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全都救出来了

        当地时间10日晚,在被困溶洞17日后,泰国少年足球队12名成员以及一名教练全部成功获救出洞。这项全球关注的救援行动,动员了超过10国救援人力和上万名军警及志愿者,终于圆满成功。

        被困溶洞17日

        三轮救援圆满成功

        这支名为“野猪”的泰国少年足球队是清莱省美塞县一所学校的足球队,6月23日下午,25岁的教练带领12名11到16岁的队员,进入地下洞穴探险,因大雨水位上升而受困在距离洞口约4公里的一处高地。13人一度失去音讯、生死未卜。

        由于洞内蜿蜒崎岖和狭窄,加上积水深,单趟救援约需6个小时。泰国与各国专家想尽办法要速救出13人。在他们受困期间,以24小时不停抽水和寻找其他入口方式设法救援。

        救援行动指挥官纳隆萨表示,最后选在8日开始救援,主要是见到洞内水位下降,依据拟定的分批救出方式约需要3至4天,根据气象预报10日起就会有连续的暴雨,因此在8日就动员90名救援人员进入洞穴开始救援。

        在8日的行动中顺利救出4人花费11小时,9日增加人手以9小时再救出4人。10日傍晚,救援人员终于将余下的4名少年和他们的教练全数救出洞外,至此13人全部安全脱离洞穴,上周进入洞内照顾被困者的4名海军海豹突击队成员和军医,亦于深夜成功离开,纳隆萨继而宣布完成这场救援。

        10日晚,纳隆萨召开记者会,表示所有获救少年和教练都已经送到医院,很快便能与家人重逢。他表示:“我们成功做到其他人以为不可能的事,这已变成一场可能的任务。”

        纳隆萨表示,本次行动要感谢许多外国的救援专家和军警和媒体,尤其是外国潜水专家,没有他们不可能完成如此前所未有的艰难任务。

        教练留守至最后

        海豹队员牺牲成缺憾

        经过前两日的行动后,救援人员均已经累积足够经验,对洞内情况更为熟悉,令10日的救援行动更为顺利。10日,共有19名潜水员参与行动,他们在当地时间上午10时8分进入洞穴。

        纳隆萨表示,一如先前的预估,在16时12分救出第9名受困少年,之后在16时33分第10人被送出洞外,接着第11人在17时10分出洞,第12名少年约18时23分被救出。

        当日带领球员入洞探险令他们被困、但又协助他们挨过最艰难时刻的25岁教练,则在洞内留守至最后一刻,待所有少年离开后才在傍晚18时55分左右跟随救援人员出洞,成为最后一名获救者。

        当全员获救的消息传出后,在附近等候消息的志愿者和记者都欢呼喝彩,志愿者更向记者派发苹果庆祝。

        一如早两日获救的8名少年,10日获救的5人亦随即由救护车和直升机转送到清莱市中心的医院救治,数百名居民在通往医院的路上夹道欢迎,每当救护车经过时,现场都会响起欢呼声。

        其中一名参与救援的潜水员透露,洞内视野相当差,“我们只能看到自己的手”,加上洞穴通道狭窄,洞壁的石头亦颇尖锐,形容今次救援是他历来参与过的行动中最困难。

        6日,一名退役海豹队员在运补过程中因缺氧身亡,凸显救援行动的凶险,成为此次行动的最大缺憾。郭炘蔚

        需留院察看一周

        足球小子或错过国际足联邀约

        受困足球队成员全部安全获救的消息传出后,在一处地方政府办公楼等待的志愿者和媒体记者发出欢呼声。据泰国救援队说,当天救出的5人身体状态良好。

        泰国公共卫生部官员10日说,尽管在洞穴中受困半个月,但是前两批获救的8名少年身体状况还不错,“没人发烧”。不过,初步验血显示,“他们全都有感染迹象”,例如其中两人疑似肺部感染,因此将让他们留院察看一周。按照医疗人员的说法,“这些少年是足球队员,身体壮实,免疫力很强”。

        医生介绍,8名获救少年胃口不错,院方最初只给他们吃容易消化的清淡食物,但架不住某些男孩非要在面包上涂抹巧克力酱,院方后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多名少年球员就读的中学,师生们密切关注营救进展。这所中学的一名14岁学生说,这支少年足球队成员在受困洞穴前一直关注本届世界杯足球赛的比分情况。国际足联主席詹尼·因凡蒂诺前几天致信泰国足协,表示如果这批小球员及时获救,很乐意邀请他们赴俄罗斯观看7月15日世界杯决赛。然而,医生要求获救人员留在医院观察一周。这意味着,他们可能无法接受国际足联邀约。杨舒怡  

  • 日本暴雨缘何致死上百人

        日本连日暴雨致死人数持续攀升。据媒体报道,截至10日晚,日本全国因暴雨致死人数已上升至158人,另有57人下落不明。日本地震、火山喷发等自然灾害频发,防灾预警机制相对健全,民众防灾意识较强。这次暴雨为何造成这么多人遇难?

        雨太大——“平成30年暴雨”

        灾情如此重,首先是因为雨太大。在活跃梅雨锋面影响下,西日本地区大范围持续暴雨,多地降雨量达历史高位。自6月底以来,西日本地区遭遇大范围强降雨。日本气象厅数据显示,6月28日至7月8日,高知县马路村鱼梁濑地区降雨量为1852.5毫米,本山町降雨量为1694毫米,爱媛县石鎚山降雨量为965.5毫米,均超过往年整个7月的降雨量。

        短时间强降雨导致河流、水库水位急速上涨。在重灾区之一冈山县,仓敷市真备町一条河决堤,洪水冲毁大约三分之一房屋,迫使上千人爬上屋顶求救。仅在真备町就有至少28人遇难。

        日本气象厅9日以明仁天皇的年号把这场水灾命名为“平成30年暴雨”。这是自1982年长崎县水灾造成299人死亡或失踪以来,日本由降雨引发的最严重灾难。

        地形差——暴雨引发地质灾害

        许多遇难和失联发生在暴雨引发的地质灾害中。日本国土大约三分之二是山地。前国土交通省官员、日本砂防滑坡技术中心专务理事大野宏之说,日本地质构造“脆弱”,容易发生山体滑坡和泥石流。而日本民宅经常依势建在斜坡上或山下易遭水淹的小块平地上,一些房屋处于滑坡或山洪的潜在受灾区。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从事日本研究的陈哲博士告诉新华社记者,几十年不遇的暴雨引发山体滑坡,泥石大量倾泻,居民躲避不及。即便躲在家里,如果房屋位置不利,仍可能遭掩埋。

        另外,日本许多民宅是木制房屋,虽然利于抗震,但抵抗洪水、山体滑坡能力较差。据日本消防厅不完全统计,截至10日上午,347座民宅被完全或部分摧毁,9868座民宅被水淹。

        预警弱——“避难通知”没放心上

        政府预警不力,民众对水灾防范意识不强,是这次灾情严重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共同社9日报道,各地政府合计向大约600万居民发出“避难通知”。只是,避难通知不具强制性,不少人没有放在心上。

        另一方面,广濑认定,日本政府的灾害预警机制也存在问题。在日本,大雨特别警报等防灾气象信息由作为中央部门的日本气象厅发布,避难信息则由地方政府发布,而地方政府可能没有应对灾害的足够经验。

        在陈哲看来,虽然日本学校的防灾教育贯穿整个教育阶段,但防灾演练主要以防地震、防火灾为主,在应对水灾、泥石流等方面有所欠缺。暴雨来临时,民众个人防灾意识不及地震发生时,可谓百密一疏。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9日说,政府将考虑修改灾害和避难警报的发布方法。刘秀玲 胡若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