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频闯红灯 野蛮驾驶 辅路逆行……

疯狂大货车需要严管

来源: 北京晚报     2018年11月06日        版次: 21     作者:

    光明桥渣土车逆行堵路。

    交警在杏石口路拦停水泥罐车。

    10月28日凌晨3时45分,海淀区杏石口路发生一起惨烈的交通事故,一辆由北向南行驶的蓝色大众轿车途经路口时,被侧面快速驶来的渣土车撞飞,轿车当场“散架”。这并不是偶发的一起事故,近一年来,杏石口路渣土车“横行”,给附近出行的居民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消息见报后,也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对该路段进行了一系列整改。除了杏石口路,这几天,市非紧急救助服务中心接到不少市民来电,反映渣土车不遵守交通规则,记者于是进行了走访。

    ■地点一 杏石口路

    舒心 渣土车终于清走了

    上周五下午,记者来到了杏石口路与巨山路的交叉口,交警、协管员正在路口认真值守,凡遇到违规车辆尤其是渣土车、水泥罐车等大型车辆,都会拦截检查。下午3点多,路口的一幕着实暖人心,有一群放学的孩子正在过马路,孩子们过马路一边小跑一边说笑,跑到一半,突然红灯了,左右的机动车也起步了,看到孩子时,刚刚起步的机动车都赶紧减速避让,一辆水泥罐车立刻被交警拦停。一直以来的安全隐患消失了,附近学生的家长可以松口气了。

    在巨山路上,整个下午,该路段已经没有一辆大型渣土车通行。沿着巨山路向南,是渣土车曾经盘踞的永引渠北路(金库路),经过治理,该路段已经看不到渣土车的踪影。在路边,每隔几百米,都有一名安保人员。他们告诉记者,他们来自四季青镇政府,任务就是严格监督在这条路上乱停的渣土车。“我们来了好几个人呢,早上就来了,要值班到晚上九十点钟吧,渣土车是昨天清理走的,今天还不错,没有乱停的现象。”

    ■地点二 台湖

    担心 渣土车频繁闯红灯

    居住在台湖的市民王先生说,10月28日下午4时,他在台湖学校接上孩子后,沿着铺外四路向东行驶。行驶至铺外四路与铺大路的交叉口,当时东西方向是绿灯,王先生正常驾车通过,但是他刚刚驶近路口时,一辆南向北行驶的渣土车呼啸而来。

    “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还一直鸣笛,我赶紧踩了刹车,当时距离我的车已经非常近了,孩子还受了惊吓。”从王先生行车记录仪所拍摄的视频中可以发现,由于这辆渣土车的闯行,不仅逼停了王先生驾驶的私家车,还将一辆东向西行驶的公交车逼停了。

    见此情景王先生十分愤怒,于是立刻左转去追赶那辆闯行的渣土车,但在爱人的劝说下,王先生放弃了。王先生认为,那个时间段正是学校放学,很多家长载着孩子在这里经过,这些渣土车公然闯行对孩子们造成了极大的安全隐患。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铺大路与铺外四路的交叉口,在这里蹲守半小时并未发现渣土车经过。王先生告诉记者,进入11月之后这条路上的渣土车就不见了,但是前段时间的经历他一直心有余悸,他希望类似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

    ■地点三 广阳城城铁站

    闹心 不让行就别车辱骂

    前不久,张先生驾车行驶至房山区广阳城城铁站附近时,因行车问题与一渣土车司机发生纠纷,被该渣土车司机别住车辆并持械辱骂。事后,房山分局和市交管局房山交通支队介入调查,找到渣土车司机吕某,并进行四项处罚。

    10月28日17时许,张先生行驶至城铁广阳城站路口时,后方一辆渣土车向其闪灯示意,张先生并没有让行。再遇红灯停车时,渣土车司机下车拍打小轿车车窗并进行辱骂,张先生没有理睬,绿灯后驾车前行。行驶至城铁篱笆房站路口时,渣土车由掉头车道将张先生停在左转车道待转的小轿车逼停。

    渣土车司机再次下车手持钢筋并继续辱骂,张先生全程未下车,后渣土车司机驾车离开。张先生注意到,从身边接二连三通行的渣土车颜色、形态几乎一致,故猜测是同一车队,不过这些车的号牌都有不同程度污损,他没能看清楚。事发后,张先生没有报警,而是将事发视频发在网上。

    据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官方微博通报,渣土车司机吕某驾驶车辆发生的交通违法行为面临四项处罚:驾驶机动车号牌不清晰,罚款200元;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机动车,罚款200元;驾驶机动车通过有灯控路口时,不按所需行进方向驶入导向车道,罚款100元,记2分;驾驶机动车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通行,罚款200元,记6分。

    同时,由于吕某在一个记分周期内累积记分达到12分,房山交通支队良乡大队依法暂扣了吕某的驾驶证。针对吕某持钢筋辱骂对方车主的行为,房山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依法将其刑事拘留,现案件正在进行中。

    ■地点四 光明桥

    揪心 渣土车辅路上逆行

    昨晚8时,记者来到光明桥东北角辅路,此时道路的西头已经开始堵车,狭窄的辅路已经被两辆大型渣土车堵死,其中一辆还是逆行,周边准备通行的骑车人又是生气,又是无奈,只能慢慢往后退,可后退几步也就没了退路,后面还有机动车排着队。两辆渣土车倒是全然不顾,慢慢调整位置、错车、掉头,像跳起了交际舞。

    在事发地附近有个路口,路口内有一处建筑工地,从这两辆渣土车堵路算起,10分钟内,便有四辆渣土车和一辆水泥罐车由此出入。

    光明桥东北角辅路较窄,大多驶来的渣土车无法顺利地拐进路口,在路口停车甚至倒车调整位置已成常态,附近开车的居民说,这是最可怕的,这么窄的路,这样的大型车辆挤进来还突然倒车,让人无路可躲。“我当时就想报警,一看这大车的车牌号还是被泥挡死的,更觉得气人了!”

    居民说,每晚7时以后,这些渣土车、水泥罐车就来了。它们混行在人流和车流当中,一会儿并线一会儿超车,让人看着十分揪心。“在辅路上骑着车,突然看到一个庞然大物就插进来了,吓死人了。”

    本报记者 景一鸣 张群琛

    曲经纬 文并摄 J168 J261 J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