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孩子们的小心愿 我们帮忙实现

        看一场电影、参加一次夏令营、请个家教辅导功课……对于大多数家庭的孩子来说,这样的愿望不难实现。但在北京城里,还有约2.5万困境儿童,因为家庭贫困、身体残疾等原因,面临生活、教育、医疗、社会融入等困局,有时一个非常微小的心愿都难以实现。

        2017年12月,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成立儿童福利和保护处,一年多来,全市16个区对困境儿童进行了精准摸底,建立“一人一档”困境儿童管理平台并定期家访,在学习、心理辅导、人际交往、社会参与等方面提供精准帮扶,为孩子们撑起一片爱的天空。其中,海淀团区委和彩虹之家青少年服务中心创新启动了“1+1+N”筑梦计划,用大手拉小手的方式,给困境儿童提供帮助,2018年共为12个街道60余名困境儿童实现了各种心愿。

        错过的夏令营又补上了

        今年16岁的小鹏(化名)在海淀区一所职高上高一,家住田村路附近一个老旧小区里。小鹏的妈妈是一位有精神障碍的残疾人,父亲是一名环卫工,爷爷奶奶退休在家,一家5口挤在一套不大的单元房里,收入只有父亲微薄的工资和两位老人不高的退休金。买一双新鞋、下馆子吃顿饭,对小鹏来说都是非常奢侈的事。

        海淀团区委彩虹之家青少年服务中心的姚晶是与小鹏建立对接帮扶的社工,他们第一次打交道居然是因为小鹏错过了一次夏令营。姚晶记得,2017年8月,一个关于绿色能源车挑战赛的夏令营在北京举行,小鹏因为表现良好又热爱能源车拼装,被所在街道推荐入围。参与者的营费大约在4000元左右,困难家庭儿童的参赛费用由海淀团区委支付。机会难得,小鹏兴奋地早早做好了准备。

        在集合当天,姚晶却突然联系不上小鹏了。“我当时挺着急,这孩子一直不出现,最后我只能带着队伍走了。”虽然时隔一年多,小鹏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沮丧心情,“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夏令营,几天没睡好觉,但是难过也没办法,要照顾妈妈。”小鹏告诉记者,出发当天,妈妈的糖尿病突然加重了,爸爸还在工作,爷爷奶奶也无法抽身,只能小鹏留下照顾妈妈。

        疼爱孙子的奶奶把这事记在了心里。“奶奶给我们打了好几次电话,说孩子因为照顾妈妈错过了夏令营,想问问还有没有机会再参加。”姚晶这才了解了真实情况并对他进行了家访……2018年,小鹏被纳入了“1+1+N”筑梦计划,在即将启动绿色能源车挑战赛之前,姚晶第一个为他报了名。在为期一周的夏令营期间,小鹏拿下了好几个奖项,也开朗了很多。如今,小鹏已经成为彩虹之家的编外志愿者,从一个受助者逐渐变成了一个热心公益的助人者。

        12年来第一次走进电影院

        从小到大,小宝(化名)一次电影院也没进过,直到去年10月在“1+1+N”筑梦计划的帮助下,他才第一次走进了影院大门,“电影院跟我想的基本一样,不过30多块钱一桶的爆米花太贵了,我没买。”

        12岁的小宝上6年级,跟随父亲住在海淀四季青镇南平庄附近,如果不是村集体帮忙给爷儿俩找了一间八九平方米的平房免费居住,他俩的生存都成了问题。小宝的父亲陈先生上世纪90年代来京打工,与一女子婚后生下了小宝,因为特殊原因,小宝的母亲离开了他们,从孩子两岁开始,陈先生就独自一人拉扯儿子生活。

        他们的小家是个不起眼的平房,屋内靠墙摆放着铁制的上下铺,下铺父子俩用来睡觉,上铺则成了储物空间,杂物一直堆到了房顶。小宝写作业的时候,屋子中间就会支起一个小折叠桌,这个时候家里就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了。

        陈先生是附近物业公司的一名电工,每月收入在3000元左右,除了父子俩的日常生活开销、小宝在学校的饭费和书本费,他几乎也剩不下多少钱了,明知道儿子想看电影,却很难帮他实现。

        被纳入“1+1+N”筑梦计划之后,小宝想看一场电影的愿望被社工记录下来了。去年10月,他跟爸爸第一次走进了电影院。“座椅是一排排的。”小宝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看的电影叫《侏罗纪世界2》,是一部3D影片,“我爸说3D眼镜还是不戴的好,可我觉得戴着才好,才能感觉到身临其境。”小宝笑着说。

        跟刑警交上了朋友

        每晚7点,托管班里的孩子就陆续被家长接走了,只有小圆(化名)还要继续等,他的妈妈几乎每天都要8点过后才能来接。小圆今年7岁,在海淀区阜石路附近的一所小学上二年级,懂礼貌又开朗。

        小圆的妈妈王女士告诉记者,儿子两岁左右的时候,他的爸爸因病不幸离开了人世,她就一直一个人带着儿子生活。王女士在一家供暖公司当收费员,每天早上送完儿子上学,就要赶去单位,下午孩子正常放学时她却还不能下班,无奈只能花钱把孩子送去校外托管班。“学校开了免费的托管班,就算是5点半能接,我也赶不回来。”

        王女士说,小圆一直有个警察梦。“可能因为他爸爸是当兵的,他爷爷也是,他总说,长大了要当警察。”

        彩虹之家得知了小圆的情况之后,将他列入了“1+1+N”筑梦计划,并与一位刑侦支队的陈警官取得了联系。在一次交流活动上,小圆与陈警官见了面。小圆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您有枪吗?”“您抓到过几个坏人?”刚见面就一连串问了警察叔叔好几个问题。见面之后,这位陈警官就成了小圆的好朋友,在工作不忙的时候通过微信跟小圆交流。警察都有哪些职责,陈警官都会跟小圆一一讲解,如果未来机会合适,他还有可能带小圆去自己工作的地方参观。现在的小圆,逢人就开心地说:“我有个朋友是警察。”  

        马上就访

        全市七千余社区已配备儿童主任

        市民政局儿童福利和保护处相关负责人介绍说,为加强困境儿童关爱保护,本市已建立困境儿童分类保障制度,对机构集中养育孤儿弃婴、残疾儿童、困难家庭儿童、留守儿童等全面实施分类保障。目前全市331个街道(乡镇)均已配备儿童督导员,7100个社区(村)均已配备儿童主任。2018年,全市各区通过购买社工机构专业服务,持续开展困境儿童一对一关爱帮扶。

        其中,东城区曾为辖区困境儿童赠送儿童话剧票;西城区为辖区内0到6岁户籍困境儿童赠送价值300元的健康“大礼包”,孩子每年可享受免疫接种、健康评估、转诊治疗等健康服务,并有家庭医生提供“一对一”服务;通州区建立儿童成长驿站,为困境儿童安排学业辅导、心理构建、能力提升等方面的服务和活动。

        2019年,本市将推动设立困境儿童和留守儿童保障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完善困境儿童基本生活、医疗康复、养育照料等配套制度,对困境儿童及留守儿童实施精准帮扶,并建立关爱帮扶长效机制。本报记者 叶晓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