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电视广告与环游世界

        ■陈梦溪

        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是很难有机会周游世界的,顶多每年年假去几个热门国家的热门景点玩一趟,大多数时候还只能是跟团游,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吃中餐、住标间,当地特产机场免税购物一包齐活。大多数时间围着景点看游客,没空了解当地风土人情不说,更不要奢谈结交当地朋友,融入另一种生活方式了。

        但吴文芳不同,作为香港小有名气的电视广告导演,他的职业允许他环游世界——在接了广告片拍摄的任务后,只要不超出预算,他通常可以自行决定拍摄地和布景,他去了北极圈、马达加斯加、巴哈马、孟加拉国、阿布扎比、阿根廷、卡萨布兰卡……拍摄了许多经典的广告,也拍摄了许多广告之外的故事。吴文芳的旅行并不是概念中的“旅游”,也不是工作后的休闲,他将其称为“贪看天下”。这些额外的美好,都是他“贪”得的。

        吴文芳年轻时也曾有过这样随大流的想法,觉得一次旅行只去一个地方太浪费,旅行社就看准市场推出新马泰游,四天去三个国家,早上飞机去晚上飞机回,走马观花。他在新书《不假思索贪看天下》中写到:“大概每个人身边总有这样的人——他们看了一眼伦敦就自觉已经饱览英国,了解莎士比亚;看了一眼铁塔就肯定了自己对法国的热情。”吴文芳认为这样走马观花的旅游势必疲于奔命,身心俱疲,他希望每到一个地方,都可以利用四十个小时做小深度的探讨,知道一个地方和社会多一点。吴文芳今年64岁,还在保持着这样的生活习惯,最近三年,他去了四十多个新地方,他更愿意将其称为内心旅游,让自己的内心永远不失去对生活的好奇心和对新事物的热情。

        书中有三篇故事最触动笔者:“墨西哥城的力士香皂与杀牛真凶”、“巴黎梦魇:血淋漓的晚餐”、“爱上了突尼斯的肚皮舞娘们”。吴文芳因工作去巴黎塞纳河边拍一组唯美的日落,男主角握着啤酒,站在黄昏的阳光中。拍摄后大家决定去吃一顿十分奢侈的法国大餐,穿西装、打领带,走进名贵的餐厅,享受精致的食物。但这顿饭却让彼时年轻的吴文芳吃得心惊胆战,因为他无意间看到了餐牌上的价格,他度日如年,觉得比看一部文艺电影还要长。美食美酒后本应睡得香甜,他却在巴黎的午夜做起了噩梦,梦到在晚饭的餐厅自己挣扎逃跑,大叫惊醒。吴文芳说自己流的冷汗比整个晚上喝的香槟、红酒、白酒、咖啡的分量都要大。这个噩梦告诉他的道理是,永远不要再乱花钱吃跟自己教养有冲突的豪宴。这可能是陌生之地给年轻人的告诫,如笔者第一次去巴黎,见到金碧辉煌的商店也忍不住买一些贵重的物品,时过境迁后回想,确实也全无必要。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墨西哥城郊外的小村庄,吴文芳带着刘嘉玲来斗牛场拍一组镜头:女明星轻松美妙地在烈日下,手握长剑和血红色的方布,一步步逼近凶悍的大黑牛,提起一剑刺下,黑牛倒下,红红的血流了出来。女明星带着胜利的微笑离开黄金色的泥沙,施施然去洗一个高质量的、芳香扑鼻的、只有某牌香皂才能提供的澡。当地人有一个惯例,当一头牛进了场,接受了挑战后,它们就会仇视人类,成为危险的动物,所以它们不能和平地离开斗牛场,回到牛棚里继续生活,而必须被杀死。就在大家为刘嘉玲准备洗澡的戏时,吴文芳看着斗牛场上躺在地上流着血,很快就要被杀死的牛出了神,这是一头“为了我们可以洗一个美妙的澡而贡献了生命的黑牛”。在我们旅行中,难免会遇到一些动物表演或观赏,在观看动物表演时或与他们合照时,灿烂的笑容背后是否都是鲜血淋漓的呢?旅行并不都是轻松舒适,我们可能也会留下不愿回忆的某些瞬间,造成某些伤害,背负一份内疚。

        拍摄电视广告,每到一个地方的最初四十个小时至关重要。因为在最初的这四十个小时,吴文芳要奠定威信,让这个不认识的团队尽力协助他工作,彼此磨合好。一次他前往突尼斯,因为突尼斯有最原始的土耳其浴场和漂亮的沙滩。他们选定了一处富有阿拉伯风情的休闲会所,拍摄还需要找一位肚皮舞娘,摄制组找来一队肚皮舞娘,尽管这次合作并不那么顺利,他需要一位上了年纪的肚皮舞娘,而团队找到的全是年轻的,最后也没有挑到合适的人来拍广告,但那个下午她们的表演却让吴文芳莫名感动。对于这些跳肚皮舞的姑娘来说,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下午,她们表演了每天都会表演的舞蹈,但却是令人心动的瞬间,吴文芳感叹:要是她们中有谁想要嫁给我,我会立马答应。

        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眼睛、耳朵、鼻子甚至心态都突然间被新事物所占据,一切都会毫不客气地扑面而来。我们从吴文芳的七十多个旅行故事中看到了人间万象,有机会还是要去看看天下的。

  • 用全新的视角,看这个美好的世界

        地理类绘本越来越有创意,让人眼花缭乱,又大呼过瘾。

        《地球大书:图说我们的生命家园》邀请大朋友小朋友,一起踏上地球科学的启蒙发现之旅,探索地球的每个角落。

        《地球大书》是“斯坦福·杜曼旅行文学奖”2018年提名儿童旅行书,是欧洲广受欢迎的儿童通识教育读本。也是一本体现地球之美、自然之美、科学之美与人文之美的通识绘本,从地球在宇宙中形成,到板块移动变成今天的大陆和海洋;从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到恐龙时代终结;从人类第一次使用工具,到关于未来的种种设想……那些你感兴趣的知识,都能寻找到。集天体物理、自然地理、生物、环境和人文历史等跨学科知识于一体,带孩子足不出户穿越时空、认识地球、探索世界,全景式呈现了地球波澜壮阔的生命历程。

        《游世界》则是波兰青年作家尼科拉·库哈尔斯卡创作的打开形式创新的人文地理历史百科知识读本,此书通过28幅手绘图连接成的3.78米长双面8开大幅画卷来呈现,涵盖了传说神话、景观、世界遗产、文化人物、动植物等30多个知识主题,涉及约900个知识点,获得2016年波兰PTWK年度最美童书奖提名,版权输出多个国家。

        《游世界》责任编辑何醒向记者介绍了此书中文版“坎坷”的诞生历程,历时10个月,编辑用了近1000个小时对翻译稿进行编辑审稿、加工、修改和补充。还专门为中国孩子增加了200处注释。

        著名地质学家位梦华先生赞扬《游世界》“浓缩了世界,浓缩了地球”,并以自己4岁小孙子对此书的喜爱为例,鼓励家长《地球大书:图说我们的生命家园》们要带孩子一起共读《游世界》,书中由北向南的“冒险”旅行,由西向东的“人文”旅行,丰富的信息量将为家长和孩子打开走向世界的大门。

        《科普时报》总编辑、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尹传红先生将此书定位为“科学人文类图书”。他说:“科学素养和人文素养是人的两种基本素养,近年来中国儿童阅读市场对科学阅读的重视程度不够,而《游世界》把历史、文化、地理等多角度的丰富元素深化在一本形式创新的图画书中,是一本难得的既有科学阅读内涵,又有文学阅读内涵的书。”

        科普专家杨虚杰分享这本书的美妙:“这是一本构思非常奇妙的书,将世界的丰富图景,瑰丽神奇浓缩在3.78米的长卷中,这是一本‘前所未长’的书,在构建了这样一种有趣的形式后,又赋予了生动立体的内容:它不是一般的世界地图,不是旅游的导览手册,不是百科知识字典,它是立体的自然和文明的人类的画卷,小朋友会融入其中,读而忘返。”

        如何阅读和使用《地球大书:图说我们的生命家园》、《游世界》这样拥有丰富主题的地理百科读本,才能得到更多收获?《地球大书:图说我们的生命家园》的出版方青豆书坊邀请了地球科学家方琳浩做落地活动,给孩子们讲解地球知识。

        阅读推广人张贵勇建议小读者们可以采取主题阅读的方式,从自己喜欢的主题着手展开阅读《游世界》,逐步成为“全面综合的,能力非常强,探知意识也非常强的小学者”。

        阅读地球书,用全新的视角,看这个美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