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爱画炸弹雨的小男孩

        周沐潼

        我们的情绪

        就像身体一样会生病,

        如果您愿意

        分享心灵疗愈的经历,

        帮助更多

        有类似疑惑的人度过沟坎,

        欢迎加入我们的来访者家庭

        laifangzhe2017@qq.com

        在小明的画里,

        总有一个下着炸弹雨的战乱世界。

        ■本期来访者:

        小明一家,小明是经常和同学打架的小男孩。

        ■心理咨询师:

        周沐潼,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心理学讲师。

        来访者说

        孩子有“暴力倾向”?

        我是小明的妈妈,下午接到孩子班主任老师的电话,说小明又在学校里打同学了,让我赶紧来学校一趟。说实话,我和老师都感到很头疼。其实小明很招人喜欢,他活泼可爱,非常有创意,画画、手工都是他擅长且喜欢做的事,但小明就是爱和同学打架,只要一言不合他就会动手。

        我急匆匆地赶到老师的办公室,看到小明和同学站在里面,两个人的头发都乱乱的,脸红红的,像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搏斗”。我大声问小明:“怎么回事?!为什么又和同学打架?”小明一声不吭,不看我,也不回答我的问题,另外一个小男孩“呜呜”地哭着,说只不过是和小明开玩笑,小明就以为自己受到了捉弄,动手打了他。

        老师颇为无奈:“小明是个聪明孩子,但像现在这样整天打同学,既不利于他的成长交友,也不利于班级的团结啊。”

        我很忧心,难道我儿子小小年纪就有“暴力倾向”了不成?在老师的建议下,我带小明来到了咨询室。

        咨询师说

        不愿说话也可以

        小明这个孩子的确有些与众不同。一进咨询室,他就拿起沙发上的一个枕头乱扔乱砸,喊着“打死你!打死你!”,自己玩了起来。小明的妈妈在一旁直皱眉。关于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小明并不愿多说一句,于是我安静地陪着他。

        得知小明喜欢画画,我便邀请他为我作一张画,小明高兴地答应了。他先是用手掌把各色颜料拍满了纸张,慢慢地,他将颜料越调越深,进而将整张纸都涂成了黑色。随后,小明又画了一个充满战乱的世界,天上有许多战斗机飞过,天空中全是大大小小的炸弹和刀剑,底下的高楼建筑歪歪斜斜的,楼里有小人躲在地下室里。他指着画面对我说:“老师,你看,这么多战斗机在下炸弹雨,这是两个国家在对打。”画完了,他满足地大笑了起来。

        有时候,小朋友不愿意开口,但性急的家长总会催促孩子说话,并给孩子贴上“内向”、“嘴笨”等标签。家长经常会走入误区,觉得这样的孩子“不乖”,失控的状态是孩子的错,所以一味地想办法“管”住孩子,去“教”孩子,最后反而适得其反,进入一个恶性循环。

        其实,孩子不愿说话也是可以的。充足的运动互动、语言和故事的交流、游戏和绘画的陪伴,都可以帮孩子舒解内心躁乱不安的情绪。当孩子与咨询师建立起共情和认可时,他们会愿意开口说话的。

        来访者说

        讨厌爸爸妈妈一直吵架

        我是小明,今年8岁。

        我爸爸就是个坏蛋,平时总是见不着他人影,一个月也回不了一次家,每次回来就大吵大闹的。妈妈说,我爸有“洁癖”,看不得家里乱,要是觉得乱了他就会骂我妈。我爸对我更是凶,听说我成绩不好,还总是被老师投诉在学校和同学打架,他就会很生气,经常什么也不说就开始打我,有一次连衣架都被他打弯了。我妈妈比较关心我,每次看到我被爸爸揍得很可怜,她就会和我爸吵。

        但是,我觉得我妈妈也有病,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她三天两头地骂我不听话,爸爸回来了,她偶尔也会向他告我的状。家里总是这样,吵来吵去,打来打去,我觉得我以后都不想结婚了。

        在学校里,我有时会过得有点不开心,不过仅限于别人欺负我的时候。如果有同学欺负我,我肯定要欺负回来,不能吃亏。我被别的男生扔过鞋子,所以后来我也用鞋子去扔他。昨天我们还在学校里给保安起外号,被保安追了好远,真好玩!

        咨询师说

        画作里的炸弹雨

        小明终于开始愿意跟我对话了,虽然每次只是在做游戏的中后期透露一点点他的事,但我发现,在小明的故事里,似乎总是出现责骂、殴打、欺负与被欺负、防守与被防守的情节。

        在之后的几次咨询过程中,小明仍旧每次都画了有关“炸弹雨”的画。他的画中充满了奇思妙想,然而总是在快完成时被他用深色覆盖,最终呈现的画作多是一团凌乱阴郁的涂鸦。

        小明讲述的故事、画作中的“炸弹雨”以及平时的人际交往,都呈现出明显的焦虑、易怒、敏感的状态,其实这是由于他的安全感、自信心偏低,自我意识发展经常受挫、被打压,致使情感的表达出口被压抑,从而导致内心世界呈现出失衡混乱的状态。

        家里爆发争吵的感觉,可不正像小明画中的战斗场景么?在小明的家里,家庭成员的交流方式总是暴力的,因此在学校,他和同学之间的交往也会用打闹进行,小明的高攻击性是因为他不习惯用爱的方式去交流,父母的争吵与对他的暴力体罚为他提供了一个模仿原型,变相地在暗示孩子:当别人使你不满意时,应该这样对待他。

        要想让小明的世界恢复平静,只能从家庭关系中的核心——夫妻关系开始修复。

        来访者说

        只是生气他们不省心

        我是小明的爸爸,在妻子和咨询师的要求下,我也来到了咨询室。

        我知道我经常出差,对妻子和儿子的关心不够多,脾气又火爆,但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他们不够省心。我工作已经很忙了,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妻子天天不是数落孩子就是数落我,他们希望我脾气好一点,我还希望他们能替我省省心呢。

        我觉得我是一个对生活有品质、有追求的人,对生活中的美也有要求,所以回到家看到家里乱乱的,我就会不开心。以前我很欣赏我的妻子,我觉得她个性爽朗、做事利落,但婚后,有时候她发起脾气来,那份爽朗就变成了尖刻。她会抱怨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是她在管,抱怨自己总是被老师叫到学校去处理小明闯的祸。再接下来,就变成了对我的“声讨”。

        我觉得和她沟通得不太顺畅时,也只能逃避,但心里还是不舒服,久而久之,就变成了横在心中的一根刺。

        咨询师说

        从“我”开始改变

        孩子的问题背后,往往是家庭问题的折射。在小明的家庭中,我们会看到,爸爸和妈妈之间的合作不佳,父亲给予妻子、孩子的负面体验大于正面体验,家庭成员之间彼此收到的爱和支持都严重不足,每个人都在期待他人改变。

        如果我们希望他人做出改变,只有从自身做起。“假设,小明的爸爸永远都无法改变,你可以做点什么来帮助孩子减少不安呢?”我问小明的妈妈。她想了想,说:“我可能会先学会管好我自己的情绪,尽量少打孩子,小明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对小明的妈妈表示了赞许:“这么多年,你又要忙工作,还能把小明培养得这么有创造力,真的很棒。”当小明妈妈感到被人理解时,她像一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等她哭痛快后,我们开始一起讨论可行的解决办法。

        首先,当自己难过时,家长要学会安抚自己的情绪。对许多成人来说,情绪似乎就像竞技赛中的篮球,放在手里、身上都是个负担,放在心里更是难受,需要将它快快投掷出去。这时,不是扔给老公就是扔给孩子,小明妈妈首先需要学会独自和自己的情绪在一起,通过各种方式,比如哭一会儿、一个人发会儿呆、写成文字、逛逛街、请自己吃顿好吃的、和好友去唱歌或去小区快步走一圈等等,把不好的情绪宣泄出去,而不是传递给他人。

        其次,要学会把伴侣变成自己的“队友”。过去,小明的妈妈采取的做法是向老公告孩子的状、数落丈夫的不合作,但收效甚微。通过几次的咨询,小明的妈妈明白了自己在沟通中的许多表达是可以改进的。当她柔软下来时,传递给家人的也会是一份柔软的爱,才能温暖家中的其他人,让家里的爱开始正向循环。

        尾声

        当小明的全家人都围绕着同一个目标——“如何让自己和家中的每一个人都过得更开心,彼此也能更好地相处”而努力时,家中爱的正向循环便开始了。

        最后一次咨询时,小明又创作了一张画:太阳在天空中温暖地照耀着大地,一棵大树在微风中舒展着枝叶,家人手拉着手在门前的公园里玩。我问起他,下炸弹雨的那个城市后来怎么样了?他告诉我,那个城市已经不需要打仗了,原来的士兵和飞机马上要组团去外太空探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