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对 垒

        魏太和四年(230),为报复蜀汉夺武都、阴平两郡,魏国大起三路大军入侵蜀汉。其中司马懿负责东路,由西城逆汉水而上,水陆并进,攻克新丰县,并抵达丹口,进逼汉中。但这次南征在魏国朝廷内部反对声音很大,加上适逢雨季,行军缓慢,曹叡不得不下诏令曹真、司马懿班师回朝。此战之后,曹真即患病,并于次年去世。诸葛亮趁机再度出祁山。举目之内,除司马懿再无可用之人,曹叡对司马懿说:“西方有事,非君莫可付者。”曹叡调其西屯长安,都督雍凉军事,司马懿与诸葛亮的对垒才终于开始。

        司马懿与诸葛亮在领军之路上有颇多相似之处。二人家族均为世家名门,文士出身,长期在本国负责内政事务,在两国名将云集的时代,并无掌军之机。但是随着魏蜀两国名将的集体谢幕,诸葛亮与司马懿被推上了战争前线,成为军事统帅。司马懿与诸葛亮年龄只相差两岁,而他们首次独立统军的时间(襄阳之战与平南之战)亦仅相隔一年。两人都是在四十多岁时才成为军事统帅,而此番首次对阵,则都已是五十岁的老年人了。

        魏太和五年(231)的这场祁山之战,司马懿打得非常被动。他初抵雍凉,又是首次与蜀汉正面交锋,对当地复杂的地形状况和诸葛亮的行军布阵缺乏足够的了解。他先使郭淮、费耀自上邽出兵,但为诸葛亮所击败。等司马懿大军抵达后,看到先失一阵,便安营扎寨、坚守不出,企图耗到诸葛亮粮尽退兵。但如此龟缩之策让他为部下兵将所诟病。曹真旧将贾栩、魏平甚至嘲笑司马懿:“公畏蜀如虎,奈天下笑何!”足以见得此时司马懿在雍凉军中威望之低。眼见诸将请战之声愈来愈烈,司马懿只得出战,但正中诸葛亮下怀,主力部队被蜀将魏延、高翔、吴班等打得一败涂地。所幸蜀军遭遇粮草不继的问题,才于当年六月退军。司马懿不听张郃劝阻,执意令张郃追击,遭蜀军伏击,张郃被乱箭射死于木门道。张郃是曹操时代仅存的名将,在雍凉征战多年。祁山之战中,张郃曾多次向司马懿献用兵之策,但都不被采纳。张郃之死,司马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三年后,即魏青龙二年(234),诸葛亮卷土重来,发起第五次北伐之战,并且放弃了迂回陇西的策略,直接从汉中北出斜谷,在渭水南岸五丈原结营,谋图郿县,并进逼长安。诸葛亮可能已经察觉到他自己时日无多,此战倾尽心血,用兵十余万,几乎为倾国之军,又约同东吴,使孙权以三路大军北向,以为呼应。魏国方面,魏明帝曹叡不得不御驾亲征东吴。对蜀战线,则继续任用司马懿为主帅,并遣征蜀护军秦朗步骑两万为策应。经过上次的教训,此战司马懿任诸葛亮如何挑战,只坚守不出。对垒百余日,诸葛亮病逝于营中,蜀军果然自退。(47)

  • 静 默

        最终,少年打破了沉默:“就这么尴尬着吗?你们说点儿什么吧?要不,给我催眠吧?我还没试过呢。”

        搭档摇摇头。

        少年看了一眼我放在桌上的手机:“离我爸接我还有一个多小时。”

        搭档:“那我们就坐一个多小时。”

        我们真的就沉默着坐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响起敲门声。

        临走的时候,少年问搭档:“明天我能来吗?”

        搭档点点头。

        少年:“嗯……如果我还是不想说呢?我们还是这么坐着?”

        搭档依旧点点头。少年叹了口气,转身和他父亲离开了。

        看着电梯门关上后,我问搭档:“明天真的就这么继续沉默着?”

        搭档掏出香烟点上,打开走廊的窗子望着窗外:“对。”

        我:“呃……其实你已经说动他了,只差一步。”

        搭档:“但是这一步必须他自己跨出去,否则没用。”

        我:“他会吗?”

        搭档:“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我已经把钥匙交给他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每天下午少年都如期而至,但是我们每天都这样沉默着坐足3个小时,谁也没说过一个字,搭档甚至还把手机关了。

        当我们在这个城市待到第六天的时候,转折出现了。

        少年这次来了之后,只坐了不到5分钟就开口了:“你结婚了吗?”他问的是我。

        我摇摇头。

        少年又转向搭档:“你也没结婚吧?”

        搭档点点头:“没有。”

        少年:“你为什么没结婚呢?”

        搭档:“我为什么要结婚呢?”

        很显然,少年被这个反问问愣了:“嗯?嗯……对啊,为什么要结婚呢?好吧,我们换个话题好了。你恋爱过吧?”

        搭档:“当然。”

        少年:“你曾经对你的恋爱对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吗?”

        搭档:“过分的事情?指什么?”

        少年:“我做过。”

        搭档:“你是说你恋爱过?”

        少年:“其实不是,那时候我才5岁。我非常喜欢幼儿园的一个老师,每次见到她,我都会扑上去抱住她的腿。”

        搭档忍住笑:“但你并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只是一种冲动行为,对吧?”

        少年:“对,非常原始的那种冲动。那个漂亮老师对我的表现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每次她都会像撕下一块膏药那样非常耐心地把我从她腿上撕下来。”

        搭档笑了起来:“你抱得有那么紧?”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