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报

即时新闻

  • 战地密码破解
    谁技高一筹

        在无线电波的海洋里,侦听捕捉有用电台讯号,犹如在大森林里寻找外观相同而内在纹理各异的树叶。 ——《密码破译师》

        ■陈梦溪

        导语:在中国革命战争史上,有这样一类鲜为人知的神秘人物。这支隐藏在战争背后的传奇队伍,是我军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多次化险为夷的重要力量。他们拯救过数量惊人的将士的生命,并一再加速敌军溃败,多次改变战争进程,他们居功至伟,却从来不计名利,不求回报,严格保守机密,也做出了巨大的牺牲。这群人就是密码破译师,依靠他们的智慧头脑和过人谋略,对革命战争取得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近日,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余之言的长篇小说《密码破译师》,这是一部讲述我军革命战争年代密码破译师神秘生活的长篇小说。战争即秘密,谋成在破解。破译密码最根本上是破解战争。谁技高一筹先人一步,尽可能多地侦获战争秘密,谁就先机在手,胜算在握,即使为一时之弱军,也可把有限战力运乎于妙处,瞬间扭转战局。作者以鲜活的人物,多重的悬念,精彩的布局,史诗性脉络,讲述了密码破译师破解战争秘密、寻觅不战之路的故事。

        根据余之言长篇小说《密码破译师》改编的同名电视剧正在筹拍中,由余飞(《永不消逝的电波》、《剃刀边缘》编剧)担任编剧,安晓芬(《人民的名义》出品人、总监制)担任制片人。《密码破译师》电视剧计划今年拍完,明年播出,作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重要作品。

        红星二大队的全能天才

        《密码破译师》讲了天才密码破译师姬祯任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到1949年在红星二大队破译密码的故事。国民党军队第三次围剿红军时,红军就已经拥有了秘密武器——一支人数不多却精英云集的密码破译队伍“红星二大队”。在极其困难的时期,军情密码破译对于红军的生死存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首长们往往要根据截获敌军的密码来掌握国民党军的动向,从而制定出正确的作战部署,作者形容“密码破译是摘取皇冠上的明珠”,可谓情报战的最高境界,由于破译密码所得来的情报比任何其他渠道获得的情报都更快捷、安全、经济、可靠,这支队伍在军队中是不可替代的。

        与国民党军队已建设得日趋成熟的密码破译团队相比,姬祯任他们的条件艰苦,设备简陋,人数稀少,所以他像每一个密码破译师一样,先进行高强度训练。训练些什么呢?在外行人所知的范围内,密码是一门专业的科技,与通讯网络、电台、波长、频率等有关,但其实破译密码远不止这些。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电台侦听功”除了基础的报务机务知识、听报抄报能力、熟背《中国电报新编》电码本和一万多个汉字的电码数字等外,还要像猎犬一样准确搜索到国民党总台及各个分台,捕捉敌台的讯号。就像笔迹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发报习惯,敌军电台各个发报员的发报特点、思维方式、工作经历、学识结构、个性特征等都要牢记心中。密码破译师还要像军事专家那样熟知中国地图全图,全部背熟县以上地名和地理位置。这还没完,密码破译师还要掌握敌军的军事政治术语、各类公文格式、习惯用语、军队编制序列、兵力部署、隶属关系、各部队长官指挥特点、内部关系……我军的上下情况更要同样熟记。

        这些专业内外的知识还远远不够,密码破译师的中文(古文)水平要达到专业级别。在那个年代,书中写到的许多密码,有些是由古诗词写成,有些是由某生僻古籍中的文字组成,所以密码破译师们要大量阅读并熟背千篇以上古文诗词歌赋,强行记住各类古典篇头诗、篇尾诗、夹行诗,掌握大量罕见字、古怪字,通晓汉字古韵的排列,能整本记住《康熙字典》的全部内容。至于日文、英文、法文等他国语言文字,也很有可能出现在密码中,最好能掌握多国语言。

        看到这,我开始相信这份职业非天才不能胜任,然而还是想简单了。密码破译不单是浪漫刺激的解谜游戏,还需要巨大体力,承担十分风险。为什么呢?首先,他们需要24小时一秒不间断地监听和抄报电文,一刻不能停,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就能截获重要情报呢?万一漏掉什么,后果不堪设想。小说中侦听小组就配备了两部电台,每三人一台,全天候不间断控守。

        其次,不管在任何情况下,这种解码工作都不能停止,任何情况下,如遇到极端天气,雷电有可能导致生命危险,或者在战时转移路上,或是如主角姬祯任重病中在马背上仍坚持破译。小说中红星二大队的核心人物之一宋大雄就因为雷雨时监听被雷电击伤耳鼓导致右耳失聪,她在受伤后仍坚持用一只耳朵侦听了三个多小时直到接班的同志赶来,居然没有抄丢一份情报。“她的脑子、耳朵竟然能下意识地排除干扰,过滤杂音,准确无误地叼住那个信号不放”,创造了暴雨天不掉报的奇迹。这是天才付出所有心力才能达到的境界。无怪乎作者说红星二大队的地位是每个侦听员、破译师在每一次反“围剿”战斗中,以良好的职业表现和优质的情报换来的。

        隐形战场上的隐形厮杀

        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一群“隐形”的人打着一场“隐形”的战争,与国民党精英云集的破译团队高手过招,不敢轻敌。双方都调兵遣将,摆阵布法,残酷厮杀。小说里“明文篇”中写了二十个那时他们破译的精彩密码,如“甲乙组密”、“无名密阵”、“梅花报”、“四君子密”、“雪密”、“银密”、“象密”……从未有人在小说中展示过如此多的密码种类与破译方法,每个故事背后都充满陷阱、试探和悬念。

        在破译“勉密”时,姬祯任就遇到了一次国民党军布下的密码陷阱。他花了很大力气从报头报尾分析出了敌方电台密电的破绽,认定其为“勉密”,密码内容是国民党121师的作战部署,“他们要在明天一早,围剿我七河村红二团”。但很快他又发现不对劲:敌军电台突然启用了密度更高一层的双码代替加密表,可能已经怀疑到我军有可能在监听他们的电台。这就造成了两难:把这个密码当真、红二团无缘无故转移,那就等于告诉敌军我军已经有能力截获敌军密码。彼时,蒋介石还不清楚我方是否拥有密码破译团队,许多军队密码加密不严,但若暴露,敌方必然要改写新的密码,加强密码的加密程度,在一段时间内对我方造成极大困难。但若不当真不调动军队转移,结果这条军情偏巧是真的,那等于让我方战士白白送死。姬祯任毫不犹豫勇闯大院,向副参谋长说明截获的密电很有可能是敌人试探性的假情报,请求首长撤销战略部署,同时提出了两全之策:在山上放把火,借救火名义将部队转移等策略。平时的密码破译工作已经万分紧张了,在战斗正在进行时的密码破译就更是关键——这也是指挥命令发布最频繁的时段,“侦破人员最怕的是战斗正在进行中,敌军突然在一个新的频率上,更换了一个新密码。敌我电台都在频繁出联,你却再也听不到对方一点声音。”在蒋介石亲自指挥的第四次“围剿”红军刚开始不久,国民党指挥部的信号就消失了。而此时我红军主力部队正在对陈诚部第八师进行强硬攻打,却久克不下,十分危急。此时姬祯任已四天三夜没合眼地破译密码了。

        敌情紧急,姬祯任眼耳手脑同时工作,一边靠听力分辨电台,一边在思考解码,一边说给战友,一心多用,发挥到极致。经过一条条排查追踪,终于发现了敌军新的电台,之后就是解码。又是一番鏖战,姬祯任终于确定这次遇到的是从未出现过的“子母密”,叫“颖密”,用的是密中套密二级叠加编码技术,“密电显示,陈诚已调集所属各纵队……企图围歼红军主力于南丰城下”。因为破译这段密码,感冒中的姬祯任还感染了肺炎,却仍旧跑回电台继续发回情报。红军总部根据情报将计就计,摆脱围歼并制造战机,陈诚果然上当,激战两天后红军大获全胜,“歼敌一万余人,生俘了敌52师和59师师长”。     下转3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