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升学面前的焦虑妈妈

        “我也知道我很焦虑,但所有人都在奋斗,

        你不努力就要被别人比下去。”

        ■本期来访者:

        橙子,深受“升学焦虑”困扰的全职妈妈。

        ■心理咨询师:

        朵拉,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硕士。

        来访者说

        焦虑的全职妈妈

        再过一段时间,孩子就要参加升学考试了,老公是甩手掌柜,而我作为全职妈妈,似乎理所当然地要肩负起督促顽皮的孩子学习的重任。于是,每天晚上家里都要上演一场“母子大战”。

        昨晚,刚刚结束监督孩子学习的拉锯战,我疲惫地回到卧室,看到老公竟然悠闲地在打游戏,旁边的沙发上还放着一堆没叠的衣服。顿时,一股无名火窜上我的心头:“你怎么整天就知道打游戏,叫你收衣服你就只把衣服收回来,都不会叠一下吗?”泪水混杂着委屈、失望、精疲力竭,我的情绪崩溃了,冲他大喊了起来。

        一开始,老公还试图安慰我:“别生气,别喊,你这是天天辅导孩子把自己弄焦虑了。”

        提起这个,我更气不打一处来:“对,孩子的学习你也从来都不知道管一下,这次考试他已经跌到二十多名了你知道吗?××学校今年全国只收两百人,你儿子再这样下去只能去菜市场学校了,到时连大学都考不上,你让他喝西北风吗?”

        面对我的“连珠炮”,老公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我继续喋喋不休:“你要是有本事买学区房我还用这么焦虑吗?家里的事情不操心,工作也没有大发展,连做点家务都做不好,你到底有什么用……”

        最近不知怎么了,盛怒之下我常常口不择言,把所有的负面情绪全转化为对老公的攻击。我眼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差却无法停止谩骂。终于,老公摔门而出,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间瑟瑟发抖。我这是怎么了?

        咨询师说

        焦虑症和焦虑情绪

        橙子是个很漂亮的女性,但仔细看会发现,精致的妆容下她的气色有些憔悴。简单客套后,橙子开始倾诉了起来。但是,咨询的一个小时内,我几乎插不进话,她的语速又快又密,完全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直到我告诉橙子咨询时间快结束了,橙子才突然回过神来,追问道:“老师,您有什么建议帮我解决问题?您说我是不是得了焦虑症?”

        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焦虑投射,如同她总是希望儿子和老公能够达到她的期望一般,橙子又把她的焦虑投射给了我,希望我能够给她灵丹妙药。我看着橙子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每天都在这么多的焦虑中生活,你辛苦了。”橙子怔住了,许久,她默默地流下泪来。她说,从未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此后的三次见面,我也只是像只木桶,不论橙子带来什么样的情绪,我都照单全收,耐心听完——有时候,只有在来访者的情绪巨浪逐渐平息之后,咨询师才能开始真正的分析。

        橙子是否得了焦虑症呢?焦虑症和焦虑情绪虽然都会造成人情绪上的紧张、烦躁、担忧、恐惧,令我们寝食难安,但焦虑情绪一般只会短期存在,不会干扰人的正常生活;焦虑症则可以让人保持焦虑状态长达半年以上,患者甚至会出现多种生理症状,如心慌、胸闷、气短等,还容易被误诊为肠胃病和心脏病,正常生活受到影响。橙子的“升学焦虑”显然还没有到焦虑症的程度,但是她也感到自己的生活受到了干扰。

        来访者说

        脱轨的人生列车

        我从小就是班级里的尖子生,学习对我来说不是一件复杂的事。硕士毕业后留在大城市工作,与同样名校毕业的老公结婚。除了房子只能买在郊区,生活一切都顺遂人意。我想,我和老公智商都不差,孩子理应也会出类拔萃。

        起初一切正常,孩子出生后,我努力做个好妈妈。原本我是个发展得不错的职业女性,为了孩子的教育,几年前我辞去了工作,专门在家指导孩子学习,一切似乎都在我的规划之中。

        但孩子上了三年级以后,我突然发现情势如此严峻:要想上优质的公立学校,学区房的价格令人望而却步,好一些的私立学校的要求则五花八门,不论是奥数、奥英还是学习成绩,样样都要拔尖。于是,我又费尽心思给孩子报了一系列的学习班,给他制定了详尽的学习计划。

        但孩子马上要进入青春期,不再像小时候一样乖巧懂事,而是想尽办法和我对抗:偷懒、磨洋工、偷偷玩游戏,甚至直接反抗我,可谓是“不谈学习母慈子孝,一谈学习鸡飞狗跳”,每天晚上让他按时完成作业都成了我最大的难题。

        一切仿佛一辆脱轨的列车,驰出了我人生的轨道,我再也不能把控方向,只能在后面狼狈地追赶。

        咨询师说

        孩子不应是我们的作品

        我问橙子,你觉得孩子是你的作品吗?她肯定地点了点头。

        橙子对孩子有一种控制性的需要,潜意识中她将孩子看做是“自己生命的延续”,而非一个“独立的生命”,因此孩子必须要“出类拔萃”——在橙子失控的情绪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无法掌控孩子的焦虑。

        橙子的孩子此时已经十岁,根据埃里克森的“人格发展八阶段”理论,这一阶段的儿童正在学校开始学习适应社会,掌握今后生活所必需的知识技能。如果他们能够顺利自主地完成课业,就会获得勤奋感,并且获得有“能力”的品质,使他们在今后的独立生活和承担工作任务中充满信心。反之,就会导致自卑。当橙子竭力想要“控制”孩子时,似乎是在向他宣告:你没有能力控制你自己,只有我才能控制你的学习。从长远来看,这将会剥夺孩子形成主动学习的愿望和勤奋坚韧的品质。

        之后,我们又一起追溯了橙子的成长经历,之所以孩子的升学会让她如此焦虑,也是因为她从小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生活在优越感之中,这甚至成为了她人生价值的基本体现。为了家庭,橙子不再能享受到职场中的价值感,因此转而将这种价值感的需要投注给了孩子。如果孩子无法成为群体中的佼佼者,她就会感到恐惧。

        来访者说

        夫妻关系降到冰点

        自从“升学”成为家庭的主旋律,我和老公的关系便越来越糟。其实我的内心充满委屈:同样是名校毕业,老公有机会继续留在职场打拼,我却为了家庭牺牲了事业。但我的苦心却没有被老公珍惜,他还像刚毕业时一样,一下班回来就知道玩游戏,不带娃也不努力工作。我苦口婆心地劝他上进些,还帮他买了专业书复习,但我发现他也像儿子一样根本听不进去。我有时候在想,我就像是养了两个儿子的妈。

        最近半年,我们的关系更糟了,老公抱怨我对孩子太严厉,对他关心太少,但他根本就不知道现在升学的压力有多恐怖,他没有像我一样彻夜帮儿子填升学申请表,也没有像我一样凌晨就起来排队为了给儿子报学习班。有时候,我说的话也比较难听:“你看人家××,和你一起毕业的,现在都已经开公司了,儿子上国际学校……只有你混这么多年还是个小经理……”

        我也知道我很焦虑,但所有人都在奋斗,你不努力就要被别人比下去。

        咨询师说

        亲子关系的核心是夫妻关系

        咨询进行到中期,橙子请来老公小烨一起做夫妻咨询。很多家庭都有这个问题,似乎教育子女是其中一方的责任,另一方则置身事外,或备受责难。

        小烨向我道出了他的苦衷:“其实一开始,我也很想参与孩子的教育,但老婆总嫌我做得不好,做了也受埋怨,还不如不做。”

        我对小烨说,在橙子辞职后,其实她的内心是自卑的,因为再也不能通过赚钱来获得价值感,所以很多时候对他的责难,其实来自内心的无助;在她缺乏人生价值感以后,橙子就把希望寄托在了老公和儿子身上,所以一看到老公在玩游戏就更加焦虑。

        在儿童养育中,言传身教远比说教要有用得多,孩子会模仿父母认真学习和工作的态度;如果父母内心深处缺乏价值感,也会对儿童造成不利影响。

        此外,一线城市由于教育资源紧张,升学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面对现实的压力,夫妻双方更需要共同承担压力,互相支持,而不是互相责难。很多来访者往往用愤怒来表达无助的情绪。在亲密关系中,真诚地表达情感是至关重要的,夫妻间的真诚表达也会影响到孩子的人生态度,孩子会学着勇敢地请求帮助,而不是羞于表达。

        相比一纸漂亮的成绩单,培养孩子勤奋、坚韧、自主、自信的基本品质更重要,它们将陪伴孩子克服人生窘境,追寻人生意义。

        尾声

        对孩子的爱的基本态度进行反思,这可以帮助父母对抗“失控焦虑”:我的爱是出于对孩子的信任和肯定?还是只是想把对方攥在手心?

        橙子开始进行反思,当年自己也是因为承载了父母的期望而形成了“必须时刻优秀”的潜意识,但自己从未真正享受到学习带来的喜悦。追求成功只是源于对所谓“失败”的恐惧,当橙子敢于面对这种恐惧时,焦虑感就大大减轻了。同时,橙子重新开始上班,找回了价值感,儿子反而更加愿意自主学习了。

        我们的情绪

        就像身体一样会生病,

        如果您愿意

        分享心灵疗愈的经历,

        帮助更多

        有类似疑惑的人度过沟坎,

        欢迎加入我们的来访者家庭

        laifangzhe201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