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一名外向者的“社交恐惧症”

        楠梧

        雷家娟

        “只要聚会人数超过四个人,我就会特别紧张,变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来访者说

        你这么外向还“社恐”?

        几个月前,我和许久未见的好友小豫私底下约见。没想到,另外三个不太熟的朋友也同时约了他。大大咧咧的小豫忘了提前告诉我这件事,两人聚会直接变成了五人聚会。我正在咖啡厅和小豫畅谈这半年的生活呢,三个“不速之客”突然降临,把我吓了一大跳。

        接下来,我就像被安装上了一个“消音器”,顿时沉默了,心里特别不安和紧张。他们不停地问我:“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他们走后,我才恢复了正常。小豫问我:“见到他们,你不开心了吗?”

        你不知道,我可能有社交恐惧症,我对小豫说。他先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这么外向还‘社恐’?”

        小豫的反问不无道理。首先,我的工作内容主要就是和人沟通,其中还包括和大量的陌生人打交道;其次,在和好友的交往中我也一向很正常,甚至可以说比较“外向”,聚会往往由我来主导话题。面对好友,我可以做到滔滔不绝,朋友们也常说我是一个有趣的人。

        其实,我真正的好友数量非常少。虽然我看起来活泼开朗,但是我有一个严重的毛病:一旦聚会人数大于四个人,或是参与聚会的人中有我不那么熟悉的朋友时,我就会特别紧张,变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想,也许我该找一位心理咨询师聊一聊了。

        咨询师说

        外向者也会“社恐”

        来访者小睿是一位相当具有表达能力的年轻人。他说,他从事的行业需要具备很强的沟通能力,他的表现也证实了这一点。

        “你认为自己是一个外向的人?”我问小睿。他点点头:“我在好朋友面前很活泼,在工作中面对客户我也不会特别害羞腼腆,因为那是公事公办。可是,一旦面对不那么熟悉的朋友,我就完全不能应付了。”

        也许很多人会觉得,有“社交恐惧”的都是一些性格内向、不善言谈的人。但实际上,外向的人同样可能患上“社交恐惧”,因为“内向”或者“外向”只是一种从小形成的性格,而“社交恐惧”则是后天的心理状态,往往与在成长中经历的某些事情有关。

        我问小睿:“和不熟的朋友见面,你感到了紧张,那时你的脑中在想些什么?”小睿说:“我在想,他们会怎么看我。”我继续问:“为什么这会让你紧张到说不出话呢?”小睿沉默了几秒:“实际上我觉得他们会讨厌我。”

        我猜,在小睿成长过程中,应该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来访者说

        不受重视的劳动委员

        升入高中之前,我一直是一个活泼开朗的男孩。初中时我的成绩好,在班上又是班干部,同学老师都很喜欢我。但升上高中的第一天,我就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氛围。

        由于我的中考考得不错,被分到了市重点高中的重点班。这个班级被称作“火箭班”,强手如林,仿佛一夜之间我身上优等生的光环消失殆尽。

        第一次摸底考试,我的数学就考了不及格,而我的同桌却考了满分!后来我才知道,人家在初中的时候就拿过奥林匹克数学比赛的大奖。高中的数学比初中难多了,大家总抱怨听不懂,可我的同桌还常常嫌它简单,我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高中男生也有小圈子,那时候,几个成绩好的男生经常在一起玩,我也很想快点交到新朋友,于是我主动参加了班干部的竞选。

        可能是我看起来比较憨厚吧,竟然被选为了劳动委员。一开始我挺高兴的,每天认认真真地安排值日。工作虽然简单,但我觉得这也是同学对我的信任。可是,没过多久,我发现好像并没有同学真的把我的工作当回事,经常有人偷懒不干活,最后还得我自己去打扫。我说上两句,他们倒怪我脾气不好。

        一个学期后,我感到不堪重负,便主动辞去了这个职务。我喜欢有始有终,某天的晚自习,我站在讲台上努力用幽默的方式和班级的同学陈述辞职的原委。可能是打扰到某位同学做题了吧,他抬起头大喊了一句:“能不能不要在晚自习上说这些!”同学们哄笑了起来。我的脸涨红了,被一股强烈的羞耻心笼罩,逃跑一般离开了讲台……

        咨询师说

        重新认识他人和自己

        几次咨询之后,我对小睿的性格有了初步的了解。如同小睿所说的,他本来是一个开朗外向的人。刚升入高中的时候,他会“很想快点交到新的朋友”,这说明小睿是非常想融入社交场合的。但高中时发生的创伤性事件对小睿来说并没有真正过去,而是成为压在心底的“未完成事件”。

        “社交恐惧”,又叫社交焦虑障碍,指的是在社交场合中,一个人的精神状态非常萎靡,存在强烈的不安、惊恐和回避等反应,它的严重程度远比“性格内向”要大。真正内向的人选择独处是因为这样很舒服,但对社交恐惧症的患者来说,独处只不过是为了逃避社交带来的焦虑。

        在全是尖子生的新环境中,小睿因成绩的差距而暴露出所有人类都有的心理弱点:自卑、嫉妒。之后,小睿又经历了当上劳动委员却不受重视的过程。在青春期这个敏感的时期,受到刺激后,青少年容易对自我、他人产生认知偏差,变得既不能正确地重新评价自己、获得自信,也无法正确地认知他人,开展有效的交往活动。

        我决定从纠正对他人的认知入手,我问小睿:“你觉得那天晚上同学们是在嘲笑你吗?”他想了想,说:“可能也不是真的嘲笑。他们对谁都喜欢闹着玩。”于是,我慢慢引导小睿用成年人的思维审视青春期少年的不成熟举动,凡事不应求全责备。

        这次咨询后,小睿说他感觉好多了。可是,他的表情还是有些凝重。我试着向小睿提出了新的问题:“高中的时候,你有交到异性好朋友吗?”

        来访者说

        收回的友谊之手

        我曾经以为,我在高中班级里交到了一个异性的好朋友,她就是小蓝。

        小蓝的理科成绩也不太好,但她活泼开朗、喜欢看书,语文成绩很不错。由于我平时也喜欢看课外书,所以我和小蓝找到了很多共同话题。

        有一次,我看到小蓝在看《白鹿原》,刚好这本书我在初中的时候读过,所以一到课后,我就去找小蓝讨论,想听听她有什么读后感。

        我们越来越频繁地在一起聊天,有时我甚至会把我心里的一些苦闷告诉小蓝,她也会开导我,帮助我排解。

        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小蓝总躲着我,和我说话的态度也冷冰冰的,我和她说话,她甚至都不再拿眼睛直视我。我百思不得其解,感觉自己莫名其妙地被小蓝讨厌了。也许,是她突然觉得和我做朋友丢脸了?是我长得不好看?还是我的成绩不好?

        在那之后,我不敢再去主动找小蓝说话,我们两个变得形同陌路。也就是从这时开始,我对社交产生了极大的恐惧……

        咨询师说

        关注自己拥有的力量

        青春期的孩子正处于性的萌动期,渴望和异性交往,渴望得到异性的赞美和欣赏,小睿也不例外。所以,他被小蓝疏远后会变得更加脆弱和自卑,一系列负面想法侵蚀着他,让他分不清现实和幻想,慢慢地泛化成远离人群。社交恐惧症的产生多是这种过去经验的泛化,通过联想引发出来的。

        无论小蓝是出于什么原因开始疏远小睿,可以肯定的是,这一联想经过了小睿头脑的加工,使他原来的恐惧发生了部分扭曲,甚至是彻底歪曲。在小睿的社交过程中,由于他总是得不到积极的反馈,因此交往的锐气被挫伤,强烈的情感色彩印记在脑中变得难以消除,最终造成了社交恐惧。

        我问小睿:“时至今日,你依旧很在意小蓝以及别人是不是讨厌你,是吗?”小睿点点头。我告诉小睿,理性上,也许你知道我们没有能力去左右别人的看法和态度,我们越在意在他人面前留下好的印象,就越容易预期自己在社交情境中表现得不好,对自己做出夸大负性的评价。但在情感上,不由自主地想到“别人是不是讨厌我”是自动思维,它不受人的意识控制。只不过,你要首先认识到这是错误的想法,因为我们真正能做的,只有更多地关注自己拥有的力量。

        经过了9次咨询,小睿感到自信心明显提升,开始能够接受自己的优缺点,也更能全面地看待人际关系了。最后,小睿告诉我,在最近的一次同学聚会中,他碰见了小蓝。提起往事,小蓝对小睿说,自己其实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他,只不过当时怕周围的同学误解,一度刻意想要保持距离,没想到这个举动对小睿的心理造成了这样大的影响……

        ■本期来访者:

        小睿,有“社交恐惧症”的年轻白领。

        ■心理咨询师:

        雷家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我们的情绪就像身体一样会生病,

        如果您愿意分享心灵疗愈的经历,

        帮助更多有类似疑惑的人度过沟坎,

        欢迎加入我们的来访者家庭

        laifangzhe201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