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挪两个车站 缓解两条路拥堵

        本报讯(记者安然)公交车站设在四通八达的车流交汇处,确实让车上乘客候车、下车时最为方便,然而它却也给交汇而来的车流带来巨大不便。今天上午,东城交通支队发布消息称,交管部门将设置在东直门桥北侧二环辅路和东单北大街米市大街的两个车站位置做了调整,缓解了二环外环辅路和东单北大街南向北方向的拥堵。

        上午10点,记者在东直门桥北侧外环辅路上看到,原来的“东直门北站”的公交车站已被撤销,站牌上贴着改站通知,但仍有尚不知情的市民在此候车,被提醒后才匆匆离开。

        此前,这里共有3条公交线路,其中两路公交车会在停靠之后继续直行,另一路则由南向东右转。

        多年来一直负责东城管界内交通组织、渠化导改工作的东城交通支队秩序大队民警田颖涛说,公交车站设置的位置,对于周边交通的影响非常大。它首先要顾及市民乘车是否方便,同时还不能侵占绿地,不能过于干扰周围临街住宅,因此选位就会非常苛刻。

        “我们最担心的,对社会交通影响最大的是四个类型的车站:一是距离路口太近,而且公交车需在离站后立即在路口左转的;二是车站距离某些流量大的进出口太近,比如太靠近医院、学校,公交车和准备进入医院、等候接孩子的车辆互相挤压;三是道路上车道突然变窄的地方,如果设置了公交站,那就太麻烦了;四是路面上没有港湾,路面狭窄而自行车流量特别大的区域。”田颖涛说,面前这个东直门北站就属于第三种。

        记者看到,这里的二环辅路是两条直行机动车道,当公交车停靠站时,需占用1条车道,后方车辆要么排队等着,要么并线超车,车流量较大时,排出的长龙会很快延伸到东直门桥。但真正的问题是,除了这两条直行车道外,还有一条从东直门立交桥上下行,由东外大街东向北右转下桥的车道也在前方汇聚进来,在公交车进出站高峰期,相当于是三条车道突变为一条。田颖涛说,根据测算,车道二变一的时候,流量会下降60%,车道三变一,通行能力则下降80%。因此,这里也就理所当然成为了令人头疼的瓶颈路段,特别在晚高峰公交车频次较高的时候尤为明显。

        交管部门为此协调了市交通委和公交集团,一个月前,已将这个公交站点做了拆分:东直门北站取消,将2条直行公交线路北移150米,至天桥下非机动车道较宽处;右转线路的站点取消,直接与其相距不远的下一站香河园路站合并。站点调整后,东直门桥北的瓶颈路段得以消除,辅路通行能力明显提升。

        记者采访周围社区居民后了解到,临街居民当然是对公交车站改换位置非常高兴,平时乘坐公交车的居民当中,中青年人也显然节省了不少时间——毕竟在交通拥堵时,并线不易的公交车所受影响最大,受拥堵之害最明显。但是高峰期不怎么出行,且腿脚不便的老年人,为多走的几百米啧有烦言。

        煤渣胡同北侧东单北大街的米市大街公交车站存在比较典型的“车站离流量大进出口太近”的问题。这个进出口是协和医院地下停车场。由于大量去往协和医院就诊的机动车均需从煤渣胡同处进入医院地下停车场,公交车进站后对这部分车辆的影响尤为显著。加之公交车受排队进入停车场的车辆影响,经常无法靠边进站,乘客只能在行车道里上下车,对身体不便的乘客而言存在较大安全隐患。

        目前,这处公交车站经协调后,已经南移约250米,如此一来,公交车可靠边停放,也不会影响进入协和医院地下停车场的其他机动车,达到双赢。

        田颖涛说,另外两个类型的车站与交通流之间存在矛盾的困扰也在东城区范围内存在,交管部门正在对具备调整条件的车站做出规划,在与相关部门详细沟通且得到上级批准后,部分车站的问题也将得到解决。

  • 万达诉足球小将索赔2000万开庭

        本报讯(记者张蕾)因出资培养的足球小将王振澳擅自加盟国外俱乐部,北京万达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将王振澳父子诉至法院,要求二人支付俱乐部因履行协议而支出的所有费用302万余元,并索赔违约金1700万元。今天上午,该案在朝阳法院开庭审理。

        记者了解到,朝阳法院受理该案后,始终未能与王振澳父子取得联系,法院依据万达俱乐部申请进行了公告送达。该案曾于去年11月12日第一次开庭,当日王振澳父子未出庭应诉,法院依法进行了缺席审理。后经媒体报道此案,王振澳父子委托律师主动联系法院,今天上午,庭审如期进行。

        万达俱乐部诉称,2012年8月4日,俱乐部与王振澳及其父签订了《北京万达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派遣球员赴西班牙培训协议书》,约定派遣王振澳作为俱乐部注册业余球员,前往西班牙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接受足球培训。该《培训协议书》同时约定,王振澳年满18岁成为职业球员时,其球员注册所有权和处置权均归万达俱乐部所有,如需转会须经俱乐部同意。

        万达俱乐部称,2017年6月,包括王振澳在内的俱乐部首批球员职业化,俱乐部决定与王振澳签订职业合同,但多次联系王振澳父子回京签约均未得到答复。2017年9月中旬,俱乐部甚至与王振澳父子失去了联系。

        王振澳父子失联两个月后,俱乐部收到了丹麦瓦埃勒足球俱乐部发来的邮件。邮件称王振澳将于2018年1月5日与丹麦瓦埃勒足球俱乐部签订合同。2017年12月7日,万达俱乐部向王振澳父子发送了《律师函》,但均因被拒收而退回。2018年1月,在未取得万达俱乐部书面同意的情况下,王振澳加盟丹麦瓦埃勒足球俱乐部。

        由于王振澳本人正在丹麦踢球,今日由律师代为出庭。被告律师答辩称,万达俱乐部和王振澳之间没有签订职业合同是因为双方对合同的具体内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其后也没有再协商,因此被告不存在违约。

        该律师称,王振澳父子手中均没有第三份合同,因此对于违约条款和违约金的内容不认可。此外她认为,万达俱乐部主张的违约金额过分高于实际损失。

        但万达俱乐部表示,被告称双方对职业合同没有达成一致并不符合事实。“我们三次微信通知被告回北京签署职业合同,均未收到回复,发送律师函也被退回。所以说,被告根本没有协商的意愿,是恶意违约加盟丹麦瓦埃勒足球俱乐部。我们认为1700万的违约金并不高,因为王的违约至少导致万达俱乐部损失首次转会收益800万元。”

        万达俱乐部称,其与王振澳父子总共签过三份培训协议,后两份明确约定了1700万元违约金,“说明他们对足球商业价值和违约后果是有清晰认知的。”

        至发稿时庭审仍在继续。

  • 租客深夜从屋顶摔下身亡

        本报讯(记者刘苏雅)在出租屋房顶与妻子视频通话时,因夜深没有照明,肖某从二层楼上摔下,最终不幸身亡。怀柔法院经审理认为,肖某没有充分注意自身安全,应承担主要责任,但房东亦没有对房屋的安全尽到保障、监管义务,故判决房东应对肖某的死亡承担20%的赔偿责任。

        肖某为了方便上班,在怀柔区某村的一处民房内租住。去年6月6日晚,在出租屋内,肖某与老乡一起吃了晚饭,几人均没有喝酒。次日凌晨,肖某在与妻子视频通话的过程中,不慎从出租屋屋顶摔落,被房东发现后紧急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

        因认为房东没有为租户提供安全的居住环境和设施,应对肖某的死亡负全部责任,肖某的家属将房东高某起诉至法院,索赔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损失共计93万余元。

        房东高某称,肖某的房租仅为每月350元。事发时间是在凌晨,并且肖某并非跌落于其居住的南屋二层,而是从北屋二楼摔落身亡,事故的发生完全是其个人行为。但他也承认,平房的房顶可以通过楼梯通道上去,而这处通道平时并不上锁,平房房顶仅有一圈20至30厘米的水泥沿,并没有安装护栏。

        经审理,怀柔法院认为,肖某已在该出租屋内居住一段时间,作为成年人,对出租房存在安全隐患的地方应具备安全意识,亦应当对自己人身安全尽到充分注意义务。其深夜上到出租房屋顶,导致从屋顶坠落,应当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

        而房东应当提供具备安全居住条件的房屋及设施,并加强对房屋使用人的日常监督和管理,但在承租人可以轻易到达屋顶的情况下,却未对南北方的屋顶设置任何护栏。故怀柔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酌定房东高某承担20%的赔偿比例,应赔偿肖某家属14.9万余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