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在妫川定格如歌岁月

        今天的延庆人喜欢用妫川来给景区、广场、道路、公司、饭馆命名。唐朝设妫川县,《史记》中炎帝与黄帝部落之间的“阪泉之战”发生地妫水有一说是在今日延庆附近。于是,延庆历史有了“上下五千年”。

        现在意义上的延庆按名字算是从明朝隆庆年间开始的。1567年,为了避讳隆庆皇帝年号,隆庆州改名为延庆州,到了民国时期改为延庆县。

        作为中国在世界上最著名的人文符号之一,明长城精华部分八达岭长城也与所在地延庆结下不解之缘。一道蜿蜒无尽的城墙两边,一边是威武军镇,一边是在此商贸的关内关外人员,双方在此交会,久而久之形成了迥异于市区的独特延庆长城文化。

        近日,本报官网的数十位影友驱车前往延庆长城脚下的青龙桥、柳沟、石峡关等地,在延庆5000年历史长河中,截取迄今仍完好保存的一段,开启为期一天的长城文化采风之旅。作为一次以长城为目标的活动,本次行程却始终与长城若即若离。

        在影友们看来,暂别巍峨城墙,静下心来去发现长城脚下的“变与不变”,置身延庆长城孕育的独特文化之中,在延庆邂逅如歌岁月,才是此行的最大收获。

        长城见证:老车站凝固国家记忆

        如果说始建于500年前的八达岭长城是中国留给世界的奇迹,那么京张铁路青龙桥站外的“人字形”铁路就是上世纪初,中国人给外国人看的奇迹。

        最初京张铁路也是因为英俄两国争夺筑路权相持不下,才由清政府自建。当时最大问题在于以中国当时的工程实力,既打不了过长的隧道,又无法让火车爬过超高的山坡,好在詹天佑用人字形铁路解决了这一终极难题。在古老帝国的羸弱年代,京张铁路通车仿佛是一剂强心针,找回了国人久违的自信;而青龙桥车站作为这一工程的见证者,也得以与中国第一条由中国人自己设计、施工的铁路干线一道,与长城共同成为国家记忆。今天,人们也更愿意把青龙桥车站看成八达岭长城的一部分。在这里,两个时代的中国奇迹在此相交。

        2001年高速全线通车前,去八达岭游览首选火车。那时从老西直门火车站出发,用两三个小时就能沿京张铁路抵达八达岭长城;而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前,全新的京张高铁将把城区到这里的通行时间缩短至半小时。

        不变的是老车站和八达岭的古韵,变化的是中国发展不断提速。

  • 柳沟飘香:火盆锅端出豆腐宴

        近年来,长城脚下的柳沟村以火盆锅豆腐宴声名鹊起。一到周末,村里油亮的柏油路上总是穿梭从城里开来的车。

        明嘉靖二十年,为防鞑靼进犯,朝廷在修筑八达岭长城之外又修了两道土长城,就位于今天的柳沟村内。之后又筑了柳沟城,城内驻军,城外驻民。柳沟城在明清两代时期最为繁华热闹,有商铺和当铺、早市,前后共修建大小庙宇26座。每逢过佳节最为热闹,有庙会、灯会、花会,不少习俗传到今天,豆腐宴据说就是其中之一。

        据当地老人讲,现在著名的柳沟豆腐宴起源是筑城的明朝士兵用头盔煮豆腐。是不是有些牵强附会记者也没找到更多资料,不过想想“夏都”延庆的冬天,抱着热乎乎的头盔边取暖边吃豆腐倒也挺惬意。

        用柳沟村的水做出来的酸浆豆腐别有一番味道,当地人至今还在用这种传统做法,再配上火盆锅,内容和形式都很讨喜。

        从2003年开始,柳沟村所在镇政府便动员村民搞起“火盆锅豆腐宴”,味道上保持了原有的粗犷内核,但具体吃法已经变得精细、讲究,更符合慕名而来的市民的期待。15年后,这里的村民几乎没有不“下海”的,日子自然也是过得一天比一天红火。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2019世界园艺博览会和2022北京冬奥会,当地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道,“依托长城文化带建设,接下来柳沟要搞旅游服务提升年,将从菜品形式、接待礼仪等各方面进行再提升,更好打造柳沟村豆腐宴品牌。”

        形式变了,味道不变。

  • 歇脚石峡:住高端民宿 品残缺之美

        长城环绕下的石峡村,是延庆区内首个做高端民宿的乡村。

        深居山峡之中,以石为屋,以石为道,连招待客人的宴会也命名为“石烹乡宴”,石峡村利用自己的位置优势走出跟柳沟不同的路子。

        “真的很安静、舒服。”一推开民宿的门,来此体验的影友称赞道,“白天一睁眼就看到残长城,晚上躺在床上还可以看星星。”

        村里的石光咖啡店、露天电影院与不远处的石峡古堡遗址形成了现代与历史的碰撞。

        石峡村前身是始建于明万历年间的古城池,曾扼守这一带当年入京的唯一通道。著名河北梆子《三疑记》,写的就是石峡关的事。

        如今,石峡村早已从过去的“前线”变成内地,村里的六眼敌楼、古堡城墙、土长城、砖长城等众多历史遗迹和人文资源成了古人对今人的馈赠。

        当地村民利用长城文化资源,办起原生态高端民宿,把过去乏人问津的山村变成集山野观光、户外探险、农家体验、生态度假于一体的度假胜地;而石峡关的残缺之美,静卧群山之间的断壁残垣也成了这里岁月静好的备注。

        本报记者 曹小彧 文

        乔健 谭泽辉 冬冬 霍玉萍 刘玉奎 摄

        龙脊沧桑望长城系列报道更多内容详见北晚新视觉网:www.takefot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