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专盯爱收藏老人骗“拍卖标的费”

        电话联系家有藏品的老年人,故意虚构和夸大藏品价值,谎称可帮忙联系国际大型拍卖会拍卖,让藏品升值,而向老人骗收几万元“标的费”。而很多不明藏品市场行情的老年人纷纷被骗,上百老人签了合同。今天本报记者从北京海淀警方了解到,专骗老年人的诈骗团伙被永丰派出所打掉,19人被刑拘。

        旧粮票升值价值30万?

        2018年12月17日下午,事主张女士向海淀公安分局永丰派出所报警。张女士怀疑父亲可能被诈骗了,老人正在家中和一名陌生男子交易。民警马上想到了对策,身着便衣,以朋友身份,跟随张女士前往其家中了解事件情况。

        在张女士家中,70多岁的老人正在和一名自称是知名拍卖公司的业务员小慕交流。老人手中存有大量20世纪60年代旧粮票。业务员小慕就对张老先生说:“现在您手中的这些旧粮票都升值了,现在价值30万元以上,我们公司可以帮助您参加国际大型拍卖会,比如迪拜拍卖会、香港拍卖会等,看您有没有兴趣。”张老先生表示有兴趣,自己手中的粮票,如今价值如此之高,可以去参加拍卖会。于是,业务员小慕对张老先生说:“如果您同意我们公司帮助您去参加拍卖会,您需要交付我们3万元‘标的费’。”张老先生表示没有这么多钱,只同意交1万元“标的费”。

        在旁倾听的民警感觉事有蹊跷:正规拍卖公司,在藏品未成交前是不会收取任何费用的。于是,便衣民警向业务员小慕了解该拍卖公司的情况,小慕表示他们公司合法经营,有营业执照,帮助他人参加拍卖会。与业务员小慕交流的同时,小慕的手机持续作响,来电不断,民警发现其手机内有一个近30人的微信群,群里的沟通内容都是围绕“藏品拍卖会”进行的。

        这家公司是个诈骗团伙

        判断这家公司存在问题后,民警随即将情况汇报给所里,所里增派警力来到小慕位于朝阳区的拍卖公司调查。

        经查,该公司根本没有组织或参加国际拍卖会的能力,所谓帮助将老人们的藏品去拍卖,只是为骗取“标的费”。该诈骗团伙成员首先通过电话联系那些手里有旧粮票、第一套人民币等藏品的老年人,然后登门拜访,故意虚构和夸大藏品价值,让老年人交上几万元所谓的“标的费”,等快到拍卖会约定时间,再称拍卖会改期了,一拖再拖,从而达到诈骗钱财的目的。

        该公司内员工分工明确,分别负责前台接待、业务、人事、财务等。民警当场起获大量员工诈骗的话术,还有与上百名事主签订的合同等。民警将公司内19名员工带回派出所审查,罗某某、慕某某等19人供认了诈骗事实。

        涉案金额达200余万元

        嫌疑人慕某某称,他从网上看到这家拍卖公司的招聘信息,前来应聘,工作时间长了,就意识到他们从事的是诈骗行为,但高额的回报让他欲罢不能。公司内还粘贴着“一群人、一条心、一件事、一起拼、一定赢”的标语,以示鼓励。他去年7月到公司入职,刚开始统一进行诈骗话术培训,后来能够独立打电话联系老年人上门或约老年人来到公司进行诈骗。

        至于其工资,是从收取的“标的费”里抽取10%的提成,收的“标的费”越多,工资就越高。业务员每月20日前,需要完成65万额度的“标的费”;如果完不成,则会被扣工资。

        目前,19人因涉嫌诈骗罪已被海淀警方刑事拘留,涉案金额200余万元,案件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警方提示:市民想要拍卖藏品,须认准有拍卖资质的拍卖公司,正规拍卖公司在藏品未成交前不会向卖家收取任何费用。同时,面对突来横财要保持冷静,以免落入骗子的圈套。

        本报记者 林靖

  • 清理“僵尸车”

        前天,昌平交警在严寒之中对回龙观二拨子地区的僵尸车开展清理行动,共拖走僵尸车31辆。警方称,由此腾出来的紧张有限的公共停车资源将让给急需停车位的其他社会车辆。安然文并图  

  • 楼道里搁两双鞋 邻居起诉要求移走

        本报讯(记者徐慧瑶)认为邻居在楼道里放的鞋挡路,便上法院打官司,要求其将鞋移走。近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上出现这样一个判决信息,两家人因为两双鞋打起了官司。最终,东城法院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家住东城区的王、陈两家是多年邻居,两家人此前就因为过道堆放物品的问题上过法庭。这回,因为邻居陈老太在楼道里放了两双鞋,王家人将陈老太告上了法庭,要求其将鞋移走。原告王某诉称,被告陈老太在楼道里放置了两双鞋,而楼道是原告出入房屋的必经之路,被告堆放物品影响了原告通行。

        陈老太的律师在法庭上辩称,目前,被告已将楼道内属于被告的物品全部移走,未放置其他物品。两双鞋系临时摆放,在日常生活中不可避免,且现在已经腾空,不影响原告通行。庭审中,陈老太的律师还提交了一张楼道里的照片,证明鞋子已经移走。但是对于这个证据,王家人表示不予认可。

        法院认为,根据已查明事实,被告放置的两双鞋尚不足以对原告的通行造成实质性妨害,原、被告作为邻居应当本着团结互助、互谅互让的原则,妥善处理相邻关系,原告要求被告将鞋移走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故法院不予支持。因此,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官还提醒:“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精神,正确处理截水、排水、通行、通风、采光等方面的相邻关系。给相邻方造成妨碍或者损失的,应当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赔偿损失。”

        因为两双鞋和邻居打官司,属于滥用司法资源吗?今天上午,北京两高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丽华对记者表示:“我个人认为并不算。如果自己解决不好,也许会矛盾恶化,导致严重后果,最后也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虽然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但这只是没有得到法律的支持,而不等于滥用司法资源。”

        不过,张丽华律师也并不赞成采用诉讼的方法解决邻里之间的矛盾。她提醒大家:“起诉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本应该和解解决的小事,打官司会使相邻关系更加恶化。这并不是妥善的办法。”

  • 阎肃妻女起诉阎肃之子 要求音乐著作财产权析产

        本报讯(记者林靖)因对文学家、剧作家、词作家阎肃音乐著作权收益分配比例无法达成一致,阎肃之妻李老太、阎肃之女阎女士将阎肃之子阎先生诉至法院,要求对阎肃享有的音乐著作权之财产权进行析产,判令李老太享有三分之二,阎女士享有六分之一。今天记者获悉,北京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著名艺术家阎肃的歌曲、歌剧和京剧作品有《红梅赞》、《敢问路在何方》、《北京的桥》、《长城长》、《江姐》、《党的女儿》、《红岩》、《红色娘子军》、《红灯照》等。

        据原告李老太、阎女士诉称,李老太与被继承人阎肃是夫妻关系,婚后育有一子一女,阎女士是李老太与阎肃的女儿,阎先生是双方之子。被继承人阎肃于2016年2月12日去世,去世前并未就其音乐著作的财产权分配订立遗嘱。2014年以来,因阎先生对阎肃音乐著作权收益分配比例不满,多次协商无法达成一致,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停止支付阎肃音乐著作权收益。故此,阎肃之妻女现在诉至法院,请求对被继承人阎肃享有的音乐著作权之财产权进行析产,李老太享有三分之二,阎女士享有六分之一。

        目前,海淀法院正在对此案进一步审理。

  • 感情纠纷酒后冲动 在自家放火获缓刑

        本报讯(记者刘苏雅)因与妻子感情不合,李某酒后在自家卧室纵火,所幸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记者今日获悉,李某因犯放火罪,被丰台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李某已经年过五旬,但与妻子的感情不合,两人已经走到了离婚的边缘。

        2017年5月15日晚上,李某的女儿女婿都在家中。其女儿回忆,当天父亲喝了酒,连着给母亲打了十多个电话,但母亲一直害怕父亲的来电,始终没有接听。

        “想离婚怎么都能离,我死都不怕,我还怕离婚。”李某见妻子拒接电话,嘟囔着称自己还可以联系律师事务所。挂掉电话后,李某拿着一桶白酒进了卧室,拧开瓶盖就将酒往床上倒。李某的女儿女婿赶紧上前,想把酒桶抢下,但被李某轰出了卧室。

        “我对不起你们两口子。”李某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反锁了卧室门。

        女婿靳某找到钥匙打开门时,李某已经在床上点燃了床单,靳某急忙用衣服将火扑灭,但李某反复三次点火,并试图阻拦靳某。

        李某最后一次点火后,火势突然变大,小两口使用灭火器也无法灭火,急忙拨打了119。消防队员赶到后将火扑灭,随即,李某被警方控制。

        经审理,丰台法院认为,李某以放火的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放火罪。考虑到李某自愿认罪,可以酌情从轻处罚,因李某犯罪情节较轻、具有悔罪表现,综合全案情节,法院一审以放火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