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八字方针”

        拍摄《西游记》这部神话剧,对于编剧来说,有八字方针“忠于原著,慎于翻新”。那么对我这个摄像师来说,也有八个字,即“情景交融,千变万化”。做到情景交融,是杨导演总体构思里的一个主要任务。通过《西游记》的“游”字,展现出我们国家的自然风光和佛教、道教文化。所谓“游”,简言之就是走啊,这也就意味着整部戏在镜头的使用方面必须运动起来,必须“活”起来。

        对于镜头“活”起来来说,比“一台机器”更愁人的,是没有辅助设备。6年里,我只有一个标准镜头,没有长焦距镜头(长焦距镜头只在拍摄火焰山时用过一回),没有广角镜头。拍摄一年以后有了移动轨,而升降机和大摇臂始终没有。辅助设备要啥没啥,这才是拍摄《西游记》最大的难点。

        登梯子,爬房顶,蹲树上,蹚水里,自制“升降机”,自制“跷跷板”,我们用尽了各种各样的“土办法”来实现一个“活”字,从而实现各种角度的“千变万化”。正是因为不得不用这些“土办法”,才导致有些戏要反复试镜,反复拍摄好几遍。为什么拍了6年?有人不是爱问这个问题嘛?就这种条件和工作情况,哪位导演要是能3年拍完,我倒是要学习学习、领教领教了。所谓“摄像”,也不是说把机器放那儿,摄出像来就完了,摄像师要有灵魂,有思想。剧组走了很多地方,这个洞那个山,这个国那个国,必须要用镜头充分表现出不同景色的不同特点,才不枉走过的这些路程,否则跟在棚里拍摄有什么区别呢!那么即便是棚里的戏,也要有清晰的拍摄想法。比如天宫的戏,我们用烟雾来表现云雾缥缈;地府的戏,用角光和十字镜来表现阴森恐怖;龙宫的戏,用漂浮的水草、水箱的合成、反射的光影、珊瑚的亮片来表现晶莹剔透。

        每一集的特点也不一样。《三打白骨精》,多用推拉和移动镜头来表现压抑的情绪;《计收猪八戒》多用短镜头表现明快的节奏;拍《趣经女儿国》时我常打柔光板,喜欢多用逆光或侧逆光来突出展现人物的美,如果是平光的话,画面就容易陷于杂乱……

        “情景交融,千变万化”是指导思想,“土洋结合”是手段。当时整个摄像科只有一套移动轨,别的戏也需要使用,要是干等着别人不用时我们再用的话,这活儿就别干了。我们一层层打报告申请,直接到工厂去制作,记得是开拍一年以后,移动轨终于进组了。在这之前,辅助设备只有一个三脚架。为了让镜头活起来,我们还时常用自行车、汽车当移动轨。

        在武夷山拍《猴王保唐僧》时,唐僧给孙悟空取名“行者”这段戏用的就是一个边走边跟的移动镜头。在一处山边,有一段比较平缓的公路。由于没有移动轨,我就扛着机器站在一辆旅游大巴车上。剧组租的是福建省旅游局的车子,司机李伍开车水平非常高,眼睛不仅要看着前面的路,余光还得看后视镜里的演员,让车子缓慢地移动。我就站在车门的踏板上,拍完了这组移动镜头。

        《猴王保唐僧》里还有一个镜头,是韩善续扮演的老汉拉着孙子送唐僧到农舍门口。农舍位于武夷山的玉女峰下、九曲溪旁,美工在那里搭了个院子,充满田园风光。我觉得这里应该出现一个由俯拍到平视的镜头,就让美工部门做了个“跷跷板”:在一个支架上面放了一块长木板,一头捆住一把椅子,系上一根绳子,另一头则放上一块大石头,也系上一根绳子,两边都有拉绳子的人。设计的方案是先把我升到最高处,与门口形成俯角,当老者和唐僧出来时,拉我这边绳子的人与演员走动的节奏配合好,慢慢放绳子,使我慢慢下降,逐渐变成平视。

        结果第一次没捆好,绳子把我的胸前全缠满了,生怕我掉下来,没想到刚一升起来我就被压得快喘不过气来受不了了,赶紧说不行不行。歇了一会儿,重新捆好以后,我也适应了这个情况,顺利拍完了这个镜头。这个自制的“跷跷板”虽然俯仰变化不是很大,但也拍出了想要的镜头,算是解决了问题吧。(13)

  • 一张小纸条

        延门市委常委会开了不到一个小时,主持会议的市委书记魏宏刚突然接到市委秘书长邵伟递过来的一张小纸条:

        省领导在会议休息室有要事见你,请你宣布休会十分钟,然后马上到会议休息室与省领导见面。

        市委书记魏宏刚接到条子看了一眼,琢磨了半天没吭声,此时主管教育卫生的副市长钱华涛正在汇报有关工作,看样子还得十来分钟才能结束。他本想问问秘书长邵伟是哪位省委领导来了,但秘书长放下条子已经离开了,此时正面无表情地站立在常委会会议室门口等着他。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也不是秘书长一贯的工作风格。秘书长从来不会这样马虎,竟不告诉他是哪位省领导,并且还是命令似的口吻。

        突然间,像意识到了什么,市委书记魏宏刚的脸色顿时死灰一般。

        他想站立起来,去一趟厕所,但看了一眼会议室门口,发现并不是秘书长一个人站在那里,只好作罢。他想把手机里的一些东西删掉,但两只手怎么也不听使唤,手抖得几乎摁不住手机按键。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公文包,想了想里面并没有什么紧要的东西,也就没去翻动,他也不想再去翻动了。

        坐在身旁的副书记、市长郑永清此时看了看他悄悄地问了一句:“书记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没事,就是肚子有点难受。你替我主持一下吧,我想去一趟洗手间。等这个议题结束了,宣布休息十分钟。”

        “好的。”郑永清一边应允着,一边又看了一眼魏宏刚,他有些不放心地说,“一个人行吗?要不要找个人帮忙?”

        “没事。”魏宏刚很费劲儿地站了起来,转身走出了一步,又回身把手机揣进兜里。

        会议室门口除了秘书长邵伟,还有三四个陌生的面孔在等着,魏宏刚看了一眼表情沉重的秘书长邵伟,越发感到了事态的严重。

        魏宏刚一出会议室,身后和一左一右立刻就贴身紧随了三个人。

        休息室就在会议室旁边,魏宏刚几乎是被几个人架着走进休息室。他眼前阵阵发黑,浑身瘫软,两腿打战,衣服已被虚汗湿透。

        魏宏刚勉强地站在休息室中间,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省纪检委副书记龚利辛。此时的龚利辛副书记脸上已经看不到以往的亲切和微笑,只有一脸的严肃和冰冷。

        龚利辛默默地看了魏宏刚一眼,然后拿出一纸公文一字一句地宣读道:

        “魏宏刚,经调查核实,发现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规定,经省纪委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对你的问题予以立案并实施双规措施,从今日起接受组织审查。要求你在接受审查期间,主动配合,认真对待,不得拒绝、阻挠和对抗,必须如实提供有关情况,实事求是地向组织说明问题。”

        宣读结束,龚利辛沉默片刻,轻轻地然而又十分严厉地问道:“魏宏刚,听清楚了吗?”

        魏宏刚愣了一下,机械而又战栗地回答:“听清楚了。”

        “请签字吧。”龚利辛再次严厉地说道。

        魏宏刚被扶着坐下来,汗珠子大颗大颗地滴在桌子上。

        三个字,魏宏刚足足用了差不多一分钟才写完。

        写完了,魏宏刚看着龚利辛像是乞求似的说:“龚书记,我母亲快八十岁了,请组织暂时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诉她。”

        龚利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还有,我现在能回一趟家吗?我想拿一些生活用品。”魏宏刚像是喘不过来气似的说道。

        “不能。”龚利辛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地拒绝了,“所有的生活用品都替你准备好了,没有必要。”

        这时,两个工作人员走过来,在魏宏刚身上检查了一番,然后厉声对魏宏刚说道:“走吧。”

        魏宏刚再次被架了起来。他已经完全虚脱了,根本迈不开步子。

        延门市委常委会仍在进行之中,副市长钱华涛的汇报还没有结束。 (1)

  • 时代与心路的生动记录

        刘晓川

        北京作家高文瑞的摄影散文集《我上高原》由金城出版社出版了,今年,他的这本散文集还获得了中国散文学会的“冰心散文奖”。从文体上看,这部书是游记散文的集成,然而我觉得这是作者披露心迹,展示时代和民族的风云变化,展示国家改革开放成就,以当代视角看待世界,记录中国人的世界眼光的心路历程之作。

        全书分为四部分:我上高原、我在平原、我下南洋、我向欧陆。

        “我上高原”聚焦于在高原生活的两个民族,羌族和藏族。作者探访了珠峰大本营、日喀则、纳木错、拉萨,还寻觅了塔尔寺、扎什伦布寺、大昭寺、罗布林卡和布达拉宫,由此展现出西藏粗犷的风光之美与悠久的历史文化,以及藏族人民在新时代里自然纯真却又面带笑容的生活追求。而对羌族的寻访,作者将大背景置于汶川大地震之下。他寻访了北川、绵竹、映秀,让读者看到了救灾中人们结下的血肉深情,灾后羌族人民重建家园的不懈努力,以及人们对幸福新生活的憧憬。

        “我在平原”这部分中,作者游览了太行山八路军一二九师遗迹、江西修水朱砂山村、江苏靖江的古迹四眼井、内蒙古东胜草原、重庆奉节的天坑、河北涿鹿县的抱犊奇寨……在为读者展示这些罕见奇观的同时,传递了丰富的历史知识。

        “我下南洋”和“我向欧陆”两部分,则是作者游览澳大利亚和德国、法国、意大利时的记录。他为读者描绘了这些国家的美丽风光,独具特色的建筑艺术,非同凡响的历史文化,千姿百态的风土人情以及当地人们的友好、热情、豪爽的文化性格。从中也可以体察到,改革开放让人们有了更多看世界的机会,促成不同文明在全球的和谐交融。

        我很钦佩高文瑞具有一定的建筑学或者说是古建文化方面的知识,他能够细致讲解出各地古代建筑以及欧洲建筑的形制、美学特征以及文化传承,让读者从中获得很多以前不熟识的知识。虽然是解剖式的讲解,有些冗长,但对有求知欲的读者来说,还是会获益匪浅。当然,作为作家,他只是将古代建筑的描绘作为背景,更多笔墨还是落在对人的描述上,落在他与当地人的交流和心灵的碰撞上,这让文章一下子“活”起来了,读起来也会饶有兴致。像在意大利拥挤的公交车上,作者与一位企图偷窃他的意大利男子进行眼神和手势交流这样的细节,使文章透露出多向度的情趣,变得好看起来。

        然而我觉得,在《我上高原》中,最触动心弦的,是作者对自己心境的细致表述,他毫无顾及地坦露出他的感动,他的奋不顾身,他的紧张,他的无助……这些文字带给读者的震撼,不亚于那些情趣描写的篇什,它让读者看到生活的多样生动性,看到作者面临困境时的真实心境。对生活的热爱,对人的尊崇,他把自己完全融入到各种场景的叙述中,文字背后,是他火热的心跳和滚烫的激情。

        值得一说的还有这部书中收录的摄影图片,粗算下来一共有160幅,都是作者自己拍摄的,很有画报的质感。书中收录的45篇文章,几乎每篇都有一两幅摄影作品配发,很好诠释了文章的内容,读者从这些图片中还能读出文章里没有讲述的更多有趣的信息,丰富了阅读时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