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体育援藏,他干了“破天荒”的事儿

        “未来,拉萨的马拉松赛一定会国际化!”王宁在朋友圈写下这么一句。原来,一位外国小伙儿咨询组委会想参加11月中旬在拉萨举办的半程马拉松赛,结果因来不及办理手续,深感遗憾。同样遗憾的还有未能参加在10月中旬举行的首届喜马拉雅自行车极限赛的选手。而在王宁入藏前,很难想象这样的赛事能接二连三在高原举办。

        搭建▶从一张白纸开启体育梦

        王宁是拉萨市体育局局长,北京市第八批援藏干部,在专业领域担当正职的80后援藏干部,只有他一个。2014年,北京市出资7.6亿援建拉萨文体中心,结束了西藏没有大型体育场馆的历史,揭幕仪式上,王宁代表北京市体育局出席。他自己没想到,两年后会重新踏上这片净土开始三年的援藏工作。

        2016年7月,王宁飞抵贡嘎机场,稀薄的空气先给他上了一课,即使是运动员,初到高原也一样会喘,在这个被称为“生命禁区”的高原上,一个未来的体育梦想在等着他来搭建。当年11月,王宁来到刚挂牌的体育局时,全局只有三人在岗。“拉萨的体育事业是从一张白纸起步。”王宁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了解到当地群众体育开展并不丰富,群众对健身活动参与热情不高,场馆利用率低,没有体育产业……

        王宁是北京市对口援藏以来唯一一个体育援藏干部,很多事儿都是“开荒破土”,不过王宁没有退缩:“在西藏这片土地上,只要想做事儿就能做成!” 

        推进▶让体育像唱歌一样普及

        清晨的布达拉宫像一位身披红袍脚踏雪山的僧人,天才亮,前来转经、朝圣的人已络绎不绝。在布宫后有一片水清林幽之所,古柳蟠生,碧波清澈,这是拉萨著名的园林宗角禄康,2017年后它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拉萨市全民健身示范点。一块块遮雨天幕下挤满了热火朝天的藏民,他们踏步、甩袖、热烈舞蹈。“这是拉萨市民转经之地,如今打造成晨练健身的休闲场所,今年我们再筹集200万资金建设第四块天幕,保证市民有足够的健身空间。”王宁说。

        而在两年前,拉萨还没有这样的景象。单双杠晾被子,健身器材拴牦牛,设备年久失修……这是王宁最初对拉萨全民健身的印象。刚到拉萨的第一年春节,他没回京,而是利用长达60天的假期走访20多个县区。“不是资金不到位,而是当地群众没有运动意识和健身氛围。”结合第一手调研材料,一份《拉萨市2016—2020年全民健身条例》的工作计划新鲜出炉,补齐健身设施,打造“十五分钟健身圈”,并培育社会体育指导员帮助市民科学健身等工作相继开展。2017年底再次调研时,王宁看到公共体育场所使用率供不应求,县区、乡镇全民健身活动中心逐步完善,健身氛围有了起色。

        在推进全民健身的同时,王宁酝酿着用竞技体育来带动全民健身。篮球、羽毛球等基础赛事不断,各式各样的体育活动在全市拉网式铺开。去年3月,拉萨首支职业足球队——拉萨城投足球俱乐部成立。同年9月,中国足协业余联赛高原主场首次在海拔3600米以上的拉萨完赛,场均观众上座达13000人,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中超赛场场均人数。西藏电视台全程直播,并用藏语转播,整个拉萨城沸腾了。“体育表演也是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就跟摩登城市里人们有看话剧、演唱会的需求一样。”

        今年2月王宁被任命为拉萨市体育局党组副书记、局长,成为第八批援藏干部中唯一一名援藏期间任命的单位正职主要领导。成功举办了各类基础赛事后,拉萨市民的健身热情被调动起来。王宁认为是时候举办一场全民运动会了。为了办好这场赛事,王宁深入到拉萨的大街小巷,寻找民族体育项目。

        在拉萨一家甜茶馆内,两名身着藏袍的老人正在一个方形木板桌旁盘腿而坐,一边品尝着香醇的青稞酒,一边手指弹击桌上的木制棋球。当球进入木板的洞内,观战的人们便发出啧啧的赞叹声,他们玩的就是号称“藏式台球”的藏族传统体育运动——吉韧,还有秀兹、古度等极具民族风格的竞技游戏。看到扎实的群众基础,王宁心里有底了,他采用“拿来主义”全部塞进市运会中作为传统体育项目亮相。4月底,历时17天的拉萨市首届运动会暨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成功举办。

        而在7月的区运会里,拉萨市代表团取得了奖牌榜与团体总分双第一的成绩。此前,拉萨市代表团上一届成绩是奖牌排名第四,积分排名第三。取得这样的成绩对所有人而言都是个鼓舞,拉萨市民体育热情悄然积聚着。紧接着,首届残疾人运动会拉开帷幕,各类赛事在拉萨遍地开花……

        提升▶把体育赛事和旅游结合

        体育是教育的一部分,在任期间王宁希望也能带动青少年体育起步, 去年年底,20多名中学生由王宁带队参加在哈尔滨举行的2018年全国青少年“未来之星”冬季阳光体育大会,在雪地足球项目中,来自拉萨的足球少年代表西藏获得乙组冠军、甲组亚军,为西藏青少年足球实现了新的突破。“在拉萨的街巷里有不少爱踢足球的孩子,他们并不缺乏天赋,只是缺少竞技的平台。”

        在北京集训5天,王宁带着孩子们参观了鸟巢、冬奥组委基地。在跟王宁出门之前,这些孩子甚至都没出过西藏。不过,在比赛快结束时,一名学生出了水痘,住进了哈尔滨传染病医院,王宁一直守在床前陪伴,还自掏腰包改善伙食,直到出院,而此时已经临近春节。

        援藏两年半,王宁瘦了二十多斤,皮肤黑了,额头也晒脱了皮,去县区调研被当地干部当成藏民。距离援藏期限还有半年时间,王宁抓紧时间提升西藏的体育事业。“极具特色的高原地势适合将体育与极限挂钩,把体育与旅游结合起来,让体育成为旅游的一个入口。”10月中旬喜马拉雅自行车极限赛沿318国道开展起来,11月11日2018拉萨半程马拉松赛就要在布达拉宫前鸣枪开跑……

        接下来,王宁的工作重心将放在拉萨的体育产业上,围绕着体育管理活动、体育竞赛表演活动、体育健身休闲活动、体育场馆服务、体育中介服务、体育培训与教育等11个国际分类开展工作。他很有信心:“拉萨体育成为明日朝阳指日可待!”本报记者 曲经纬 文并摄J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