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推理小说女王的法医毒理学

        推理小说尽管是虚构的作品,但并不意味着里面的内容都是编造。

        ■陈梦溪

        “犯罪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被誉为“从古至今最成功的小说家”,她的作品销量仅次于圣经和莎士比亚,她也是世界上持续演出时间最长的戏剧《捕鼠器》的作者。在她众多令人着迷的推理小说中,构思了无数悬念与谜团,也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毒药。在小说里,毒药不仅是受害者被害的原因,也是推动情节发展的要素。阿加莎的创作中展现出丰富而准确的化学知识,而这却鲜为她的读者所知。

        《阿加莎的毒药》的每个章节都包含了克里斯蒂在推理小说中使用的一种毒药,不仅从科学角度介绍了该毒药的化学性质、效果,更结合了历史上使用该毒药的真实案例进行分析。通过作者仿佛推理小说般层层推进又充满悬念的讲述,既能了解关于各种化学物质的知识,也能再次回味阿加莎的经典作品情节,明白阿加莎·克里斯蒂成功制造悬念的秘诀所在。

        人们总是对谋杀案着迷。阿加莎·克里斯蒂的14部小说中涉及到14种毒药。她喜欢在作品里用毒药来解决掉那些不幸的被害人。她对毒药的使用远多于任何其他的谋杀手法,而这些毒药本身往往也会成为小说里的关键部分。为什么她如此钟情毒药,这恐怕与她在一战和二战时做过护士和药剂师的职业分不开,这些经历让她精通化学和药物学。阿加莎对这些致命物质的选择也绝非随意——每一种毒药的特性基本上都为找出凶手提供了重要的线索。如果用枪杀或刀刺的手法,死因就会是明确无疑的,但用毒药则完全不同。

        为什么有些化合物用极微小的剂量就足以致命呢?克里斯蒂丰富的化学知识就是《阿加莎的毒药》的大背景,凯瑟琳·哈卡普在书中对阿加莎的经典悬疑小说里凶手所使用的毒药进行了一一分析,介绍了为什么这些化合物会致命、它们会对人体发生怎样的作用、激发了克里斯蒂创作灵感的真实案件,以及在克里斯蒂创作这些小说的年代和当下,获取毒药、检测毒药的各种可能性。

        当然,作者分析毒药不只是出于科学兴趣,就像克里斯蒂在小说情节中使用毒药元素一样,更多的是为了让人们清楚地了解各种毒药的构成和危害,在生活中掌握科学常识,从而避免受到伤害。

        毒物之王氰化物

        氰化物作为毒药杀人的情节曾出现在阿加莎克里斯蒂十部长篇和四部短篇小说中,这位女作家用毒药“解决”了18位书中人物,可以说氰化物是她最喜欢的毒物了。小说中,她创造性地让凶手们以各种方式投毒,把氰化物放在胶囊里、饮料里、盐里,甚至香烟里。她对氰化物从何而来(凶手如何取得它)和中毒后的症状的描写都非常准确。以其代表作《闪光的氰化物》为例,7人晚餐中有两人突然死亡,双手抽搐。阿加莎至少写出了氰化物中毒的两个特点:难以发觉和快速死亡。

        氰化物为什么被称为“最恐怖的毒药”、“毒药之王”呢,其原因可能有三点。首先,氰化物的致死剂量极小,也就说明它的毒性极强,50到150毫克就可以杀死一个成年人。当然,摄入极少量的氰化物并不会致死,我们身体对氰化物有一定的免疫力,每隔24小时会处理掉1克的氰化物,只有在瞬间过量摄入,身体的处理系统瘫痪才会中毒。其次,氰化物不易被察觉,经常和谋杀、自杀等联系在一起的氰化物是氰化钾或氰化钠之类的氢盐,极易水解(溶于水),形成氢氰酸,美国曾在很长一段时间死刑都是采用氢氰酸(气体),二战时纳粹实行种族灭绝政策,也是在集中营使用氢氰酸。我们平时吃的水果中也有不少含有氰化物,多在果核里,像桃核、苹果核、樱桃核和苦杏仁等植物的种子。一旦大量摄入就有致命的可能。不过我们日常生活中无意吃进一个也不必紧张,苹果核的致死剂量约200克,要吃上千个苹果核且充分咀嚼才能中毒。再次,“尽管我们如今已经拥有无数解药,95%的氰中毒事件还是会造成死亡的后果。”作者经过一番整理后无奈地说,从1857化合物亚硝酸戊酯被首度合成至今,很多时候仍在用它来解氰化物的毒,而且目前我们所发现的解药基本都与其解毒方法类似。氰化物中毒原理在于它会与血红蛋白结合,与细胞色素c氧化酶发生反应,取代氧原子与血红蛋白结合,阻断人体器官的能量供应,细胞迅速停止工作,使人在一段时间内死亡。解药的原理就是优先于氰化物结合,防止氰化物与正常的血红蛋白结合。由此也可以看出,除非是在中毒后立马服下解药,哪怕是过了短短几分钟,氰化物就已经对人体发生不可逆的破坏了。

        法医如何判断氰化物中毒并确定毒药具体是什么呢?在中毒后呼吸急促和全身抽搐是氰化物中毒的常见症状。受害人脸上会发现鲜红的症状,血液也呈现鲜红色。首先,氰化物会有苦杏仁味,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闻到苦杏仁味(可能与遗传有关),不过吸入含氰的气体对法医来说也有一定的危险性。

        最恐怖的植物

        在《阿加莎的毒药》一书中介绍的14种毒药中,大部分是与植物相关的毒药,如洋地黄、毒扁豆碱、乌头、蓖麻毒素等。阿加莎·克里斯蒂在她的处女作、知名的《斯泰尔斯庄园奇案》中就详细写到使用一种名为士的宁的植物碱行凶的故事,“把这种毒药用到了极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侦探小说“黄金时代”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不仅仅浓缩了所有侦探小说的经典元素,“致命的毒药、能干的侦探、笨拙的助手、老是犯错的警察”,更重要的是,赫赫有名的大侦探波洛第一次登场,穿越团团迷雾终于揭开真相。

        士的宁是由马钱子中提取的一种生物碱,能选择性兴奋脊髓,增强骨骼肌的紧张度,临床用于轻瘫或弱视的治疗。中毒大多因治疗用量过大,临床表现为面、颈部肌肉僵硬,瞳孔缩小之后扩大,惊厥,角弓反张,腱反射亢进,严重者因胸、腹、膈肌强直收缩、麻痹而死亡。马钱子是原产于印度的一种树木,从它里面提取士的宁方法简单,几个世纪以来印度人将它用作杀虫剂。与氰化物不同,士的宁的标靶部位是中枢神经系统里的某种受体(许多植物提取的毒药都是作用于神经系统)。多说一句,士的宁味道非常地苦,可能是毒药中最难以下咽的了。

        士的宁主要影响到运动神经元,会令其对细微的刺激做出过度反应,中毒者往往肌肉不受控制,呈现背部拱起、身体前屈形成弓形,甚至会有打滚式的抽搐,眼眶睁大,表情狰狞……更可怕的是于此同时,被害人在整个中毒过程中都会保持清醒的意识。死因大多是窒息,因控制呼吸的肌肉受到毒化,在摄入后1到3小时间就会死亡。难怪作者说,“在令人不寒而栗的毒药清单中,士的宁的位置无疑是名列前茅的”。

        士的宁常常在中毒案件中出现,以案件数量排名前十位的毒药它排第三,仅次于砒霜和氰化物。所以法医们在1920年就已经建立起了针对士的宁的专门化学实验。病理学家和毒理学家会注意到被害人临终时的情形,调查胃容物。当然在今天,士的宁的销售和使用都受到了严格的控制。不过在克里斯蒂创作的1920年前后,士的宁不难搞到,《斯泰尔斯庄园奇案》中,抽屉里的士的宁就被解释买来毒杀一条恶犬所用。在医院它还是被当做兴奋剂的处方药,家中藏有它也不会引起注意。正如毒物学创始人帕拉切尔苏斯所说:毒物存在于所有的事物中,没有一样东西是无毒的,剂量决定了它是毒药还是治疗药。

        小众的毒药更可怕

        第三类有代表性的毒物就是金属了,如“毒药之王”类金属砷,我们更熟悉它的另一个名字:砒霜。 但我们要说是一种被称为“投毒犯”的毒药的金属——铊。阿加莎·克里斯蒂在她的小说《白马酒店》里写了10个有名有姓的被害人和无数无名被害人因为铊中毒而死的故事,如此大量的受害者,在侦探小说中还真不多见。故事中所有的被害人似乎都是死于自然原因,调查结果却发现他们都被定期施以少量的铊,经过了痛苦折磨数天后结束了生命。

        铊是化学元素周期表中的第81个元素,在纯净态时是一种灰色金属。铊在地球上分布很广,大多在岩石和土壤中,以化合物的形式存在,不过平时我们不太可能接触到危险级别的铊。相机镜头、电子工业的零部件等中都含有铊。因为铊中毒的症状五花八门,也很像自然疾病,因此法医很少会在验尸时做铊的测试。《白马酒店》出版后人们开始关注这种致命元素,有许多铊中毒的人因为科学的进步而获救。如今尸检时可以对人体器官等进行测试,看其中是否含有砒霜(砷)、水银(汞)或铊等毒物。

        铊与前面我们说的氰化物和植物碱的毒性最大的不同在于它是一种慢性毒药,不会迅速起效。钾是我们身体所需的必不可少的一种物质,因为铊和钾的相似性,铊进入人体后会替代钾与细胞结合,或许一开始只是身体缺钾会觉得有些不舒服,轻微感冒、恶心、腹泻,随后就是脱发。铊是可以从身体中代谢掉的,如果不小心误食了,铊会在数天到一个月的时间从尿液、汗液等排出体外。但如果定期摄入(比如每周在食物里投毒)那么体内的铊一直代谢不掉就会慢性中毒。在持续摄入三周左右的时候,人的手指甲和脚指甲会长出一条条白色的横线,叫米斯线,虽然砒霜中毒也会这样,但铊中毒的白线更加明显。一次性服下致死剂量的铊(1克)也会在几天后毙命。在那个年代要想救铊中毒的患者,除了补充钾以外,最有效的办法竟然是“多喝点水”,促进排毒。

        小说中的投毒方式也很“小众”,凶手将被害人的生活用品换成含铊的,这些生活用品是洗头水、护肤品、香皂、杯子等……因为铊吸收后会均匀地分布在人体各个部位,克里斯蒂创作《白马酒店》的年代(1961年)中毒后检验并不准确,不过随着化验技术不断提高,如今连极微量的铊都能够检验出来了。

        在这里还是要多说一句:法医毒理学已经发展为法医学中一门重要的分支学科,也有了专门的现场勘查手段与高科技的毒物检验仪器。在阿加莎所生活的二十世纪初,一来毒物检验手段有限,二来药物滥用和使用不规范导致很多中毒往往能够蒙混过关,很难与意外或疾病死亡区分开。而当下在法医认为有必要的情况下,对胃内容物、呕吐物、尿液、血液、肝脏肾脏等排毒器官进行毒物检验已成例行工序,只要毒物检验呈强阳性(达到中毒或致死血浓度)死因便昭然若揭。不过目前的法医检验仍旧无法达到尽善尽美,因毒物检验(筛查)只能检验出几种常见毒物,对于不常见的一些毒物,如部分有毒植物,目前还没有适当的检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