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宋江为什么叫山东“呼保义”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1月11日        版次: 37     作者:

    《水浒人物谱》

    盛巽昌

    上海人民出版社·学林

    ▌夏安

    《水浒》里有英雄,也有奸佞,有好汉,也有平民。但作者眼中一视同仁,几乎人人都有绰号。这些绰号背后的含义是什么?这些绰号有什么样的文化内涵?这些绰号体现了作者怎样的思想内涵?在新作《水浒人物谱》中,盛巽昌以水浒人物的绰号为切入点,史实典故、民间故事、宋元杂剧、暗语切口、社会风情等娓娓道来,说尽水浒人物风流往昔。认识、研究中华文化,可以借读本书人物的绰号,探寻它们的由来、发展和影响,以及它们所蕴涵的社会众生相和时代风尚。

    长期以来,世人对《水浒传》人物及其姓名和绰号颇有兴味,它们已被视为水浒文化的标识,具有特别的艺术魅力。如天罡星群中林冲的绰号“豹子头”,王英绰号“矮脚虎”等。绰号中有的表现人物本事,如智多星吴用、神医安道全、圣手书生萧让;有的展示人物形象,如赤发鬼刘唐、青面兽杨志、九纹龙史进;有的点出人物武艺,如大刀关胜、双枪将董平、双鞭呼延灼;有的勾画出人物性格,如拼命三郎石秀、霹雳火秦明、黑旋风李逵;还有的是说明人物身份,如花和尚鲁智深、行者武松、浪子燕青等。这些绰号与人物特点融为一体,在民间的影响力已经取代了人物的姓名。当你读到急先锋索超时,闭上眼你都能想象到两军对垒他一马当先的画面;读到浪里白条张顺,你自然会想象出他穿梭于水面留下类似渔船驶过后的白色浪花。读到赤发鬼、黑旋风、活阎罗、拼命三郎等绰号,你无需读过本人事迹便可知晓这些人是个什么角色。

    据盛巽昌考证,《水浒》中的人物源自《宋史》《宋史纪事本末》《大宋宣和遗事》《宋江三十六赞》等相关史籍文献。经过民间历代说书家、戏剧家的塑造,提炼出了形象异常生动的绰号及人物事迹。作为梁山泊的首领,宋江算是《水浒》中称号最多的人了,一共有四个绰号,“黑宋江”“孝义黑三郎”“及时雨”“呼保义”形容的都是他一人。前两者使用的人少,一个“黑”字带出了贬义和讥讽,从宋江的肤色来嘲笑。使用者也多是不怀好意,只为讥讽宋江的不义而存在,远不如另外两个绰号来得正传得广。在《大宋宣和遗事》的原始记载中,只见人称他为“呼保义”,不见“及时雨”这个称呼。元曲杂剧中,有时叫“呼保义”,有时叫“及时雨”,并没有统一称呼。而在《水浒》里,一直是两者并用,口头上一般都称“及时雨”,正式场合都称为“呼保义”。

    如果宋江在今天当个明星,打算开微博,他肯定想起名为@呼保义宋江,他的团队肯定想让他叫@及时雨宋江。一生鲁莽没什么文化的李逵初见宋江时,就曾直呼“原来兄长正是及时雨宋公明!”当时宋江被发配江州(今江西九江),可见“及时雨”并不止在山东境内传播,江湖上早已闻名。而“呼保义”更多是出现在正式场合中,比如排座次的忠义堂大厅上,宋江座椅后赫然竖着“山东呼保义”的大旗,与“河北玉麒麟”遥相呼应分列头把次把交椅。如果让宋江给你签名的话,他肯定想签“呼保义”。可见,“及时雨”只是一般的口头称呼,江湖认可度高,而“呼保义”则是宋江个人认可的绰号。“及时雨”好理解,乐善好施、仗义疏财救人于危难的形象呼之欲出,而“呼保义”却有些难解了。

    “保义”源自宋代小武官保义郎。有人认为宋江并无称王称帝之心,造反就是为了招安,混上个芝麻官保义郎。在宋代,整个朝廷冗官沉重,往往用保义郎的空头官衔来笼络民间能人。可以用来笼络草寇土匪将领,安定地方治安;又可以用来笼络乡绅士人,出财出力保障地方后勤。这可以算是当时除了科举以外平民最容易获得的官职了,一般人皆以有保义郎的称号为荣。在宋朝叫别人保义郎,就像是咱们现在称生意人为老总,称前辈为老师一般。在当时这种称呼既是一种时尚,也是一种荣誉。

    从《水浒》来看,宋江自打上梁山后朝思暮想的就是被朝廷招安,当然他也愿意别人称他为保义郎,这个称号也呼应了宋江的心态,也是对他人物的高度概括。

    为什么要在“保义”之前,加上一个“呼”?在龚圣与的《宋江三十六人赞》中有这样的记载,“不称假王,而呼保义,岂若狂卓,专犯忌讳。”在这句话中“呼保义”与“称假王”相对称,“假王”和“保义”都是名词代指称呼。而“呼”和“称”相对称,也就是“呼作为”和“称作为”的意思。这么看来,呼保义其实就是“叫做保义郎”的意思了。如此解释,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宋江自己喜欢用“呼保义”的绰号,而在江湖上却习惯对他称为“及时雨”,只是源自不同的心态而已。

    在《水浒人物谱》书中,上到徽宗赵佶下到跑堂的小二,作者将各色人等绰号、姓名的来历逐个探究了一番。据统计,《水浒》一书中仅出场的有名有姓者有577人,有姓无名者99人,无名无姓者9人,总共算起来有685人之多。《水浒》成书过程纵跨宋元明三朝,其中人物事迹、故事演变甚至传播方式都五花八门,到成书之后,读者对于书内所载内容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作者盛巽昌先生不以《水浒》中的人和事做善恶分析,不以忠奸为尺度,不以书中的是是非非为坐标,而是梳理了书中出现的各种人物,从他们的绰号称呼入手,辅以史料佐证,为人们讲述了这些生动形象的绰号的由来,勾勒出宋元明三代民间文化的演变过程,也展现出宋代民间旺盛的生命力、别样的平民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