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汉代以后就没人把它当粮食吃了。

麻:亦真亦幻的历史

来源: 北京晚报     2018年07月27日        版次: 42     作者:

    ■周文翰

    小时候去西北乡下玩,看到亲戚会在田间地头随手种一些“火麻”,等成熟以后把种子卖给药材商,中医把火麻籽称为“火麻仁”,据说可以用于治疗多种病症,广东人还用作凉茶的配料。这可以说是西北地区的土产,因为甘肃省临夏县东乡林家遗址出土过四五千年前的麻籽(可能是火麻籽或大麻籽),新疆孔雀河古墓内出土过4000年前的麻纤维,这种植物大概是沿着北方的草原之路传播的,因为辽宁省北票市丰下遗址出土过同一时期的麻布残迹,原始先民可能是在采集雌麻籽粒过程中发现了雄麻秆上的韧皮纤维可以用于纺织、制造麻线,从而逐渐加以栽培种植。

    火麻籽还曾是重要的粮食。火麻雌株结的籽粒古代称为苴,一度是重要的粮食之一,被列为“五谷”之一,《诗经》中就有农民吃麻籽的记载,在当时的中原 “粟麻菽麦”是并列的主要粮食。但是它实在不算好吃,有了小麦等更好的选择后人们就弃之不顾了,汉代以后就没人把它当粮食吃了,而是主要作为重要的纤维作物存在。等到宋代棉布流行开来,人们逐渐也放弃了麻纤维服装,所以明代的博物学家宋应星都搞不清楚“麻”所指的具体植物了。

    大麻原产于印度次大陆和中亚,后来散播到亚欧大陆各地,出现了两个亚种,一个是在斯里兰卡、中国等地生长的火麻,是一种强韧、耐寒的一年生草本植物。主要是利用其纤维编织,也可用种子入药、榨油。它枝干较高而细长,稀疏分枝的茎和长而中空的节中只含微量四氢大麻酚,现在主要当作药材在种,在华北、西北、东北比较常见;另一个亚种是曾在印度、中亚广泛种植的印度大麻。后者可能是在印度首先人工栽培的,其叶子、花或大麻树脂及其提取物随着剂量的不同,可以让人产生失去知觉、陶醉、放松或者昏睡、记忆混乱、产生冲动和妄想等不同的精神状态。后人们专门选育那些麻醉、致幻效果强烈的品种,它植株较小,多分枝,幼叶和花序中含有大量致幻成分,摘下晾晒干燥就成了可以用在宗教仪式和医药中的神奇之物。如今在很多国家都是违禁品,里面的四氢大麻酚可以让人感觉欣快,有成瘾性,也有其他一系列影响。

    在如今的罗马尼亚境内一个新石器时代的古墓发掘出来的宗教用炭炉内有烧焦的大麻种子,印度人吸食大麻的证据最早可追溯至新石器时代,传说中的毁灭之神湿婆教导他的信徒要崇拜这种植物。古代《吠陀经》里用于祭祀的致幻药物据说就是大麻或其他植物、菌类。随后大麻从印度北部传播到周边地区,公元前500年的中亚墓穴中就曾出土完整的大麻叶片和部分果实。斯基泰人和色雷斯人同样知道大麻。色雷斯人的巫师通过燃烧大麻的干花来达到灵魂出窍状态,人们猜测源于色雷斯的狄俄倪索斯狂欢仪式中也吸食大麻,实际上就是扰动人类激素分泌和神经传递,把神经体会到的感觉和幻境当作现实中可以“看见的经历”。

    古代的犹太人、早期的基督徒以及苏菲派都在某些宗教仪式中使用大麻让教士或者信众进入幻觉状态。埃及的科普特教还将大麻作为圣餐食用,认为其是基督时代埃及的日常用品。中世纪的时候大麻曾是欧洲人眼中包治百病的神奇药物之一。但工业革命以后的科学发展让人们对它的“成瘾性”、“毒性”有了新的认知并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

    古印度人对于大麻的麻醉致幻作用非常重视,这种药物和相关医学知识可能在东汉时期传入中原,那时的《神农本草经》中收录了一种叫“麻贲”的神秘药物,说它“多食令见鬼,狂走”,或许当时的人已经体会过大麻具有的令人致幻、兴奋的作用。汉魏之间名医华佗曾用“麻沸散”治病,对此药到底包含哪些成分后世有很多争论。有意思的是,现代著名史学家陈寅恪对华佗这个“历史人物”是否存在表示怀疑,曾考证有关华佗的“传奇人生”可能是当时人把印度传来的医学故事和中国时事结合虚构出的“神医故事”,不慎被当作史实记录在史书中了。另一位民国学者杨华亭在《药物图考》(1935)中指出古药书记载的“麻蕡”、“麻沸”、“麻勃”,字音相同或近似,应都是指大麻的雌花(又称麻黄),他还亲身体验确认麻黄具有麻醉作用。如此说来“麻沸散”可能就是麻黄熬煮的药水。另外唐代的《太平广记》中记载有“僧世尊者,言山中有草,燃烟啖之可以解倦”,这表明天竺僧人把对印度大麻的认知也传入了中国,所以才有这样的说法。道士、僧人在古代常常也是医生,这是他们传教、维生的手段之一。

    可能是为了减轻麻黄的致幻效应,唐代的药学家们把麻蕡用花改为用果,其中的四氢大麻酚的含量已经微乎其微,这样它的麻醉致幻效果大为下降。但用麻蕡作为麻醉药在宋代窦材所著的《扁鹊心书》“睡圣散”中仍在运用,当时称之为 “火麻花”。直到清初的张璐,还记载“麻勃治身中伏风,同优钵罗花为麻药,砭痈肿不知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