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中国大力士整体表现不错

        2018世界举重锦标赛目前正在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举行。本届世锦赛是东京奥运会资格赛之一,也是今年7月国际举联更改举重竞赛级别后首次采用新级别的比赛,更是中国举重队被禁赛一年之后首次出征国际大赛。面对调整级别后的首次世锦赛,连日来,中国队的表现总体来说还不错。

        里约奥运会周期,举重项目的级别设置为男子56、62、69、77、85、94、105、105公斤以上共8个级别,女子设有48、53、58、63、69、75、75公斤以上共7个级别。今年7月,国际举联大幅度调整了奥运会级别设置,将旧有级别更改为男子61、67、73、81、96、109和109公斤以上共7个级别,女子则改为49、55、59、64、76、87和87公斤以上共7个级别。本次世锦赛首次采用新设的体重级别,以往的世界纪录则全部作废,国际举联因此为每个级别设置了初始的世界纪录。此次,中国举重队派出男、女各10名运动员出战。

        世锦赛开赛以来,中国举重男队在4个中小级别中收获了3枚总成绩金牌。在里约奥运会上曾因为急降体重导致抽筋无法比赛的谌利军,在本届世锦赛男子67公斤级比赛中获得挺举和总成绩两枚金牌。里约奥运会冠军石智勇以抓举164公斤、挺举196公斤、总成绩360公斤包揽男子73公斤级三枚金牌,并打破这三项的世界纪录。34岁的吕小军从77公斤级增加到81公斤级后,仍宝刀不老,以374公斤打破总成绩世界纪录的表现获得金牌。 

        相比之下,中国举重女队在4个中小级别上遭遇了对手的强势挑战。除里约奥运会冠军邓薇一枝独秀,以领先亚军13公斤的巨大优势夺得三枚金牌,并以112公斤、140公斤和252公斤打破女子64公斤级抓举、挺举和总成绩三项世界纪录之外,中国女队只有陈桂明在59公斤级比赛中以133公斤获得挺举金牌,同时创造该级别挺举新的世界纪录,但最终她只获得该级别总成绩银牌。

        在大级别上,中国女举发挥出色。女子71公斤级比赛,中国选手张旺丽以抓举115公斤、挺举152公斤、总成绩267公斤获得三枚金牌,其中,她的挺举和总成绩也打破了世界纪录。

        在昨天进行的女子76公斤级比赛中,中国选手汪周语以152公斤和270公斤拿到挺举和总成绩双冠,此外,她还以118公斤获得抓举亚军。

        男子96公斤级,中国选手田涛以181公斤、226公斤和总成绩407公斤获得抓举、挺举和总成绩三项亚军。

        今天,举重世锦赛将进行女子87公斤级和男子109公斤级的争夺,不过这两个项目都没有中国选手参赛。

        本报记者 刘大伟 J190   

  • 33次3分球出手 结果只命中4球

        45比58,北京首钢女篮昨晚在辽宁吃到了本赛季的第二场败仗。比输球更令人不解的是,首钢女篮全场的得分险创新低。2015年11月3日,首钢女篮曾以44比79不敌山西队,那是球队近年来得分最少的一场比赛。

        “我们的进攻全面哑火。”首钢女篮主帅张云松昨晚赛后接受采访时说。

        这是一场防守大战,首钢队得分低,辽宁队得分也不高。从赛后技术统计看,辽宁队2分球出手46次,只命中14个,成功率只有30.43%。而首钢队41次2分球出手只投中了12个,命中率不足30%。“对方的内线防守确实做得还可以。”张云松说,“她们内线有身高,对抗能力也不差,确实对我们的内线进攻有一定的限制。”

        当两队在篮架附近展开激烈的白刃战时,双方的外线防守都难免会露出破绽。这时,哪一方的技战术素养更高,就必然能够得到更多的出手机会。从这一点来看,首钢女篮无疑优于辽宁队。赛后技术统计显示,双方本场比赛各投中了4个3分球,但辽宁队出手只有9次,而首钢女篮出手则达到惊人的33次。首钢队这33次3分球出手来自9名队员,其中,外援摩根·塔克出手次数最多,达到了12次,命中了3次。首钢队另外一记投中的3分球来自郑翔琳。而前几场3分球神准的史秀峰,本场比赛5次出手,可惜一次都没能投中。高颂本场也有5次拉到外线出手3分球,但同样无一命中。

        “我们现在因为内线没有比较稳定的得分点,因此进攻更多地依靠外线。而外线进攻的成功率本身就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像这场我们就是每个点都哑火,换谁去投都不行。”张云松说。

        其实从运动战得分来看,辽宁队也无非就是在2分球上多赢了首钢队4分。她们最终能够赢得比赛,主要得益于21次罚篮,而首钢队在这一项上明显吃了亏,虽然犯规次数只比对手多两次,但全场罚篮次数却比对手少了11次。张云松认为,罚篮次数的多少固然能决定一场比赛的输赢,但对于目前的首钢女篮而言,最大的难题还是人员问题。“像这场比赛,之前打得多的队员状态都不好,我觉得这与疲劳有很大关系。”张云松说,“一方面她们都不年轻了,而且前几场都在场上打了30多分钟,本赛季赛程又紧密,必然会造成状态的起伏和不稳定。而我们后面的对手却越来越强,肯定会在对抗等各个方面给我们更大的压力。”

        本赛季,首钢女篮的内线在攻防两端都不占优势。过去只要把球交给外援中锋福尔斯,她就可以轻松搞定,如今却必须全力血拼才有机会。而内线防守不仅需要首钢女篮的内线队员拼尽全力,还需要外线队员前来协防夹击。这一来一回都需要体力支撑。在进攻的战略战术上,首钢女篮本赛季以外线3分球为主,努力去抓一切快攻机会,但这两样都要求队员更多地跑动。因此,连续几场高强度的比赛之后,首钢队体能下滑、状态起伏也是很正常的情况。张云松也很清楚这一点,但关键是当核心队员的体能下降、状态不稳时,谁能顶上来?他说:“目前从整个球队来看,能够挖掘的、能用在比赛中去承担责任的队员,确实有些捉襟见肘,这才是我眼下最大的困扰。”本报记者 李远飞 J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