逃跑路线,大范围调取监控录像,很快锁定了嫌疑人。监控录像显示:嫌疑男子每次作案都在凌晨2点左右,他体形偏胖,头戴帽子,背着一个双肩背包,手里拿着手电筒,透过车玻璃往车里照。只要发现车内有物品,嫌疑人就会用改锥撬毁或砸毁玻璃,从后车窗钻进车里实施盗窃。得手后,嫌疑人在路边乘坐一辆出租车逃离现场。

        经过一路追踪,最终民警锁定了一个建筑工地。办案民警立即组织警力,将嫌疑人陈某抓获,并从他的床铺下找到了3部手机、香烟、太阳镜等被盗财物。

        记者了解到,嫌疑人陈某曾因盗窃罪被四川警方处理过。今年4月底他来到北京,在一家建筑工地上班。因为没发工资,手里没钱了,他就想砸车窗弄点钱花。第一次盗窃得手后,陈某就停不下手了。由于自己的“啤酒肚”,他只能找车窗较大的车型,从车窗钻入车中盗窃。目前警方已核破案件13起,嫌疑人陈某对自己砸车窗盗窃一事供认不讳。  J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