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报

即时新闻

  • 大学生当起“树木医生”

        炎炎夏日,街道旁、公园里、绿地中,一株株树木为我们送上片片绿荫、阵阵清凉,美化、保护了我们的居住环境。然而,这些树木有的已进入“中老年”阶段,出现了枯枝、树干空洞、腐朽、病虫害等状况;有的虽尚处“青少年”阶段,但由于受到周边环境、土壤等因素影响,也会出现一些健康问题。

        为了让这些“绿色卫士”茁壮成长、让城市环境更加优美,今年暑假,70多名大学生深入东城、西城的大街小巷,对分布在两区的4万多株重点树木进行全面“体检”。 

        每棵树都要测量分级定位

        为发现树木存在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避免因树木倒伏、枯枝脱落等危及市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北京林业大学师生受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委托,开展了此次城市核心区的树木调查。此次调查共有来自林学、园林、水土保持等专业的70多名本科生和研究生参与,共组成20个调查小组。他们的“体检”对象为两区道路、公园、绿地等公共场所的十余种具有代表性的重点园林树木,包括油松、银杏、国槐、毛白杨、白蜡、柳树、元宝枫、悬铃木、栾树、臭椿等。

        北林大教授刘勇介绍:“我们会将树木分为优、良、差三个等级,其中‘优树’可以作为优化树木的案例,‘差树’则要进行重点治疗甚至清除,因此,我们会对优树和差树做详细测量,总结现状,开出‘药方’。”在调查中,队员们会用手机记录下每株出现树势衰弱、修剪不当、病虫害感染等问题的园林植物,测定树木各项形态指标,如树高、胸径、冠幅、树干通直度等;详细记录其生长环境状况。手机记录的数据被即时传送到后台数据库,负责数据管理的学生会将信息整合。此外,为了准确记录树木的位置,“树木医生”们还会用GPS、钉编号、画图和拍照的方式给树木定位。

        顶着酷暑一天干满6小时

        昨天早上八点半,广安门内大街的人行道上出现了三个黄色的身影,他们是负责行道树检测的三名学生。“胸径30厘米,树高7米,冠幅东西4米、南北6米,分枝点3米……”组长张广欣用卷尺环绕树干,又站远观望了一下,将数据一一报给负责记录的组员。

        在一株树皮缺损腐朽的“病”树前,张广欣先是对树木的外观做了整体观察,然后用木槌敲击树干的不同部位,检测树木有没有空洞;又用钢钎戳进损坏部位,检查树木有没有腐朽;随后他拿出了大大小小三样仪器,对树木周围土壤的紧实度、酸碱度和电导率进行测量。“这棵树要评定为‘差’了,它的身上长了真菌,树干上还有虫洞。”张广欣解释道,“人体生病,免疫系统坏掉就会有病毒入侵;树也一样,会有真菌和虫害。”在填写好所有数据后,一棵树的“体检”才算完成。

        每天上午从八点半到十一点半,三名调查员都会不间断地沿街行走,挨个儿为树木检查,经常忙到“忘了喝口水”。“一般情况下,我们上午三个小时大概能测90棵树;中午休息后,再测三小时,一整天下来可以测170到180棵树。”

        在另一边的法源寺内,组长余韵也带领着两位组员对这里的树木做着“体检”。相比人头攒动、车水马龙的人行道,法源寺则清静了许多,加上寺内人员的悉心保护,这里的树木健康了许多。余韵告诉记者:“我们上午遇到的唯一的困难就是,寺内的管理人员不让我们在树木身上钉标签。这个我们也可以理解,说明他们对树木保护还是很重视的。”不能钉标签,实际上加大了三人的工作量,他们只得自己手绘地图,对每棵树做详细的标记。

        除了工作进度上会遇到问题,在绿地和公园里检查,大学生们还需要克服蚊虫叮咬:“经常隔着衣服就被蚊子叮了,一天下来好几个包。”

        已检测完3.5万棵树木

        “你们这是在检查树木吗?这仪器是检查白蚁的吗……”在进行检查的过程中,时不时会有路人上前询问。对于他们的问题,调查员们也会耐心回答,“每次讲清我们在干什么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鼓励我们,对我们的工作表示支持。”张广欣说。

        在一棵腐朽严重的大树前,张广欣用木槌敲击树干发出一阵“咚咚”声,一位在旁观望的大爷主动上前询问:“这棵树快死了吧?这是蚂蚁弄的!”张广欣解释道:“是树木先腐朽了,才有蚂蚁进来。”大爷接着又说:“给它加点儿肥,挂上吊瓶,就好了吧?”张广欣用钢钎插入腐朽部位,又拔出来,说:“这钢钎都伸进去15厘米了,说明腐朽问题严重,而且它在往不好的方向发展。这棵树不大,倒不如换棵新的更实际。”

        截至昨天,北林大这支“树木医疗队”已经检查完东城区的180条街道、3个公园以及西城区的120条街道、3片绿地、3个公园,检查完的树木共计35016棵,其中“优”树780棵、“良”树31727棵、“差”树2509棵。

        实习记者 李祺瑶 文并摄 J281   

  • 暑假孩子们玩野了“状况”不断

        进入暑期,口腔医院除了正畸科孩子扎堆之外,还有一个科室的孩子也不少,这就是急诊。特别是每天傍晚之后,总有家长抱着孩子冲进诊室,“牙磕掉了!”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北京口腔医院探访,发现从下午4时到晚上10时,口腔医院急诊科一共来了10多位颌面外伤急诊患者,其中大多数都是孩子。

        两岁多孩子躺爸爸身上看牙

        下午5时,北京口腔医院门诊各个科室外已经安静下来,但急诊候诊区满是患者。

        一个小姑娘坐在爸爸腿上,眼睛红红的,脸上还挂着泪痕,看着就让人心疼。再仔细一看,小姑娘的嘴唇肿得外翻,依稀可以看到嘴唇内错落交叉的缝合线,原来她是因为颏部外伤来复查的。

        诊室里正在治疗的是一个不到3岁的小男孩。灯光下,可以看到小男孩的门牙已经严重错位,牙龈还在不断地往外渗血。这么小的孩子还不太懂得配合医生治疗,为了安抚小朋友,急诊医生想了一个办法:让爸爸躺在牙椅上,再让孩子躺在爸爸身上。一方面,爸爸可以帮忙固定孩子,让孩子别乱动;另一方面孩子躺在爸爸怀里,多多少少也能缓解恐惧心理。一番安顿,小男孩虽然还在哇哇大哭,但总算让爸爸按在了自己身上,医生开始检查。这一检查才发现,看起来只是错位的左上门牙其实已经劈裂。考虑到将来这里还要萌出恒牙,为了让将来的恒牙更好地生长,这颗无法留存的乳牙只得拔除了。

        9岁女孩磕断俩门牙

        口腔颌面部区域,从面积来看,仅占全身体表的1%,但发生外伤的几率却占到全身外伤的5%。每年暑期,由于儿童放假之后的室内外游乐活动增加,口腔颌面部区域的意外伤害也明显增加。在北京口腔医院急诊,每天都会有因为不慎跌倒、碰撞等造成的颌面外伤患者前来就诊,其中14岁以下儿童和青少年是颌面外伤的主力。

        “这样的孩子天天见。”值班的急诊医生张昕遇到了一个5岁的小姑娘。妈妈带着她去游泳,刚到游泳池边,小姑娘就滑倒了,门牙磕到泳池边。妈妈一看孩子“满嘴是血”,吓坏了,带着孩子飞速赶往医院。经过检查,医生发现孩子的牙齿只是轻微震荡,出血是因为牙齿硌破了下唇,缝合之后就好了。

        但另一名9岁的小女孩就没那么幸运了,她的两颗“崭新”的大门牙磕断了,由于9岁孩子的门牙已经属于恒牙,也不能指望再有新的牙齿长出来,医生只好先尽量保存牙神经和牙根,再尝试把断掉的部分暂时恢复。“下一步,只能等到孩子年满18周岁后再考虑进行正式修复了。”别小看现在留着的牙根,张昕说,如果牙根也保留不了,孩子整个青春期都会缺着两颗门牙,不仅影响美观,而且还会导致牙槽骨被吸收,将来再修复会增加难度。“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要帮孩子尽可能保住牙根,让孩子将来能笑得更自信。”

        7台牙椅12名医生值守夜班

        在北京口腔医院,急诊全年365天24小时开诊,每天下午4时到次日早上8时属于夜间急诊时段。这里的7台牙椅全部开放,同时安排12名医护人员值守。

        张昕提醒说,口腔颌面外伤不同于一般外伤,由于口腔颌面部组织结构复杂,颌面外伤常会伴有口腔组织器官和邻近器官的损伤,如牙外伤、舌体外伤和上颌窦及颅底外伤等。所以,一旦发生头面部外伤,应首先到综合医院神经外科排除颅脑损伤,如出现面部局部肿胀、疼痛、眶周瘀青、张口受限等,就很可能存在颌骨骨折,需要口腔颌面外科的专业治疗;另外,如果有牙齿脱落,一定要立即找到脱落的牙齿,保存在湿润的环境中,最好泡在生理盐水或者冷鲜牛奶中,尽快到专业医疗机构将牙齿复位。有的患者觉得牙掉地下非常脏,用水冲冲包在纸里带到医院,张昕说:“这种干燥保存是最差、最错误的一种保存方式。实在没办法,哪怕用水冲干净后含在嘴里也不要干燥保存。”另外,要想把牙成功植回,时间很关键。最理想的时间是30分钟之内,牙齿离体时间越长植回的成功率越低。

        本报记者 贾晓宏 J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