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传统相声“复活”重现生命力

        重新复排经典传统相声作品、老前辈亲自上场为“小辈儿”捧哏量活、青年相声演员在创新同时还致敬了大师作品…… 近日,第八届《北京喜剧幽默大赛》在BTV文艺频道落下帷幕。自2011年创办以来,《北京喜剧幽默大赛》已经走过第八个年头。这个曾走出过苗阜、王声等优秀青年相声演员的演艺舞台这次特别推出了特辑,以每个年代的经典相声作品来折射时代生活,带领观众重温改革开放40年的时代变迁,大赛以“欢声笑语四十年”为主题,与往届大赛集纳小品、相声、哑剧等多种喜剧样式不同,本届大赛专攻“相声”这一曲艺门类,让“老包袱”重现艺术生命力。

        ■复排传统相声让观众摸清“门道”

        将传统相声再次请回到大赛舞台上,不仅为青年演员提供了一次展示基本功、与前辈大师“神交”的舞台,也让观众有机会可以了解更多传统相声里面的门道。只有看得懂门道了,喜爱之情才会油然而生。本届大赛上,曹云金、何云伟、应宁、王玥波等青年相声演员,就重新复排了《打灯谜》《滑稽双簧》《同仁堂》《拉洋片》《扒马褂》等传统相声作品,把这些传统作品原汁原味儿的呈现在大赛上。

        例如马志明先生的经典作品《拉洋片》,这个作品展示的是一个已经消失了的街头艺术——拉洋片。拉洋片更像是一种“土电影”,拉洋片的人通过绳子拉动各种美景图画,同时配以唱曲解说。在相声中,拉洋片的人欺诈吓唬顾客,引发观众笑声。因为拉洋片已经不多见,所以对于复排这一作品的北京曲艺团演员队队长于磊,可谓是“啃”了“硬骨头”。他坦言,《拉洋片》这个作品他出学校后就多年不演了。“我要重新排练,就像新学的一样!”

        有趣的是,看过他和搭档吕嘉强的表演后,观众席上的大妈连声关心:“孩子,脑袋上有包吗?”对此,大赛品笑师北京文艺广播《开心茶馆》的大鹏释疑,用竹扇打捧哏的演员,在相声表演艺术中也叫“打哏”。这样的做法不仅《拉洋片》里有,《武坠子》、《口吐莲花》等经典作品中都有。但是这作品中的“打”其实并不是真打,用的扇子是特制的。“生活中的扇子合起来后,扇骨是往里扣的;这种道具扇子经过处理后,合起来扇骨是向外张的,像手风琴被拉开、拉松了一样。”大赛制片人郭悦介绍,“这样的扇子打在演员身上,效果是声音大、力度小,具有特殊的舞台感染力。”

        1950年,侯宝林、常宝霆等11位大师发起成立了“相声改进小组”,号召摒弃相声里的糟粕,讲文明相声。而《拉洋片》《武坠子》《口吐莲花》中的打哏还得以保留,就是因为其存在体现作品的内涵和中心思想。其实,相声中的“打哏”多数是在为作品服务,侯耀文、石富宽的《口吐莲花》讲到最后,要吐那朵莲花时,侯耀文说:“像这种财迷啊,咱们就得这么对付他!”这句话点明了作品的主题“打人就是为了惩戒小人”。

        ■前辈为晚辈“量活”

        《北京喜剧幽默大赛》的舞台为培育和扶植青年相声演员也是不遗余力。在第一场特辑中,李增瑞、刘俊杰、郑健、刘洪沂、靳佩良等前辈艺术家以老带新,亲自上场为青年演员捧哏量活。郑健带着徐涛、郭威重演马季先生的经典作品《一仆二主》;靳佩良带着王凯重新排演了师胜杰的代表作之一《摇篮曲》……大赛既磨炼了青年演员的技艺,同时也完成了相声的新老传承。

        本届大赛还精心准备了6件在曲艺界堪称馆藏级精品的“笑的礼物”:其中有上世纪50年代出版、侯宝林刘文亨先生签名版的《相声溯源》,马季先生的书法作品,上世纪出版的《侯宝林相声全集》唱盘12张,以及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出版的《相声古曲戏曲残本》一套等,它们或是承载了大师的经典作品,或是由大师亲手制作而成,无一不凝结着相声这一艺术门类的智慧结晶,更珍藏着相声前辈积累下的宝贵经验,对于青年相声演员来说无疑是一笔宝贵的传承财富。

        同时,《北京喜剧幽默大赛》一直是“不设门槛推举新人”,本届大赛依旧秉承了这一传统。制片人郭悦表示:“不管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还是公务员、律师,只要你热爱传统文化,只要你热爱相声,只要你的作品够好够新,你有对相声的这门心思,那么大赛的舞台永远为这些热爱相声的年轻人敞开。”在第二场特辑中,就迎来了曾经一度登上热搜、自创“公式相声”的博士夫妇李宏烨、郑钰。他们带来的群口相声《五指山》,模仿了马季先生经典作品《五官争功》的结构。第六场特辑中,公务员兰葆和搭档潘心强登上大赛舞台,他们的作品《捧逗争哏》,打破了相声行当里的老规矩——7分逗3分捧。从“笑果”上看,无论是博士还是公务员表现皆不俗。

        ■新作“致敬”大师作品

        《北京喜剧幽默大赛》在推新人的同时,也不遗余力的推出新作,而青年演员在创新的同时,还不忘在作品中向前辈大师“致敬”。在第二场特辑经典新说中,就是以青年演员改编经典作品创作新作品为主。根据侯耀文经典作品《楼上楼下》的结构,青年相声演员甄齐创作了《重力减速度》:甄齐在不小心失足坠楼的过程中,看到楼下邻居的生活后,反思自己,并配以时下抖音流行歌曲。既有时代感,又能激起共鸣。

        在收官庆典上,金霏、陈希、李寅飞以原创相声剧《时代笑声》致敬相声前辈:比如马季的《宇宙牌香烟》、高英培的《钓鱼》、马三立的“挠挠”“逗你玩儿”等等,这些片段一呈现出来,就再次勾起了全场观众对相声大师们艺术魅力的回忆和怀念,“老包袱”的艺术生命力远比时下流行的网络笑话、脱口秀要长久。制片人郭悦认为,时隔几十年后,当青年演员将这些经典段落融会贯通,并重新排演时,他们对那些素未谋面的老艺术家们艺术造诣的感受会更加直观,进而敬畏之心油然而生。原创新作品,不仅是青年演员在与自己对话,更是与前辈大师对话,与相声这门艺术在对话,而相声作为中国本土喜剧,国人只有梳理清楚了中国相声的发展演进历程,读懂了那一段段反映时代生活的相声精品,才能解锁中国人基因中的喜剧密码和记忆中的时代情怀。  

        本报记者 邱伟  

  • 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喜收新徒

        本报讯(记者王润)昨日,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先生收徒仪式在中国文联举行,中国戏曲学院京剧系主任舒桐成为他的弟子。本次收徒仪式以座谈会的形式举行,来自中国文联、中国剧协、中国戏曲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国家京剧院、北京京剧院、上海京剧院、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的众多朋友现场向师徒二人表示祝贺。

        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是“四大名旦”之一尚小云之子,1940年生于北京,工花脸,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半个多世纪的舞台艺术生涯中,他孜孜不倦地汲取传统艺术的营养,深得“发于内而形于外”的表演精髓,为观众奉献了《野猪林》《将相和》《李逵探母》等经典作品。近年来,尚长荣的工作重心从舞台转向戏曲艺术的传承和推动上。“要将我们京剧花脸艺术精准传承下去,为国粹的发展奉献自己的力量。”

        舒桐现为中国戏曲学院京剧系主任、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班主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曾获第27届“白玉兰”戏剧艺术表演奖主角奖,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景荣庆先生的学生。早在1996年,舒桐就曾向尚长荣先生学习过《曹操与杨修》片段,近年来又向先生学习了《连环套》《取洛阳》《黑旋风》等多出代表剧目。孙觉非 摄

  • 国家大剧院“周末音乐会”迎来首场

        本报讯(记者高倩)元旦过后的第一个周末,国家大剧院“周末音乐会”也迎来了新一年的首场演出。昨天上午,青年指挥家李昊冉执棒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携手古筝演奏家吉炜,为观众们“描绘”了一幅幅鲜明的音乐画卷。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伯牙子期、高山流水的故事”,音乐会一开场,指挥李昊冉就先讲解起了吉炜接下来要展示的古筝协奏曲《高山流水》的两个片段,简短精要的导赏过后,李昊冉、吉炜随即与大剧院管弦乐团演奏了《高山流水》全曲。余音未绝,一首《渔舟唱晚》又奏响。“这应该是中国最家喻户晓的古筝名曲了,因为所有人几乎每天都会在电视里听到。”李昊冉环视一周,期待着大家的答案,“没错,它是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的背景音乐。”

        音乐会的最后一首曲目——穆索尔斯基的《图画展览会》同样颇具“画面感”。李昊冉将乐曲的主题娓娓道来,而伴随着乐团的演奏,作曲家描绘的侏儒、古堡、游戏与吵闹的孩子、牛车、两个犹太人、李莫日市场、基辅大门仿佛一一浮现,向来高深的交响乐被“解密”,变得明了而生动。“古典音乐不是遥不可及的,它其实就在我们身边。”李昊冉在接受采访时说,“就像与朋友见面一样,希望大家从中细细体味,感受音乐所传达的内容。”

        2019年,“周末音乐会”将继续通过指挥家、演奏家等名家的现场传授和曲目讲解,让更多观众,尤其是小朋友们走近高雅艺术。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周末音乐会”将推出“新中国会成立70周年中国音乐作品系列”、“家庭音乐会系列”、“值得聆听的古典音乐系列”、“值得聆听的中国民乐名曲系列”、“不可不听的交响乐系列”和“经典合唱系列”6个系列共计50余场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