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生活突然间被搅得“天翻 地覆”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12日说,已经找到英国所谓向俄籍前情报人员谢尔盖·斯克里帕尔父女“投毒”的两名男子。不过,他们是“平民”而且“没有犯罪”。英国首相府发言人回应,英方坚持认为,这两人是俄军情报人员。

        这两名嫌疑人出现在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3日播出的一则采访中,否认与中毒事件有关联,但承认“以游客身份”去过斯克里帕尔所在的城镇。

        斯克里帕尔父女3月4日在英国南部城市索尔兹伯里疑似中毒昏迷,经救治脱险,相继出院。按照英方的说法,他们中了苏联时期研制的“诺维乔克”神经毒剂。英国认定俄罗斯应承担责任,驱逐俄外交官。美国等多个西方国家及其盟国“站队”驱逐俄外交官。俄罗斯多次指认英方“栽赃”,以对等人数驱逐英美等国外交官。

        回放

        普京帮喊冤

        英国上周发布两名俄罗斯男子的姓名和照片,指控他们向俄前情报人员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投毒”。

        12日在俄远东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出席东方经济论坛期间,普京回答媒体记者关于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事件的提问。他说:“我们当然核实过这些人是谁。我们知道他们的身份并找到了他们。”

        他口中的“这些人”是指俄罗斯男子亚历山大·彼得罗夫、鲁斯兰·博什罗夫。英国刑事检察院上周指认两人持“真护照”入境英国,利用军用级别神经毒剂谋杀斯克里帕尔父女未遂。

        按照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说法,彼得罗夫和博什罗夫是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特工,势必依照俄政府高层命令行事。“他们当然是平民……”普京向媒体记者保证,两人“没什么特别的”,也“没有犯罪”。

        预言会现身

        普京说,彼得罗夫和博什罗夫将在某个地方面对媒体,真相“不久将见分晓”。几小时后,“俄罗斯24”新闻频道报道,这家电视台与彼得罗夫通电话,后者说“目前无可奉告,可能稍后,我想会在下周”。按照俄罗斯国有媒体的说法,彼得罗夫供职于西伯利亚城市托木斯克一家制药企业,否认关联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事件。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说,普京没见过彼得罗夫和博什罗夫,但希望他们现身说法,“我们会等待那一刻”。他拒绝说明俄方如何、由谁找到两人。按照佩斯科夫的说法,俄政府没有调查彼得罗夫和博什罗夫,只是“对报道做核实”。

        访谈

        首次公开露面:“只是去旅游”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3日播放对亚历山大·彼得罗夫和鲁斯兰·博什罗夫的采访。两人长相与英方发布的照片很像,年龄看上去大概40岁开外。这是两人本月5日被英方指控后首次公开露面。

        英方称,这两人可能使用化名,是俄情报总局的特工,3月2日从莫斯科飞抵伦敦,奉命毒害斯克里帕尔父女。

        两人13日说,彼得罗夫和博什罗夫是他们的真名,他们是普通人,生活突然间被搅得“天翻地覆”,由于担心人身安全不再敢出门。

        按照英方说法,两人抵达伦敦后第二天前往索尔兹伯里“踩点”,当晚返回伦敦;3月4日,两人再次前往索尔兹伯里,返回伦敦后前往机场,乘飞机返回莫斯科。斯克里帕尔父女正是3月4日被发现在索尔兹伯里街头一条长椅上疑似中毒昏迷。

        彼得罗夫和博什罗夫解释说,他们去索尔兹伯里是为旅游观光,去看史前巨石阵和一座颇有名气的天主教堂,“朋友们早就推荐我们去这个很棒的城镇”。

        两人说,之所以连续两天去索尔兹伯里,是因为第一天去的时候天气不好,“到处都是泥泞”,所以他们返回伦敦,第二天又去了一趟。

        香水瓶盛毒剂:“男人用女士香水不是很傻”

        英方称,监控录像拍到两人在斯克里帕尔父女家小区步行。两人辩解说,他们“可能路过斯克里帕尔家的房子,但并不认识他”。

        按照英方说法,斯克里帕尔父女中了苏联时期研制的“诺维乔克”神经毒剂。英方5日还发布一个香水瓶的照片,称警方在嫌疑人住过的酒店发现这个香水瓶,怀疑他们用香水瓶盛装毒剂作案。英国警方先前称,在受害者住宅前门发现毒剂残留。

        博什罗夫13日给出这样说法:“正经男人用女士香水不是很傻吗?海关什么都查,如果他们发现男人行李箱里有女士香水,肯定会盘问。我们压根没带。”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总编玛加丽塔·西蒙尼扬说,两人通过手机联系到她,采访录制于12日晚。

        “俄罗斯情报机构没有如此愚蠢的人”

        英国检方上周做出指认后,按照美联社的说法,俄罗斯媒体报道似乎默认彼得罗夫和博什罗夫是俄罗斯公民,但否认两人是俄军情报人员的可能性,缘由是英方所谓“投毒”行动手法笨拙,不像是训练有素的特工所为。比如,两人坐火车去索尔兹伯里,在市区内行走,没有使用私家车,以致被监控摄像头拍到。

        擅长报道间谍新闻的记者尼古拉·多尔戈波洛夫写道:“俄罗斯情报机构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如此愚蠢的人。”

        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