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黄山采景

        为了了解佛教方面的知识,我们先到西安草堂寺参加了中日佛协为达摩祖师像落成仪式,并访问了赵朴初先生,然后去华清池——成都的青城山、二王庙、峨眉山、报国寺、伏龙寺、清音寺、武侯祠、杜甫草堂——大邑县一崇庆县——云南昆明——圆通寺、龙门、太华寺、法清寺、华亭寺、筇竹寺、石林、西双版纳、思茅、景洪、勐海、澜沧、双江、临沧、下关、大理、喜洲、楚雄、金殿、黑龙潭、金刚塔——湖南冷水江波月洞……5月8日返回北京。

        两个月里,我们跑了好几千公里,几乎每天都是天不亮就出发,火车、汽车、轮船、飞机,天天赶路,马不停蹄。大家都非常兴奋,虽然苦也无所谓。好在收获很大,大部分景点都落实了,有的还超出了我的想象。有的地方太远,比如火焰山,我已经确定要在那个真实的火焰山去拍,就不必先跑一趟了;最后的天竺国和西天圣境,本想能在西双版纳找到近似或能够加工的地方,却大失所望,于是我萌生了去印度拍摄的念头,但为时尚远,再说吧。

        在采景途中,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事,也得到许多意外的收获,我把它们说出来,与大家共享。

        说说黄山的事,这是我们出发的第三个地点。

        3月5日,我们在南京与黄山管理处联系,说明我们要到黄山采景,希望他们第二天派个车到火车站来接一下。黄山管理处的负责人很为难,因为第二天是周末,他不愿意找车,在李诚儒再三要求、说明情况之下,他们终于答应了。

        第二天下午我们到了繁昌火车站,来接的是一辆很破旧很脏的面包车。我们没有在意,有车就行!大家兴高采烈地上了路。开车的是个老司机,车开得很熟练,但看来有些不大高兴,大概是因为耽误了他的休假吧?一开始车行驶得似乎很顺利,不久后司机发现车的声音有问题,马上停车检查,原来发动机在漏机油,如果不赶快解决,油流光了,发动机就会烧坏,可是这一路上没有修车的地方。司机犯了难,幸好我们的小郑同志当过司机,会修车。他问:“有肥皂吗?”大家七手八脚地从司机台上翻出一块肥皂,小郑爬到车底下,用肥皂堵住了漏油的地方,大家夸赞小郑立了大功,又兴致勃勃地上路了。

        没多久,天上飘下细雨,还夹着雪花。3月的黄山很冷,我们赶紧加了衣服,要把车窗摇上去,但是摇不动!无论怎么使劲,它就是不肯上去。李诚儒问司机:“师傅,这车窗怎么了呀?”

        他头也不回,冷冷地回答:“这车窗是坏的!没法摇!”这回答给了我们一闷棍,雨和雪一个劲儿从大开的车窗往车子里灌,衣服都裹在身上也挡不住冷。         

        (40)

  • 书是“玩伴”

        总算到了剧院,在戏剧还没开场的时候,父亲总会与一些朋友交谈几句,这些叔叔伯伯也常常夸赞查良镛乖巧伶俐,查良镛总能为此高兴一整天。

        有一次的戏剧曲目是“猪八戒高老庄招亲”,查良镛被戏中的剧情深深吸引住了,后来他时常缠着母亲给他讲猪八戒的故事,母亲被他吵烦了,只得对他说这是《西游记》中的故事,让他等到父亲和哥哥们读书的时候,去找他们讲故事。查良镛在心中暗自记下了《西游记》这个名字, 他时常自己来到藏书丰富的书房,去找《西游记》看。虽然还没有进过学堂,但是查良镛从小便处在查家书香之气的熏染之下,小小年纪倒也识得很多文字。

        查良镛非常热衷于把书上的内容以故事的形式绘声绘色地复述出来,而家里的很多玩伴都非常乐意听他讲故事,那些引人入胜的情节,加上查良镛丰富的肢体语言,总能使得听者拍手称奇。而在讲完故事之后,玩伴们也会通过角色扮演的方式将《西游记》中的故事演绎出来,每当那时,院子中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

        查良镛小时候一点也不调皮,而是养成了爱读书的习惯。浙江一带, 提到“查氏藏书”,定然是人尽皆知。面对这些丰富的书籍,查良镛就像是进入了一片广阔的海洋,自己可以在其中自由地驰骋。查家的藏书既有古典书籍,也有小说一类的新型书目,查良镛的伯父、父亲、兄长们,都是大学毕业,这些书籍也是他们喜爱读的。在这样的环境下,查良镛接触的书目种类越来越多,文学的积淀也越来越深厚。

        查良镛8岁时第一次接触到武侠小说, 那是顾明道写的《荒江女侠》。顾明道向来以写言情小说为主,然而这本书却在扣人心弦的爱恨情仇当中融入了行侠仗义的内容,从而开辟了言情武侠小说的先河。《荒江女侠》深深吸引了查良镛,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新奇而又多彩的武侠世界。这一时期,武侠小说的发展更为多元化,与历史结合的历史小说也渐次出现。这些离奇瑰丽的各色小说,成为查良镛童年的主要“玩伴”,并为他日后的武侠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作为一个男孩子,查良镛一不调皮,二不与人打架,其乖巧懂事使得查枢卿和徐禄对他宠爱有加。为了培养查良镛的文艺修养,夫妻二人还专门买来一架钢琴,请了钢琴师傅,教查良镛学习弹钢琴。在师傅的教导下,查良镛学得有模有样,钢琴师傅还时常夸赞他很有音乐天分,他就这样学习了一年多。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