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报

即时新闻

  • 法院出新招攻克“执行难”

        司法案件“执行难”,是公正司法的难点,也是社会诚信的痛点。在人民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战役的关键时刻,各级法院创新思路、持续攻坚,破解“执行难”成效凸显。

        全程直播震慑“老赖”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执行局和青海高院共同组织了现场直击高原“执行风暴”活动。在媒体记者和“围观”网友的见证下,执行干警对大门紧闭的被执行公司强行开锁,公司负责人在执行法官义正词严的劝诫下,最终还清了欠款。

        “互联网媒体直播,拉近了社会公众与法院执行工作之间的距离。”最高法执行局执行指挥调度室主任万会峰说。全程直播案件执行,让人民群众见证正义实现。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地方法院自今年5月开展第一期“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以来,已在全国各地开展直播活动15期,网络观看达到2.2亿人次。

        限制1222万人次购买机票,限制458万人次购买动车、高铁票,累计拘留失信被执行人27.9万余人次……在强大的震慑面前,各地被执行人主动履行裁判文书的比例正在稳步提升,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人数也有所下降。

        “智慧执行”精准发力

        8日记者跟随法院执行干警,来到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门源回族自治县一处海拔3000多米的草场承包经营权权属纠纷强制执行现场。虽然被执行人情绪依然有些激动,但案件最终得以顺利执行。

        “强制执行前也要做好调解工作。”海北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主管执行工作的副院长张青武说,此次执行前,县法院、乡党委政府、村两委与申请人和被执行人进行多次沟通,有效推动了案件执行。

        破解“执行难”,要下大力气,更需“大智慧”。全国法院正在建设完善统一的执行办案平台,从而实现全国四级法院案件执行的“统一管理、统一协调、统一指挥”。

        最高法执行局局长孟祥说,通过“智慧执行”,将执行进度、执行程序、执行结果全部纳入信息化管理,针对不同类型执行案件分类施策、精准发力。

        运用科技化难为简

        2018年1月,河北盐山县一起工伤赔付案进入强制执行阶段。为了寻找被执行人的一辆大货车,执行法官与交管部门配合,通过卫星定位,在距离县城30公里外的某停车场将车辆找到。

        破解“执行难”,信息化手段必不可少。

        从2014年起,最高法建成网络执行查控系统,通过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手段查控被执行人及其财产。目前,系统查控范围已达到3800多家银行,可以查询存款、金融理财产品、船舶、车辆、证券、网络资金等16类25项信息。

        执行工作中的“黑科技”,并不限于查人找物。2017年3月起,全国法院全面推行网络司法拍卖,有效加快财产处置效率,消除权力寻租空间,斩断利益链条。

        目前,网络司法拍卖在全国法院的覆盖率达90%,基本实现这一工作环节违法违纪“零投诉”。

        用好信息化手段,搭建人民群众与法院执行工作的沟通桥梁。记者了解到,各级法院将继续加大信息化建设力度,进一步完善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在广度和深度上下功夫。今年之内,查控范围将有望扩展至婚姻登记信息、低保信息、社会组织登记信息等。          据新华社  

  • 共享单车破产第一案折射行业困局

        累计注册用户400多万、收取押金超过8亿元,上线一年完成两轮融资。然而不过两年时间,风风火火的小鸣单车便宣布破产。这是全国首个共享单车破产案。

        从爆发式成长到迅速破产,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折射出哪些行业困局?

        现状:负债如山押金难退

        2018年3月,广州中级人民法院受理裁定,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正式进入破产程序并启动债权申报。此前由于押金不能及时退还,部分用户向法院提出对小鸣单车经营方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

        截至债权申报期满,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超过11万笔、约2000万元,另外还有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职工债权115笔,债权总金额高达5000多万元。据破产案主审法官介绍,目前管理人接管的悦骑公司账户资金仅35万多元。

        破产案件管理负责人倪烨中律师介绍,悦骑公司的主要财产是散落于各城市街头的小鸣单车,但由于过于分散,回收成本高,难以处置变现。

        破产案件管理人拟委托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对小鸣单车进行回收处置,该资源开发公司在扣除回收、运输及电子垃圾处理等费用后,同意按每辆车12元进行回收,悦骑公司曾宣称投放了43万辆小鸣单车,但目前真正能回收多少尚待调查。

        原因:盲目扩张管理不善

        自2016年7月诞生以来,小鸣单车主打南方及二三线城市。悦骑公司注册资本约621万元,累计用户约400万人次,累计收取用户押金总额8亿多元,上线一年便完成两轮融资。发展初期形势大好的小鸣单车为何迅速破产?

        “传统意义上的实物与押金是一对一的,但共享单车的押金是一对多,一辆单车可能对应着几十个注册用户,这样一来便形成了押金资金池。”广州交通管理研究专家苏奎说。

        庞大的资金池和激烈的市场竞争,诱使一些企业动用押金来扩大发展规模。倪烨中介绍,悦骑公司采购单车的资金来源主要靠用户押金。2017年,悦骑公司主要资金开支是预付货款5000万元,用于购买单车,比例占全年开支的77.82%。

        其次小鸣单车在全国十多个城市进行了投放,但人员不足导致管理不善,也是其陷入困境的原因。

        此外关联交易或存猫儿腻。破产案件管理人在调查中发现,悦骑公司还存在以明显不合理价格与其他公司进行交易的行为,这意味着其单车采购可能是“亏本”生意。

        未来:行业洗牌规范发展

        自2017年以来,共享单车市场步入发展“下半场”,目前已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关停。有关报告显示,共享单车已从爆发式增长转入行业洗牌阶段。

        苏奎认为,小鸣单车破产案折射出共享单车行业的普遍困局。过去,企业动用押金扩大规模,获取资本市场的青睐,这种运营模式的核心是追求眼前利益,以规模取胜。未来,共享单车的发展重点不是规模而是管理。

        首先要完善押金的使用、监管规则。专家表示,电子商务法草案明确规范了押金的退还,强化了对消费者的保护,期待法律作出进一步明确,比如押金的风险怎么控制、专门的第三方监管账号如何落实等。

        其次,共享单车不仅停放占道,而且过度投放和管理不善产生大量“僵尸车”,造成资源浪费和巨量固废污染。未来应加强对共享单车的及时回收、再利用,避免造成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

        目前,上海、深圳等地正着手通过地方立法管理共享单车,北京等城市开始控制共享单车投放量,按规划和需求定点、定量投放单车,并规范共享单车的停放管理。     据新华社  

        相关新闻

        登记上牌、动态调控

        深圳拟立法解决共享单车乱象

        近日,深圳市交委发布《关于公开征求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议案意见的公告》,深圳将通过登记上牌、发放电子标签等形式,对共享单车进行总量控制和动态调整,以遏制企业的无序投放行为,解决目前共享单车“围城”等乱象。

        据了解,为规范共享单车行业管理,深圳目前正在组织编制《深圳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暂行办法》,还组织起草了《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关于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议案》等文件,提请市政府审议并提交市人大常委会审议,授权建立共享单车总量控制和动态调控机制,并制定具体办法对共享单车投放实施指标分配。

        针对这一议案,深圳市交委召开了座谈会,与会人员均建议设置严格的准入门槛,重点从保障用户资金安全、信息安全以及落实企业主体责任等方面加强对共享单车企业的规范管理。

        企业代表则希望政府部门运用大数据分析等手段合理评估总量规模,建立公平的指标分配机制,还有企业建议采用减量置换的方式进行总量调控。       据工人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