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报

即时新闻

  • 我学不会呀

        找份离家近、轻松的、不费脑子的工作!

        黎锦

        我们公司外贸部成立之后,一直缺个助理。考虑到公司还在创业初期,不好招人,我跟人事部提招聘要求时就没敢提得太高,什么年龄学历的,都不限!没经验,也没关系!我心里想的是:如今就业竞争这么激烈,人人都有危机意识,该知道边工作边学习的重要性,哪怕是个职场小白,只要来了,有我手把手教,会成长得很快的。

        人事部按我的要求把招聘通知撒了出去,结果不出所料,应者寥寥。真没办法,谁叫公司小呢。不过,总算有那么一个人选,是个来应聘做行政助理的,她资料里写着有在培训机构当幼儿英语老师的经验,人事部就问她愿不愿意尝试外贸助理这个职位。她说想先了解一下外贸助理都具体做些什么工作,于是人事部就赶紧把她领到我这儿来了。

        我一看,姑娘三十出头,形象打扮都不错,真不像她说的,已经在家当了好几年全职妈妈。这第一时间我就对她有了好印象,再结合她当过幼儿英语老师,更觉得可心,向她简单介绍了一下岗位的要求,她一听,赶忙儿解释:“教英语啊,那是生孩子之前的事了,这么多年不上班,英语单词都忘得差不多了。”我安慰她说没关系,只要有底子,重拾起来很容易,何况一上来用到口语的机会还不多,只要能用翻译软件看懂询价,简单地用模板回复就可以了。“什么?还要重新学英语?”没想到她吓得“花容失色”:“哎呀,太难了,还要写邮件?我都好多年不用电脑了,不知道怎么写呀。”我也是太急于招到人了,赶紧告诉她不用担心语言,这份工作最主要是需要对产品有所了解。她一听,大眼睛瞪得更大了:“啊?我学的是文科,要懂产品,得是理科生吧,我怕是学不会呀。”我又忙给她解释:不是让你搞设计,你只要把产品的分类、品种、功能特性大概了解下就行了。“不,不,不,”她拼命摆手:“这也太难了,说老实话,我就是想找份轻松的、不用费脑子的工作,要不是看咱公司离家近,我就不过来了。”

        真没办法。离家近、轻松的、不费脑子的工作,有吗?我也想找一份呢。

        又过了好一阵子,见人事部那儿还没收到什么简历,我坐不住了,只能挖空心思发动自己的人脉圈。正好一个小老乡找我当情绪垃圾桶,说她这阵子失业在家心情特别不好,老公也话里话外地嫌弃她,又向我吐槽工作太不好找了。我脑子一热,就问她,要不上我这儿来吧?不仅能马上有收入,还能学东西。我是想着她怎么也会发邮件吧,英语虽说不上有多好,但是至少每天也在辅导孩子写英语作业吧。最起码的,年轻,才三十出头,学什么都是好时候。可谁知她一听说要写英语邮件,立马就要打退堂鼓:我可干不了。我想了想也是,不能勉为其难,又问她能不能帮着做点不用英语的事,比方说用修图工具给产品图片修修图。我还进一步替她着想,让她不用急着决定,可以先考虑考虑,反正在家没事,闲着也是闲着,边考虑边把软件学会了再跟我说。她一听,顿时嬉皮笑脸地说,姐,你叫我自拍美颜没问题,可那个什么修图的软件,我听说可难学会了,我怕学不会呀。

        唉,宁可在家闲着,也不肯学东西,这怕是年纪还不大,没紧迫感吧。然而又过了一阵子,有个前同事联系我,说在现单位太不开心了,自己一没技术,二没学历,又是40+的年纪了,被小一茬的同事整天呼来喝去的,真是挂不住面子,想动动。问我单位里前阵子在招的行政招到没有。听我说没招到,前同事说想来试试,又吞吞吐吐地问,这个职位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我说,可能也就是帮出差员工办签证、帮客户办邀请函跑跑腿什么的,还有公司要申办ISO,要跑跑手续。她一听,大吃一惊:啊,什么?办签证?办邀请函?这到哪里去办呀?还有那个ISO,这都是现在我主管办的,我哪里会呀?我哭笑不得——不会可以学呀。“我都这把年纪了,还学什么呀?你让我报销个伙食费、交交水电费的还行,这么复杂的事情,我学不会呀。”

        学不会,那就只能继续受气呗,反正现在前同事再跟我吐槽工作得不开心,我都找借口说自己有事不听了。

  • 不爱开车的老司机

        王小柔

        还是幺蛾子不知道怎么操控空调。

        很多人喜欢买大车。满马路的SUV,那么堵,开也开不起来,多费油啊。但买车的人不在乎那点儿钱,我每次进地下车库取车,跟到了坦克部队似的,加上我很少开车,基本上车放在哪儿都忘了,就得在坦克方阵里逐一排查,每次看见自己的车,心里都是一阵惊喜。

        我对车毫无兴趣,打买来到今天,好多功能我都没用过。在对车的认知方面,我找到了安慰——可算在这件事儿上不像个男的了。

        我出门基本绿色出行,不是公交就是地铁。那要车干嘛用呢?其实压根没用,自从孩子骑自行车上下学,车就烧着钱摆在坦克方阵里享受着一种荣誉感。因为我没看过车的说明书,虽然有驾照,但我不会“使用”车。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知道怎么操控空调。仪表盘旁边那些按钮我也不敢碰,总怕万一捅了不该捅的地方车再炸了。有一次出去办事,一个并不熟的人热情地非要上我的车,因为太生分,所以不好拒绝,开着走吧。可那是一个夏天,就算已经入夜,还是热啊,我不知道怎么开空调,只能把窗户都摇下来,猛踩油门开得特别快,就为了让车里灌进点儿风。

        我其实都是为了乘客好,没想到转天这乘客就到处传播我为了省油不开空调,却在马路上飙车。哎,咱没有敞篷车,也没天窗,咱敞窗户兜着风送你回家,还落下了话柄。

        每次停车场师傅指挥我倒车的时候都会“赞叹”:“姐姐,开车有半年了吗?”其实我开了十几年了,就拔过一次加油枪,因为好奇,想自助一下,结果一边看加油口一边扣动了扳机,喷了自己一脸。吓得加油站的小哥连另一个客户的钱都没接,一个箭步把枪夺走:“姐姐,您这是想自焚吗?”天地良心,姐姐我绝对是想加油啊!

        因为车长久不开,“半坡起步”变得那个费劲啊——当然也许不是车费劲,是我脚底功夫不行,油离配合忘得差不多了,但我们出地下车库偏偏要在坡上刷卡。局面常常是,我信心十足地上去,刷完卡就熄火。车又不是电梯,启动也上不去啊,咣当几下再次熄火。抬杆的大姐鼓励我使劲踩油门,可是我脚还没踩下去呢,车就出溜下去了,把后面的车吓得直按喇叭。大姐得从小屋里出来,吹着口哨指挥后面的车给我闪出了一条生路。我得倒着滑行够了,才能冲上坡开走。所以,到现在,别人刷卡,我刷脸,一看是我,人家自动抬杆,生怕慢了,我再把后面车撞了。

        当我骄傲于自己的车放了十来年也没坏的时候,它终于发病了:我从银行的车位往外开,离合器突然没了,一脚到底是空的。对于手动挡的车而言,挂不了挡还咋开车呢。我站在银行门口给老天作揖,心想万幸没发生在路上,车库门口收费的大爷凝神望着我。

        我赶紧给修车厂打电话,小伙子说忙完手里的活就来救我,我转身进银行享受空调去了。你看,女人对车随时就能做到断舍离。修车小伙子很快就来了,把前机盖一掀开:“离合器线断了。三通漏水,你再开没准哪天水箱就炸了。”别的听不懂,一听“炸了”俩字,我脑子也炸了。他问我车能启动吗?我说我没敢碰车一下。他也凝神望了我半天,然后说:“我把车开走了啊。”我奇怪没离合器的车怎么开呢?正想着,他已经发动了车,一踩油门,车“嗖”地一下就窜出去了,驶出老远的车里飘来一句:“没离合器,不就是自动挡的车嘛!”——我脑子已经转不过来了。

        隔天取车的时候,修车厂的收费大爷说:“您看看现在还有离合器是线儿的吗?科技进步了,都是油儿的了。”我虽然分不清线儿的油儿的,但能明白他说我的车太老了。

        我给4S店打电话,问最便宜的车多少钱,对方让我说一下喜欢的车型、档次、颜色、功能等,我根本没想过这些。对方问用途,我说:“基本就是摆着,预防个万一,平时也不开。”电话迅速被挂断,我再打人家还不接了。我只好问一个朋友,这车能抵多少钱,他说,也就三四千吧。一辆车,还没我手机值钱呢。我问,那卖废铁呢?他说,最多五百。

        我就纳闷了,为什么国外那么多老爷车满马路跑着也没事,咱的车就不行呢?好在我是女人——车对我来说就那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