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照顾阿尔茨海默症老人 我这样做

        自1989年农历九月九日被定为老人节以来,全社会都在倡导尊老、敬老、爱老、助老。说到年老,阿尔茨海默症几乎如影随形。

        根据统计,中国失智患者总数接近1000万,其中因阿尔茨海默症(AD)导致痴呆的患者数已经超过600万,中国已成为世界上AD患者最多、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预计到2050年中国失智症患者将超过2000万。75岁以上的老人10%患有智能障碍,85岁以上的老人中1/3为失智老人。随之而来的居家安全、长期照料等问题,给每一个家庭带来严重挑战。

        在中国90%失智老人都是由亲属在家中照护,而亲属中70%为老人配偶。可能有一天,我们家中也会有这样一位老人,而当我们面对阿尔茨海默症老人时,我们该怎样做?为此,我咨询了泰康燕园康复医院护理总监薛梅,学习与这样的老人相处。

        “当发现老人记忆力下降,忘了自己有没有吃饭,找不到回家的路时,这个时候要特别注意,老人可能有阿尔茨海默症了。”薛梅介绍说。目前,阿尔茨海默症分为早期、中期、晚期。早期时,患病老人还具有日常活动能力,可以自己穿衣吃饭,这个时候要特别注意促进他的记忆功能。由于其还具有一定的学习能力,这个时候就要老人做将来需要用到的辅助器具的练习,比如助听器、拐杖等,另外吃饭等技能也要进一步加强。中期时,老人自理能力逐渐消失,吃饭会撒出来,一个人也不能洗澡了,这时候要预防跌倒风险,因为一旦跌倒会对老人造成进一步的损伤,“家里的家具摆放要留意,同时地面不能湿滑,各个尖锐的地方也要有护角。”

        到了晚期,老人基本没有了生活自理能力,要长期卧床,这个时候要当心肺炎的危险,防止褥疮的发生,同时做一定的按摩以防止肌肉的萎缩。

        薛梅还提醒,和阿尔茨海默症老人交流要顺着他说话,不要逆着他说话,同时适当转移其注意力。“语速不能过快,指令不能太长,要给老人一定的反应时间。”薛梅还列举了一些小细节让我印象深刻:房间里不要有小碎花的壁纸,因为老人会盯着这面墙一直看,因为在他视野里这是个异常事物;问老人穿衣服应该直接问今天穿红色还是蓝色?而不是问今天穿什么,因为给他太多选择,会让他茫然无措;与阿尔茨海默症老人说话时,一定要正面面对他,不要在他的背面和侧面,因为老人一旦患病,会出现管状视觉,只有面对他说话,才能让老人有安全感,在侧面和背面会吓到他。

        通过咨询,我还了解到,其实在阿尔茨海默症早期时,就应该将老人送去专门机构护理。薛梅说,早期的时候,老人的学习能力都很强,在机构做康复治疗,有利于其记忆力、身体机能的完善,同时在机构有更多的社交和文娱活动,这些都能延缓病症的发展。

        如果在家照顾阿尔茨海默症老人,薛梅还提醒,不要频繁更换看护人,因为一旦老人熟悉了一个看护人,他就会有依赖,因为这样他才有安全感。但是这也造成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看护人也会面临更大的精神压力,“看护人一定要注意自身健康,要休息好,有不良情绪时要有相应的心理支持。”于建J180

  • “家庭菜谱”代代传

        可以传家的,不一定是珠宝和财富,也可以是良好的习惯、优秀的品德,或者一种熟悉的味道。

        每个家庭总有那么几道拿手菜让人久久不忘。中国天南海北,一方水土一方习俗,即便是最寻常的西红柿炒鸡蛋,喜爱甜口、咸口,放不放葱姜,油盐几许,万千个家庭就有万千种做法,有万千种滋味。

        每个孩子心中,家里最平常的一道菜,能胜过别人眼里的山珍海味。走遍天涯海角,最美味的仍莫过于妈妈从厨房里端出的那一碗红烧肉。

        当我渐渐在厨房掌勺的时候,才发现,记忆中的美味其实特别难以复制。照着菜谱,一分一毫,一板一眼地切、炒、烹炸,小心掂量着放调料,却还是与记忆中的味道差了那么几分。

        口味差别在哪里呢?这个疑问要爸妈来解答了。爸爸最拿手的是做炸酱面、腌制糖蒜、蒸甜八宝饭。他年轻时候并不经常下厨,但一出手却很惊艳。按他的说法,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做菜讲究的是慢工出细活。比如最简单的蒜苗炒肉片,为了让肉片鲜嫩,制作中要按照顺序,分别用黄酒、鸡蛋清以及酱油等调料浸泡,腌制足够入味后,再用快火急炒。因此这道菜的味道长久地印入心底。最普通的食材却能做出特别的美味,足以考验一个厨子的功力。就像《射雕英雄传》里的黄蓉,只用了炒白菜、蒸豆腐就能留住吃遍天下美味的洪七公。

        妈妈年轻时是家里的主厨,当时放学回来有那么几个菜吃到就会溢出满满幸福感,比如炸藕合、糊塌子、白菜面筋丸子、春饼、酥鱼……直到现在,我在其他地方吃过的这几道菜都会觉得不正宗,家里做的味道才是独一无二的。冬吃萝卜、白薯;夏吃丝瓜、玉米;秋天山楂、栗子,春天荠菜、香椿,季节的流转在很多时候,就是家里餐桌的变化。

        “妈,炖酥鱼的醋是放哪种醋,放多少?”当有一天我拿着小本子,准备认真请教他们时,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不做一本家庭菜谱呢?把这些爸妈的拿手菜和生活里的小窍门记录下来,怎样煎出一只完整的荷包蛋?几分钟煮出软硬适度的青菜挂面?老北京的炒红果和豆豉豆腐怎样做?炸酱里黄酱和甜面酱的比例各放多少最好吃?这些都是厨房里的小智慧,亦是面对生活满满的热爱。

        在他们变得一天比一天老时,家里由我来掌勺,做出一道道往日家常菜。对于老人家来说,最欣慰的就是看着手艺和心意“后继有人”吧。同时,这本菜谱也会将家里餐桌的味道流传下去,一代代传递着食物的温暖,也传递着对家人浓浓的爱。傅洋J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