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报

即时新闻

  • 漫画人物要有演技

        ■陈梦溪

        “画面是会传递思想的,画笔下的每个形象都是有演技的,任何一个细节都能表达情绪。”

        左手韩本名韩祖政,因为用左手画画,他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左手韩。

        左手韩1988年出生于大连,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多次获得国内国际漫画奖,去年凭借作品《老马》获得第十届中日漫画大赛金奖,代表作《左手的世界》《师傅》《冲锋》。左手韩从大二开始便在杂志连载漫画《那一年》,随后创作的《左手韩系列》在网络发布后引起大量的转载。目前,左手韩创作的漫画故事“在下左手韩”系列在新媒体大受欢迎,微博上每个故事的平均阅读量达到1500万。

        左手韩仿佛一夜成名。其实,他是个在漫画行业籍籍无名了十年、离家来北京追求漫画梦的人,今天的一切他用“来之不易”形容。

        左手韩从幼儿园便开始看漫画,每每路过街边的报刊亭,他都毫不犹豫地将漫画买回家中,反复临摹。大学四年,他画了上千张漫画,连载足球漫画的心愿也实现了。但就在他准备放弃一切全身心投入到漫画事业中时,连载他漫画的杂志倒闭了。经过了四年的迷茫和挣扎,他决定画一部能打动自己的作品,并且带着它闯一闯,半年后,他完成了第一部代表作《老马》。然而《老马》出版前碰了许多钉子,几乎所有的出版社编辑都不看好,有的回复他粉丝数量不够多,有的说这样的题材不好卖,有的干脆定义“你这样的东西没人看”。《老马》获得中日漫画大赛金奖后左手韩终于有了“被肯定的喜悦”和“苦尽甘来的感觉”,是哭过笑过,却从来没有认输过的感觉。

        在他的漫画中,左手韩坚持讲自己经历的故事,“本色出演”了一个追梦的漫画家,他给自己的简介是“仍在奋斗中的漫画人,坚持着自己的风格,在北京拼搏,画笔所在,便是世界,一个不向生活低头的倔强男孩”。

        “现在到了一个读图时代,以前大家发短信,后来是飞信,现在是微信,再升级就是表情包了。有时候一个表情包能传达的东西是文字都传达不了的,也不再用文字去重复了。”左手韩从中学时代起就开始接触并熟悉网络了,他对这些年网络创造的此前我们无法预知的现象都进行了思考,“很多词汇在网络上意义就变了,不再是原本的意思,网络能衍生出各种各样的解释,我的漫画也是这样的。”左手韩笔下人物的神态、动作配上完全出乎意料的台词,就会产生奇特的化学反应。

        左手韩经历了十年的积累和打磨,才摸索出了今天受读者认可的漫画风格。成名后左手韩压力更大了,他比之前更忙、更累,因为关注的读者越多,“催更新”的就越多,一个人等着看和一万个人等着看的感觉完全不同,况且如今他微博上的粉丝已经超过126万,每天有无数粉丝私信他想看新作品,而他的画风偏偏不是那种“短平快”的类型,需要慢工出细活。左手韩的解决办法就是如苦行僧般几乎挤压掉全部的休闲时间用来创作,只要没有签售,每天都要从早画到晚。

        左手韩的漫画中,读者反响最好的《搓澡》《学车》《拔牙》和《小外甥》等故事都源于生活。“我和每个人都一样,生活很平淡,也都遇到过挫折和憋屈的经历,我只不过是把这些小事记下来,夸张化、幽默化地画出来。”左手韩说。

        漫画中让人印象深刻的两个人物永俊和纯脆就是他在“北漂”时一起租房认识的好朋友。永俊是个怀揣明星梦的群众演员,纯脆则是“虾片家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而生活中纯脆确实是“在我们东北统治了沿海地区的行当——卖虾片的”。遇到有趣的人左手韩一定要画出来,“可能是我有一双发现有趣的眼睛吧”。

        “我画画是个特别严谨的人,每张图都很耗时。”左手韩笔下的人物都特点鲜明、形象写实,这种写实幽默在他画的“00后”小外甥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专门为小外甥画了一本《如果能重来,我要当熊孩》,小外甥早熟的思想和“熊孩子”的做派经常让左手韩这个当舅舅的哭笑不得、束手无策,还常说出些至理名言。左手韩把小外甥的故事“发散”甚至“妖魔化”地画出来,收获了一票粉丝。左手韩在意笔下人物的“演技”,如搓澡的大爷,如果不画出那样的神态,就无法说服读者。每个人物从发丝、指尖到锁骨的细节,“都是表情”。他说“我画漫画,全身是脸”,只有把每个细节都画到位了,才能表达出恰到好处的代入感和幽默感。

        专访左手韩

        《书乡》:在报考美院时对未来是如何规划的?

        左手韩:其实有点随波逐流,当时更多是想考上“八大美院”,(成绩)就比较拿得出手,能给家里一个交代。但我考美院也没报美术类专业,报了动画专业,这个专业在当时完全是为了扩招而建立的。那时候想成为一个漫画作者,想有一天有读者排队看我的漫画。

        《书乡》:在你创作初期,中国漫画是什么样的氛围?

        左手韩: 那时中国漫画处于一种比较混乱的状态,网络漫画异军突起,我们这些画纸质漫画、相对传统的画手是难以被接受的。但慢慢我看了很多(网络漫画),觉得它们的存在也有过人之处,我从中也学习、吸收了一些东西。另一方面,很多漫画杂志倒闭一阵又办起来,办一阵又倒闭,主编都是自掏腰包办杂志,国产漫画作者很难有发表的机会,尤其是青年创作者,这搞得我很没有安全感,尤其没有职业的方向感。

        《书乡》:这十年有对于你来说是转折点的时刻吗?

        左手韩:有,我觉得第一次感觉到作品“火了”是我画的那个关于相亲的故事,叫《没有美颜就没有伤害》,我完全没想到这次效果这么好,很多公众号转载后都“100000+”。我那时候真的是被逼急了。我总结了经验:比较成功的漫画首先得让人能够快速看进去。之前《老马》在阅读方面就会缓慢些,需要故事情节不断发展才能代入,网络时代大家更习惯一种“短平快”的故事。

        《书乡》:你对自己的风格做了哪些调整?

        左手韩:我在镜头感上面加强了很多,减少背景、突出主题,直接给观众一个印象,快速地吸引到他们,但同时我也要保持我的绘画风格,做得比那些条漫要更好、更精细。

        《书乡》:目前对你来说算实现梦想了吗?

        左手韩:这个过程又漫长又不漫长,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当你的心思不放在成名,而开始醉心创作的时候,反而一切都有了。刚开始画漫画我的心气儿很强,后来碰了一次次壁,觉得时间很难熬。我虽然没有经历过特别悲惨的事情,但此前多年一直画却不被认可,让我很挫败。辛苦画出来的东西没人看,这比交不上房租更让人心寒。现在回想,幸亏我坚持下来了,没有放弃,如果再来一次,我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

        《书乡》:周星驰是你的偶像,你的漫画作品中我也看到了一些类似“无厘头”的风格。

        左手韩:周星驰对我影响很大,他的电影给我的童年时光带来过太多欢乐。我对“无厘头”的理解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你除了带给读者能想到的内容,还要在此基础上翻一番,让他有那种“哇,厉害”,“你比我想得还要高明”的感叹,这是我们这帮搞创作的人最核心的东西。

        《书乡》:受到关注和认可之后你的心态有什么样的变化?

        左手韩:我其实不是一个产量很高的漫画作者,大家这么喜欢我的画我很感动。对于一个漫画人来说首先还是要有持续不断的好作品出来。无论是电影还是绘画,都要给观众一些力量,这种力量可能是乐观也可能是伤感,甚至是宣泄,创作不能是只给自己看,要经过读者考验。

        《书乡》:如今漫画环境与十年前相比有什么变化?

        左手韩:好的变化是,真的好东西大家一定会看到,因为渠道多了,看到漫画的机会多了。以前只有报刊、电视这些媒体,现在网络更新换代太快了。但同时长江后浪推前浪,你要接受更多人的挑战,作品必须足够有趣、足够好看才行。目前漫画的风格有些流水线,太统一了,市场上充斥的漫画要么很美型,要么很萌。相比之下,国外成熟一些的漫画市场各种画风琳琅满目,题材五花八门,我这种风格的漫画能脱颖而出,可能也是因为之前大家没见过。中国人可能对漫画有一定偏见,觉得这是小朋友看的东西,要么是幽默讽刺,要么是睡前读物,从没想过其实漫画也可以像这样讲故事。画漫画不挣钱,很多出版社也不看好,没什么人愿意去出版(漫画),国内的漫画家可能就更少有出头之日了。我希望让更多人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希望中国漫画更好,希望有更多跟我一样在默默创作的漫画作者能被发现,被大家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