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百名红通人员”56人归案 幕后故事首度揭秘

头号嫌犯喊话:外面太苦抓紧回来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1月11日        版次: 18     作者:

    杨秀珠外逃十三年,最终投案自首。

    2018年12月28日,“百名红通人员”王清伟回国投案自首,这是第56名归案的“百名红通人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联合摄制的五集电视专题片《红色通缉》昨起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首次揭秘海外追逃故事。

    逃亡太苦 头号嫌犯自首

    杨秀珠在“百名红通人员”中名列榜首。她曾任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涉嫌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贿赂,同时涉嫌贪污公款,案发后于2003年4月出逃。

    荷兰是杨秀珠滞留时间最长的国家。她回忆在荷兰的生活,逍遥法外的日子并不逍遥。过去身为领导干部的她,曾经在中餐馆去做帮工。她说是因为太孤独,“帮帮忙,跟他们多讲几句温州话,多讲几句中国话。”2014年,由于预感到即将被荷兰遣返,杨秀珠铤而走险逃到美国。中方迅速向美方提请司法协助,杨秀珠在美国被拘捕。

    杨秀珠聘请律师上诉,向美国申请避难。然而,随着中国海外追逃力度的加大,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杨秀珠渐渐意识到,想逃脱法律制裁看起来是不可能的。2016年,杨秀珠放弃申请避难,投案自首回到中国,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追缴贪污受贿所得2640万元。

    杨秀珠正在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当年,她曾经声称“死也要死在美国”,为什么最终会回国投案?这是杨秀珠反复考量后的选择,“在外面,这个苦楚,你们在国内的是领受不了的,我们在外面是知道的。逃亡的人抓紧回来,没有必要了。反正一个事情,该认的罪就认。”

    “富豪”靠生活费艰难度日

    除了杨秀珠,《红色通缉》第一集《引领》还讲述了闫永明、许超凡归案过程。

    “百名红通人员”第5号闫永明原为吉林通化金马药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涉嫌侵占公司资金约1.8亿元人民币。2001年11月,闫永明化名“刘阳”潜逃,他在新西兰继续经商,堪称高调。

    2005年中国就与新西兰开展司法合作,提供了闫永明是以虚假身份入籍新西兰的证据,请求进行非法移民遣返,但诉讼持续到2012年,当地法院判决闫永明的新西兰身份有效。遣返的路走不通,中方转换思路,提供证据证明闫永明带到新西兰的钱是违法所得。

    2014年,新西兰警方向法院申请,向闫永明发出了全球资产冻结令。他的生活来源是新西兰警方每个月给一部分生活费。生意停摆,只能靠有限生活费度日,这让习惯了富豪生活的闫永明感到相当难受。而“百名红通”的公布也让他的真实身份、犯罪历史曝光,置于舆论和公众的审视之下。

    新西兰法庭最终判决闫永明洗钱罪成立,他的资产被全部没收,并缴纳巨额罚金。

    2016年11月,潜逃海外15年的闫永明终于回国自首,在中国土地上接受法律审判。

    在美国坐完牢 回国还得受审

    许超凡是当年轰动一时的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特大贪污挪用公款案的主犯。

    2001年10月初,中国银行在首次对全国计算机实现联网监控时,发现账目超过4.8亿美元联行资金的缺口,事发地点被锁定在广东江门市的开平市。10月12日,银行方面发现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前后三任行长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下落不明,随即向有关部门报案。经紧急侦查,发现涉嫌挪用巨资的这三任行长已潜逃到香港,随后转机到了加拿大、美国。“中国银行开平支行案”,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银行资金盗窃案。

    许超凡等3人外逃之后,中方立即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红色通缉令。中方向美方提请司法协助,美国司法部在全国发出通缉令,他们只能在美国不断逃亡。

    2004年,余振东被遣返回国,这是中美司法合作的第一个成功案例;2009年,许超凡和许国俊被美法院以洗钱、诈骗、伪造护照和签证等罪名,分别判处25年和22年监禁。中方为此案向美方提供了有力证据。

    2018年7月,许超凡最终回国自首。开平支行案目前已经追回赃款20多亿人民币,3名嫌疑人中只有许国俊仍在美国羁押,中方将继续和美方合作将其遣返回国,并对他在中国涉嫌的罪行进行追诉。这一案件见证了中美17年执法合作的变迁。

    据专题片《红色通缉》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