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九”和“久” “糕”与“高”

        吾云

        虽有“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的说法,但爱听好话是人类的共性,中国人尤其如此。尤其是年节婚丧等大日子,更是要讨个口彩,说几句吉利话,当做是好兆头。

        就拿即将到来的重阳节来说吧。古人说,“积阳为天,天有九重,故曰重阳”。汉朝末期,“重阳”成为九月九日这个节日的别称。重阳节本是踏秋的节日,家人团聚、登高望远,插茱萸、饮菊酒,为什么成了“老人节”?那是因为重阳日子在九月初九,“九”和久谐音,长久令人联想到长寿。同理,重阳节登高望远,本是趁着秋高气爽的好日子活动筋骨,但有人把传统重阳习俗中的“食蓬饵”(一种糕点)和“吃糕”联系起来,利用“糕”和“高”的谐音,让古代的宅男宅女们足不出户也能心安理得地获得“步步高升”的祝福。

        为了讨口彩,中国人民可是有许多化平庸为吉庆、化腐朽为祥瑞的小技巧。尤其是过年期间,年夜饭上的鱼不能吃光,叫“年年有余(鱼)”;摔碎了碗不叫摔碎了,叫“岁(碎)岁平安”;河北地区过年期间还有不蒸菜炒菜的习俗,为的是新年里“不争(蒸)不吵(炒)”……远的不说,如今网络上不少和祈福有关的流行语,都是前人玩剩下的文字游戏。

        最近,诨名“吃鸡”的游戏《绝地求生》十分火爆,无论玩不玩,都知道“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口号。这句话是对原版游戏中的“winer winer, chicken dinner”一句话的翻译,原话出自电影《决胜21点》,讲的是数学天才凭智商通吃赌城拉斯维加斯的故事。无独有偶,山东济南早有类似“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说法。在济南方言里,鸡和吉读音相同,大鸡寓意着大吉,吃鸡寓意着吉利。十多年前,济南有一个老字号香烟品牌,叫做“大鸡”,有软包“红大鸡”和硬包“富贵大鸡”之分。因为名字和“大吉”谐音,包装又红彤彤地十分喜气,让这个品牌一跃成为泉城婚宴上不成文的指定喜烟品牌。不知道翻译游戏口号的人是否来自济南,不然怎么能有这句神翻译。

        前几天,支付宝抽奖抽出了一位“中国锦鲤”,将享受200多家合作伙伴赠送的“全球免单大礼包”。近年来,锦鲤在微博上走红,准备考试、寻找对象、工作升迁,都要“转发这条锦鲤”,以祈求好运。其实锦鲤并不珍贵,人们为什么觉得转发锦鲤能带来好运?因为锦鲤也有段和口彩有关的历史。众所周知,日本是锦鲤大国。上世纪60年代,日本一家锦鲤协会想把锦鲤卖到香港,无奈人们并不买账。为了推广锦鲤,日本商人抓住香港人迷信风水的心理,利用锦鲤和“进利”的谐音大肆宣传,把普通锦鲤打造成了招财进宝的“风水鱼”。由此一来,锦鲤在香港大受欢迎,并逐渐流行到广东等地。如今,这股锦鲤风刮到了网络上,只需随手转发,连买锦鲤养锦鲤的钱都省了,凑热闹的微博网友们自嘲说:“少壮不努力,长大转锦鲤。”

        对于发音和不吉事物近似的字词,大众则避之不及。汉语中有上万个字,但没有一个和“死”同音,避讳的力量可见一斑。

        如果要颁发一个讨口彩最走心大奖,获奖者当属广东地区。尤其是上世纪初,广东人重口彩、重好意头(好兆头)的做派,几乎影响了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有趣的是,碰到不吉利的词时,广东人多用反义词代替,颇有喜剧效果。比如,“舌”和“蚀”读音接近,为了避免联想到“蚀本”,牛舌被称为“牛脷”;“肝”和“干”谐音,财源滚滚如水,干涸了怎么行,所以猪肝被称为“猪润”;丝瓜的“丝”、通书(即历书)的“书”都和“输”谐音,那干脆改成“胜瓜”“通赢”,看起来斗志满满;至于“死”字,更不能直接出现了,所以粤语里不说“气死我”,而说“激生我”。想想也没错,生比死好,胜比输好,利比蚀好,润比干好。现在的广东人虽不再那么咬文嚼字,但茶餐厅菜单上的“港式牛脷饼”或“萝卜猪润汤”,仍会让不明就里者琢磨一阵子。

        最近,一篇叫做《那盆被欺负30天的植物,被骂死了……》文章在网上热转,说的是今年4月国外一家企业做了个测试,在同样光照浇水施肥条件下,一盆植物接受花式赞美,另一盆植物则承受无端谩骂。30天后,受赞美的枝繁叶茂,而被骂的那棵则枯萎了。

        印度电影《地球上的星星》里,也讲述了这样一个传说:在所罗门群岛上,如果土著人想开辟森林来种庄稼,不会直接将树砍掉,而是在树的周围聚集起来大声辱骂,用不了多久树木就会自己枯萎,给庄稼腾出了地方。

        植物可以被人活活骂死?这恐怕是伪科学或者天方夜谭。国外的测试和电影里的故事,最终目的并不是想探求语言到底能不能决定植物生死,而是想展示语言的巨大力量,告诉人们一句无心赞美可能让人斗志昂扬,一句漫不经心的辱骂也可能让人坠入谷底。归根到底,就是全人类千百年来恪守的规矩,那就是说话要中听。

        鲁迅有个故事,说的是人们去探望新生的男孩,祝福男孩升官发财,得到的是恭维和感谢;说这个孩子将来是要死的,却得到大家的一顿痛打。说要死的必然,说富贵的说谎。但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为什么是这样?归根到底,人总是爱喜鹊而憎乌鸦。婚宴上发了大鸡香烟,也可能离婚;花大价钱供奉着锦鲤,也可能破产。可在日常生活中,为了一点心情的愉悦,牺牲一点小小的真理,换得自我实现和自我暗示的推力,倒也不算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