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网约车“斗气”撞车 吓坏乘客

        本报讯(记者安然)今天上午,两名在阜石路高架桥上以120公里左右的时速相互追逐,最后撞在一起的司机,因涉嫌危险驾驶罪,被石景山交通支队刑事传唤,即将面临刑事拘留。这两人在路口因一次小小的并线而爆发冲突,一边相互谩骂一边高速狂飙,其中一辆北汽绅宝轿车还是正在营运的网约车,在行车记录仪里,乘客在两车相撞后颤声说:“我这个车打的,差点把命扔在这儿。”

        上午10点半,司机董某和张某依次被带进了石景山交通队事故科的讯问室,此时的他们,只有“后悔”两个字清晰地写在脸上。“摸着方向盘了,多大的脾气也不能再有脾气。”张某一口一个自己有“精神病”,接着马上又否认,但说出来的话还比较到位。

        张某驾驶的北汽绅宝轿车上装有行车记录仪,完整记录下了整个冲突的过程。5月30日早晨8点11分,他所驾驶的京QXXXV5号牌的北汽绅宝车和董某驾驶的牌照为京QXX798宝来轿车在门头沟双峪路口进城方向排队等红灯。变灯后,绅宝车变道,挤到了宝来车的前方。这个动作使得宝来车司机董某颇为愤怒,在后面使劲鸣笛,双方相互不服,车子越开越快。2分钟后,两辆车相继冲出车流,开上了阜石路高架桥。前边的北汽绅宝沿着公交车道高速狂飙,后边的宝来紧追不舍。期间,行车记录仪明显记录下几次双方相互别车、快速打轮并线以及双方相互谩骂的声音。一个说:“你追得上吗?”另一个高喊:“你给我停车!”记录仪里,司机跟乘客讲:“咱跟他斗斗!”记录仪里,车子犹如穿花蝴蝶,在各条车道间高速穿梭,颇有F1赛车的既视感。

        8点17分,两车相互追到了阜石路高架最高处,喜隆多商场对面的位置。只见后面的宝来从右侧急冲上来,双方剧烈碰撞在一起,车子顿时失控,同时撞上了附近车道正常行驶的一辆吉普和一辆环卫车,环卫车受损严重。此时,乘客带着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下了车,显然惊魂未定。

        碰撞发生后,双方报警,并且提供了行车记录仪,本意是要为定责提供证据,二人谁都没有向交警坦陈实情。不过民警在勘察现场时发现了众多疑点,再对照行车记录仪上的内容,同时调取了阜石路上多处探头,最终确定,这次碰撞是因为双方的追逐竞驶引发,属于刑事案件。

        在讯问室里,董某显然对这次斗气的结果感到相当意外。此时的他还在强调“是他撞了我”,民警随即告知,现在再讨论谁撞谁的意义不大,因为这次的事情已经定性为刑事案件而不是一起交通事故。小小的一次并线,双方从鸣笛、谩骂到高速追逐,火气越来越大,结果越来越不可控。

        办案民警李学辉告诉记者,根据刑法修正案(八)第22条的规定,此种行为涉嫌危险驾驶罪,待案卷审查完毕,证据齐备,双方即将面临刑事拘留。J060   

  • 校园防范恐怖暴力袭击培训

        7月10日至12日,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总队以市反恐办的名义在东城区和西城区组织各中小学法制副校长和保卫干部开展校园防范恐怖暴力袭击培训。今天上午,在西城区三十五中,特警人员现场为安保人员模拟恐怖暴力袭击的应急演示。甘南摄 J216   

  • 儿子上大学 父亲是否还应付抚养费?

        去年7月,18岁的李兵高中毕业考入台湾地区一所大学。根据台湾地区的规定,大陆学生不能从事专职或兼职工作,李兵将离婚的父亲诉至法院,要求父亲支付自己4年大学期间的教育、生活等费用,每月2100元,还要补上自己在中学期间的课外培训等费用5.7万多元。

        一审法院认定李兵尚不具备独立生活的能力,法院判决其父亲李佳林每月支付抚养费2000元,父子二人均不服上诉。记者今天上午获悉,二审法院认定李兵不属于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故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其要求父亲给付抚养费的主张。

        儿子考上大学 向父亲要抚养费

        李兵1999年出生,父母因感情不和在2004年经法院调解离婚,二人在调解协议中约定,李兵由母亲抚养,父亲李佳林每月给付李兵抚养费400元至其能独立生活时止。

        离婚后,李佳林支付儿子李兵的抚养费截至2017年7月,也就是李兵年满十八周岁的时候,此后李佳林就没有再给儿子抚养费。

        2017年7月,李兵高中毕业并被台湾地区的一所大学录取,每年的学杂费、住宿费将近3万元。李兵称,根据台湾地区的规定,大陆地区学生在台就学期间,不得从事专职或兼职工作。因此,自己四年的衣食住行均需要父母提供资助。于是,李兵将父亲诉至法院,请求父亲继续支付抚养费并增加至每月2100元,以及支付其在大学期间所需住宿、交通以及电脑、手机、眼镜等费用支出。

        另外,李兵称,在高中期间,自己还报名参加了课外培训班、购买了高考服务等,所以父亲还应承担其中50%份额,即5.7万多元。

        一审法院支持原告诉求

        李佳林答辩称,在2013年7月至2017年7月期间,自己曾增加抚养费至每月1000元,现在李兵已经年满18周岁,不存在婚姻法规定的不能独立生活的情形。李佳林还提到,离婚后,前妻对自己探视儿子并没履行积极配合的义务,据此,李佳林不同意再支付抚养费。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李佳林现在每个月收入约7000元。一审法院认为,虽然案件审理时李兵已年满十八周岁,但其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二条之情形,属于尚未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其父亲又有给付能力,因而仍应负担必要的抚养费。

        同时,鉴于台湾地区的有关规定,可以认定李兵尚不具备独立生活的能力。

        最终,一审法院判决李佳林支付儿子抚养费每月2000元,直至李兵独立生活时为止,法院驳回了李兵其他诉讼请求。父子二人均不服一审判决并上诉。

        原被告均上诉 二审法院改判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首先需明确的是李兵是否属于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法院援引2001年12月27日开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条规定,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的“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是指尚在校接受高中及其以下学历教育,或者丧失或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等非因主观原因而无法维持正常生活的成年子女。

        法院认为,从该条的规定看,对于尚在校就读子女的学历限定在了高中及以下,而本案中李兵已经高中毕业,正处于就读大学阶段,因此不符合本条中规定的学历情形。

        而一审法院判决依据是1993年的司法解释,在2001年的这一司法解释中明确规定:“此前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相关司法解释如与本解释相抵触,以本解释为准”。

        故二审法院驳回了李兵主张诉讼费的请求,另外,法院也驳回了李兵其他费用的诉求。

        在二审判决中,法官特别说明,虽然现实生活中,绝大部分在大学学习期间已成年的子女仍由父母供养,但此为父母道德上的自愿行为,而非现行法律规定下父母的法定义务。

        本报记者 张宇 J223   

  • 被称“疑似毒瘾发作”吴亦凡诉微博主毁誉

        本报讯(记者林靖)今天上午,引起广泛关注的知名艺人吴亦凡诉吸毒不实言论侵犯名誉权案开庭审理。吴亦凡向北京市海淀区法院请求判令新浪微博平台的运营方披露相关浏览量,由在个人微博账号中散播该言论的95后女子王某赔偿其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55万元。

        作为演员、歌手的吴亦凡向法庭诉称,他于去年12月15日获知,在被告——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运营的新浪微博平台上,被告王某在其个人微博账号中公然捏造、故意散播“吴亦凡疑似毒瘾发作神情懈怠精神恍惚”对吴亦凡进行诽谤的微博内容,同时配有吴亦凡参加活动的视频内容。经查发现,上述视频内容为吴亦凡参加一品牌活动的现场视频,被网络用户恶意剪辑、捏造吴亦凡吸毒疑似毒瘾发作。此等网络暴力行为已使原告的公众形象遭受了严重贬损,并已构成对原告名誉权的严重侵犯。

        根据原告方公证取证录像显示,王某的粉丝量高达101462人次,传播范围极其广泛,负面影响极其严重。吴亦凡认为,公然捏造、故意散播自己疑似吸毒等言论,使其公众形象遭受严重贬损,侵犯了自己的名誉权。

        为此,吴亦凡方当庭请求法院判令北京微梦创科公司披露截至涉案微博删除以前的浏览量,由王某在全国公开发行报纸向他赔礼道歉,致歉内容包含判决书案号及涉嫌侵犯原告名誉权的具体情节,并由王某赔偿其经济损失2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万元等共计55万元。

        在法庭上,北京微梦创科公司否认有过错,称其只是提供空间存储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涉案微博内容是用户发布,并非位于微博平台的显著位置,该公司也未对涉案内容进行任何编辑、整理或推荐,不知晓涉案内容的存在。起诉前,吴亦凡并未就涉案内容通知该公司,公司收到法院送达的起诉材料后,发现涉案内容已被用户自行删除。此后公司根据法院的调查函,及时、完整地披露了微博用户的身份信息。所以,该公司不应承担任何侵权责任。

        王某是自由职业者。她也向法庭表示不同意吴亦凡的全部诉讼请求。“视频并非我自行制作,我发布的微博中注明转发。另外,涉案微博发布于两年前,而非原告说的去年12月发布。”

        庭审的最后,吴亦凡方坚持当庭明确的诉讼请求,微梦创科公司和王某则都坚持答辩意见,但三方均同意庭后协商。法院不再当庭组织调解,法官宣布休庭,给予原被告一定时间安排调解事宜。 J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