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不能忘怀的中国故事

        ■李峥嵘

        《大闹天宫》《三毛流浪记》《九色鹿》《小马过河》《拔萝卜》《小蝌蚪找妈妈》《猪八戒吃西瓜》……

        在2018年博洛尼亚插画展中国巡展(北京站)同期特别推出的“守望童年——中国原创图画书大师作品展”上,很多家长带着孩子重温自己小时候所读过的这些故事和插画。

        这次和读者见面的有丰子恺、张光宇、张乐平、詹同、杨永青、田原、俞理、何艳荣、蔡皋、张世明、朱成梁、武建华等大师们的作品近100幅,其中许多原稿是首次与读者见面。

        近距离欣赏大师原稿,那些曾滋养了我们成长的精神食粮,那些终身受益的美的享受,现在看来,依然令人感动。

        为什么要举办中国原创图画书大师作品纪念展?此次特展的发起人、策划人——蒲公英童书馆的总编辑颜小鹂说:“展览初衷其实来自于我们2008年开始启动的一个图书编辑项目,《中国优秀图画书典藏系列》。这个项目连续了8年,做了14个插画家的作品,一共70本。我们发现在中国有一批艺术家用真诚和童心,为孩子们创作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作品,这些艺术家有的已经离我们而去,有的依然活跃在童书创作领域,他们的作品中有着浓郁的中国味道、中国情感,因此我们蒲公英童书馆决定,梳理出一批优秀艺术家出来,重新呈现在今天孩子的眼前,于是我们开启了近十年的工作。这十年间,那一本本书是大家可以看到的,而书背后的那些动人的故事,确实更值得我们珍惜并传播,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个大师作品纪念展。我们想通过这个展览,让更多的读者,看到那些值得传承下去的、影响过一代又一代人的作品、曾经也被世界认可和接纳的中国优秀作品,连接上我们自然生长出来的那一股子中国的血脉和情感!”为确保插画的运输安全,并保护插画的品质不受损害,颜小鹂女士抵达南京等地,将其中很多原画背回北京。

        经过时间的沉淀和洗礼,老故事依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在8月17日七夕这一特别的日子,著名图画书大师朱成梁和资深图书装帧设计师陈泽新,以及著名图画书大师杨永青之女杨莹莹、著名图画书大师温泉源之子温凌,共聚大师画作下,聊起“那些不能忘怀的中国故事”。

        朱成梁说:“中国的民间美术是一个巨大的宝库,有很多营养可以吸收,我们可以好好地把中国民间艺术的语言、色彩、造型借用到我们的图画书绘本里面,这样我们在国际上就有自己的特色。”在由日本图画书创作者安野光雅组织、来自8个不同国家的著名画家共同创作而成的图画书《世界的一天》中,朱成梁先生负责中国的部分,运用了传统的红底子和民间泥人的造型元素来传达中国新年的场景。

        杨莹莹回忆了父亲杨永青创作的画面,她说,“父亲画东西前一定要体验生活、深入生活。我父亲是一生都为孩子奉献,他喜欢孩子。除了这些连环画,他画了一辈子儿童画,他说下辈子我还要画。”

        温凌回忆了自己童年时在父亲及诸多插画大家作品熏陶浸染下成长起来的独特经历,在叛逆和各种艺术形式的尝试之后,他逐渐将连环画和童书创作为个人职业发展的方向。他还讲述了父亲边模仿小动物的表情边作画,有一次创作时太投入、误喝涮笔水。

        插画展展出时间有限,读者还可以在《中国优秀图画书典藏系列》中重温老故事,蒲公英童书馆的总编辑颜小鹂说:“这些书可以被孩子们看到和阅读,中国的故事将会这样一代一代传下去,中国的文化将在这些优秀的中国故事里被传承弘扬。”

  • 不可忽视的原创新力量

        “青铜葵花奖”发掘中国故事

        培养本土作家的重要奖项“青铜葵花图画书奖”日前举办了第二届颁奖典礼。《小狐狸的旅行》(杨小婷)摘得金奖,《冬日伙伴》(杨博)、《狗狗和它最好的朋友》(张玥)双双夺得银奖,《猴婆婆的大苹果》(耿彦红、齐海潮)、《我知道你们都没睡觉》(崔超)、《在干吗》(木可子)纷获铜奖。另有特别奖作品6部。

        “青铜葵花奖”是由著名作家曹文轩发起,以其代表作《青铜葵花》命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天天出版社、曹文轩儿童文学艺术中心主办的奖项。分为“小说奖”和“图画书奖”,隔年交叉举行。着力于发掘中国故事、培养本土作家,植根于优秀的民族文化,力争选拔和雕琢承载全人类共通的美好情感,又独具中国特色和味道的作品。

        自第一届 “青铜葵花图画书奖”获奖作品面市以来,成功入选全国多地幼儿园书目。获金银铜奖的3部作品也在国际的舞台上大放异彩,《中秋节快乐》《奇怪的团子》版权成功输出到英国,前者更成为英国利兹大学“白玫瑰”中文翻译比赛的指定作品,《那只打呼噜的狮子》入选2018年博洛尼亚国际书展插画展。

        作为该奖评委会主席,曹文轩现场致辞时说到图画书的神奇之处。“仅仅三十余页的篇幅中,图画书创作者们将巨大的热情和对自己生活的思考注入这方寸的色彩、图形与文字间,传递出丰富的情感,引领孩子们展开丰富的想象,留给读者惊奇与感动。每一本图画书中都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性。”曹文轩欣喜地看到,第二届的参赛作品无论从适读年龄范围、风格、形式,还是种类上都较上一届有了令人倍感振奋的提升与进步。“我想,这代表的是中国原创图画书厚积薄发的新生力量。”

        本届比赛涌现出一批有故事、有创意、有审美的优秀作品。参赛作品的创作媒介也不再局限于传统的画纸、颜料或数码,瓷板画、泥塑摄影、复合材料拼贴等新方法的运用体现了新一代作者对图画书语言运用的深层次理解与掌握;同时,作品形式也跳出了传统图画书的局限:无字书、立体书、洞洞书、翻翻乐,丰富的形式体现出新一代图画书作者们更加国际化的视野和创作理念。

        《正阳门下》儿童视角的“宏大历史”

        2015“中国好书”得主史雷继“中国好书”《将军胡同》后,再次谱写一段气势磅礴的家国传奇《正阳门下》。故事背景设置在北平和平解放前夕,通过8岁男孩二宝的视角,描摹出新中国成立前夜北平的生活图景和时代画卷。

        史雷说,他一直有写史诗的意愿,希望沿着近现代以来,以政治枢纽北平为代表的中华民族的磨难,一路写下来。为了完成这个写作理想,他除了研读老舍先生的作品、在故纸堆中收集各种史料外,还深入生活,在北京的胡同中游走观察,甚至在坐公交车时听身边的人讲话,收集素材和灵感。《正阳门下》采取完全的“我”的孩童视角,时代背景未做一句交代,而是让时代背景在百姓的生活场景、生活事件中,一点点呈现,不甚清晰,却又无可躲避。

        在提及“宏大历史叙事”在儿童小说与成人小说之间的差别时,史雷说:“儿童始终是历史事件的被动参与者甚至是被动者。有时候,儿童还有可能成为旁观者,这才会更加贴合现在儿童的心理。其次,为了缓解残酷的东西,会更多把笔触放到少年儿童感兴趣的地方,比如游戏、小动物等等,我在作品中写到了鸽子、八哥、骆驼、獾狗,还有皮影戏、京剧(有武打的)、斗蛐蛐、溜冰等等游戏,还有老北京的传统美食炸酱面等等,让他们始终保持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和追求。”

        《熊猫和小鼹鼠》拥抱好品德

        “熊猫和小鼹鼠”是中国和捷克共和国签订的国际文化项目,以熊猫和小鼹鼠的经典形象制作的儿童动画,在新媒体点击量达到近8亿次。为更好地丰富“熊猫和小鼹鼠”的文化内涵和传播形式,中国和平社与央视动画有限公司联合打造了《熊猫和小鼹鼠》系列图画故事书。

        和平社编辑团队精心挖掘动画片的内涵,在提取动画片中中华传统美德、科学知识、幼儿自我成长、幼儿社会交往等有益于儿童成长的因子的基础上,对作品进行深度加工,打磨出《熊猫和小鼹鼠“拥抱好品德”图画故事书》(10册)。作品的文字优美、生动,适合3到6岁儿童和家庭亲子阅读。在排版上,既保留了动画片的精髓,也更契合文字与图画共同讲述故事的图画书特质。

        《熊猫和小鼹鼠“拥抱好品德”图画故事书》也顺利输出版权。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和平社分别与西班牙派拉蒙出版集团、尼泊尔当代出版公司签订《熊猫和小鼹鼠》版权合作意向书。

        和平社还会陆续推出《熊猫和小鼹鼠》之“触摸妙科学”“认知我自己”“学会交朋友”等系列产品,为小读者带来更多有趣、有爱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