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出 门

        往回走的路上,他在四牌楼附近一家南纸店看见门口摆着一堆堆兔儿爷,进去选了一个一尺来高的薛平贵,跟一个挎篮儿买菜的兔儿奶奶。又在接壁糕饼铺子买了两盒月饼,一盒自来红,一盒自来白。

        进了家门,老刘上来把东西接了过去,“您真有兴致。”李天然也笑了,说月饼大伙儿吃,兔儿爷兔儿奶奶给找个地儿摆起来,又叫他待会儿进屋里来。

        李天然问老刘哪儿有租自行车的。他说灯市口。又问家里有随身带的水壶没有。有,马大夫有个外国大兵用的水壶。李天然叫他给找出来,告诉他明天要出门,后天才回来。

        李天然第二天一早收拾完,背了个小包和水壶,就去租车。

        天气很好,大太阳,不冷不热。他卷起了黑短褂的袖子,骑在街上,心情就和迎面过来的风一样轻松。

        出西直门可费了点工夫。洋车、汽车、卡车、自行车,还有马车、骡车、水车、排子车、大板车,正好又碰上门头沟来的一队骆驼进城,总有十好几头,双峰之间背着一袋袋煤,直到最后那头挂着叮叮当当驼铃的,跪倒在马路边黄土地上,其他车子才流畅起来。李天然也没下车,扶着电线杆子耐心地等。

        一出城门,一过护城河,一过铁道,就已经是乡下了。

        这条沥青大路又平又直,两边还专为马车货车铺了青石板,再过去是好几丈高的苍松垂杨。偶尔几声鸟叫,几阵鸽笛,遥远灰蓝天边飘着一两只风筝。太阳晒得黑焦油路面闪闪发亮。

        秋高气爽,身上没见汗就到了海淀。

        进了正街,李天然下车扶着走。路边大荷塘那儿有几个小子在玩。街上挺热闹。这么多年没来了,可是觉得海淀没怎么变,还就这么一条大街。后边那些胡同也好像还是那么几条。他绕了绕。以前来的时候就已经没落的那些大别墅大花园,现在从外边看,还那么萧条。可是说没怎么变,又有点不认得了。正街上的店铺一家接一家,卖什么的都有,不少是新的,有的门口还停着大汽车。

        他在正街上又来回走了一趟,经过一条小横街,看见胡同里边有个“平安客栈”红漆招牌,就推着车过去。

        这是一座住家改的两进四合院,一共才隔成十来间客房。掌柜的带他前后绕了下,大半空着。他最后租了内院一间西屋。说不上布置,倒还干净,两面纸窗,一张挂着蚊帐的硬铺,小方桌,两把椅子,一台洗脸盆,两盏油灯,一个铜痰盂。棉被枕头还是付了钱才有个黑不溜秋的小伙计送过来的。问了问,才知道茅坑在跨院儿。

        他换了身大褂,只背了水壶,出了客栈,直奔正街路南那家“裕盛轩”。

        门面相当讲究,院子也很宽敞。进进出出的客人,西装洋衫大褂都有,看样子不少都是燕京清华的学生。这么年轻,有说有笑,无忧无愁,李天然真觉得自己过了好几辈子。

        他还记得师父师母来这儿点了些什么。伙计带他一入座,他就叫了清油烙饼,过油肉,四两莲花白。

        最后那张饼吃得有点儿撑,可是真过瘾。

        他离开了饭庄,在正街上遛了会儿,拐上了往北的那条公路。没多会儿就看到燕京大学校园和那些宫殿式建筑。他也没停,继续朝前走。沿路看见的,大部分是学生,也有些附近村里的。又没多会儿,远远的已经是清华校舍了。

        前头不远是个三岔口,他上了折往西北那条。再走了一会儿,拐进了一条小土路,还是那个样。

        这一带开始荒凉起来。路边不远,这一段,那一段,还埋着早已经倒垮了的一截半截虎皮石头围墙。李天然知道已经到了圆明园废墟。

        他总有四年多没来了。反正他没生的时候就已经是废墟了。没给枪炮打垮的,没给大火烧光的,那能偷能拿的,也早就给偷拿走了。剩下一些谁也搬不动,也没人要搬的,都还在那儿。他不时止步观望。有些当年的湖沼已经变成了水田,可是一眼看过去,一片空地,没什么大树,全是一堆堆,一丛丛芦苇,起起伏伏的土坡,低的地方还积着水,偶尔还得跨过半埋在地里的花岗石,跟他上回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一样荒废。(21)

  • “行走江湖”

        木屋中人恍若未闻,继续道:“虽是这点微名,陈师妹偶然在山上听过客说起,也很为我骄傲,当即下山来寻我,后来我们两人便一同行走江湖……”

        “所谓行走江湖四字,不懂的人听着潇洒,可在江湖度日实如在荆棘林,动身即险,步步冰霜——未过多久,我便得罪了花断紫。那时我名声渐响,而花断紫欲携九华刀派出皖,在江浙道上扬刀开舵,第一个便找上了我……”

        少年讶然:“此事却是我初次听闻,想是那花断紫当年觉得先生势单力孤,刀术虽高却最易对付,便来挑衅立威。”

        木屋中人冷淡道:“花断紫说给我两条路,一是入九华派,二是从此远离江浙。我说我的刀只有一条刀路,我的人跟着刀走。”

        少年赞道:“先生铮铮傲骨。”

        木屋里轻笑一声:“不过是年轻气盛。于是我便和花断紫斗刀,我没能破掉他那式‘一寸肝肠’,被迫远走秦川。数月后,在陕南一间山野老店里,我和师妹遇到了秦川沧雪十二刀。”

        “那十二刀见我也带刀,便邀我师兄妹共饮,初时言谈尚欢,后来那十二人意渐狂放,不住呼喝劝酒,我久居山中,过的是清淡日子,酒量素浅,不久醉意蒙眬,他们却转而劝我师妹喝酒。陈师妹不欲起争端,勉强喝下一碗,随后那十二人竟出语调戏。我二人终于与他们愤而争吵,结了梁子。”

        少年黯然:“那是十二刀行事过火了。”

        木屋中人道:“师妹双目泛红,反劝我说,斗酒嬉笑原是江湖上寻常意气之争,不必计较。于是我二人告辞出店,匆匆离去。但那秦川十二刀却半路追赶上来,拦住了我们。”

        “十二刀中为首一人道:‘你两个驳了我沧雪十二神刀的面子,那咱们便是仇家,按照我们秦川道上的规矩,仇人见面一刀,如今我们兄弟十二人,你便每人接一刀,若十二刀都接住了,那就滚你的路;若接不下,性命留下!”

        “当年我与沧雪十二刀的修为不过伯仲之间,但他们有十二人,我接下了七刀,中了四刀,还剩最后一刀时,为首那人忽道:‘你若接下了我这刀,你走。但你师妹须得留下。’说完十二人一齐大笑。”

        “我看见陈师妹脸色惨白,她曾经觉得我是天下最厉害的刀客,但那时我当真无法可施,心想只有拼个生死,谁料晋阳春絮刀柳轻鹤路过,沧雪十二刀对他有些忌惮,两方略过几招,我们便被柳轻鹤救走。”

        “先生,那次你伤得重吗?”少年问。

        “……记不清了,算是很重吧。”木屋中人语声一停,似觉少年问得突兀。

        “在晋阳柳家庄,陈师妹因受惊卧病多日,柳轻鹤对师妹细加照料。来到柳家庄的第十一天,师妹便喜欢了柳轻鹤,这也没什么,但不久柳轻鹤来对我说,他已找了陕甘武林名宿从中说和,只消我当面对沧雪十二刀敬酒赔礼,一切仇怨便可化解。”

        “师妹从旁劝说。而我谢绝了柳轻鹤,我说我素不善饮,实在难敬这杯酒。后来我不愿躲在柳家庄避难,悄然离去。”

        “陈师妹成亲那天,我无意间闯入一处山林,满目姹紫嫣红,我饮酒赏花,顷刻大醉,醒来时便见到了杜姑娘。”

        听至此处,少年轻声惊咦:“莫非就是眼下这座山?”

        木屋中人笑了:“有什么区别?都是山中。”

        少年默然片刻,道:“杜姑娘是谁?请先生继续讲。”

        “我在一张软榻上沉睡,忽然闻到清香,一睁眼便看见了杜姑娘。她穿一身绿衣裙,正笑盈盈地探身望着我,身后露出了木屋外的草叶,叶如绿裙,裙映碧草……其实猛然间我先看到的是一片深深浅浅的绿,而后才看清了她的容颜——蛾眉樱唇,颜若霜雪。”            

        (21)

  • 研学旅行:把世界当成教科书

        一个暑假过去了,青少年儿童安全事故的频发使孩子们的出行安全问题更加凸显。但是,走出家门去亲近自然和感受社会是所有人成长的必经之路,我们应该如何帮助孩子们挖掘出“行万里路”的意义,同时保证他们的安全呢?最近出版的全国中小学研学旅行指导用书《研学旅行理论与实践》与《全国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安全手册》两册图书尝试为此提供了课程化和标准化的指导。

        什么是“研学旅行”?它和我们小时候参加过的春游、秋游、夏令营、冬令营有什么不同?2016年11月,教育部等11部门发布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正式为“研学旅行”下了定义,即“由教育部门和学校有计划地组织安排,通过集体旅行、集体食宿方式开展的研究性学习和旅行体验相结合的校外教育活动”。概括起来,研学旅行不是简单地组织青少年儿童出门游玩,除了希望学生探索自然、社会以外,更重要的是,它要求旅行活动建立在“课程化”的基础之上,目的是打破45分钟的限制,最大限度地拓展学习空间,把世界当成学生的教科书。

        但是,随着研学旅行市场需求的与日俱增,提供研学服务的企业、基地和营地也呈现出了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状态。面对此种现实,研学旅行安全标准化及课程标准化专家、该书主编之一孙左满先生在新书发布会上强调,我们判断一项研学旅行的合格程度,就要看它是否具备了学术化的课程设计方案,以及它是否拥有了专业的研学导师。

        《研学旅行理论与实践》一书兼具理论性与实践性,涵盖了研学旅行阐述、理论基础、课程化设计、研学服务、研学基地的建设与管理、研学导师的培训与管理六个方面的内容,并附有研学旅行的实践案例。针对不同年级的孩子,书中也提供了具备不同侧重点的研学课程:对小学生,设计以游览、观光、体验为主,目的是增加游戏性和艺术性;对初中生,提供了更多理解性的课程和研究性活动;对高中以上的学生,研学方案则更注重文化内涵的挖掘,风格以综合性体验和研讨性为主。为了更好地发挥“学”的意义,研学课程要求在出发之前导师已经启发学生明确了此行的目的,做到了理论和背景知识的铺垫,并在行程结束后对学生的学习情况进行考核,真正将“旅途”纳入课程体系中。

        毋庸置疑,安全问题是研学旅行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因此,单独成册的《全国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安全手册》的意义尤为突出,它是国内研学旅行领域第一部有关安全的专著,精心收录了关于研学旅行安全管理、出行安全、意外伤害、自然伤害、身体疾病、急救以及安全常识等七个方面的知识,具有重要的实用价值。

        希望所有的孩子们都能安全地踏上研学之旅,在拥抱世界的广阔和缤纷中收获成长。曾子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