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退休老艺术家组乐团再展风采

        昨天14:30,指挥家薛淳双手一挥,一曲《红旗颂》在北京音乐厅里准时奏响。不同于平常的乐团,台上的大部分演奏家都已添了银发。如果时间倒流回几十年前,想要在同一方舞台上凑齐这些乐手,其实并不容易。那时,年轻的他们分属于国家京剧院、中国歌剧舞剧院、中国东方演艺集团、中国交响乐团、中央歌剧院等不同的国家级艺术院团。因为难舍相伴了近一生的音乐,退休后,他们再次拿起心爱的乐器,加入了“文化和旅游部老艺术家管弦乐团”——年关将近,这场生动而热烈的新春音乐会,正是他们送给观众的祝福。

        虽然成立还不足两年,这支“年轻”的乐团却可谓真正的藏龙卧虎——昨天音乐会上,用萨克斯吹奏一曲肖斯塔科维奇《圆舞曲》的娄巍是原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团长(上图);献上中提琴独奏《吉赛尔》的张金春曾任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团长;王春生的弓弦上,马斯奈《沉思曲》沉静又深邃地流淌,这位技法精湛的小提琴家是原中国歌舞团轻音乐团首席……

        今年71岁的照日戈图在“老艺术家管弦乐团”中身兼团长和低音提琴手两职。15年前,照日戈图从中国东方演艺集团退休。“退下来干什么呢?除了音乐,我们也没什么别的特长。”刚刚“赋闲”的那段时间,学校和少年宫成了照日戈图为数不多的去处。

        在文化和旅游部直属的9个艺术院团中,像照日戈图一样的退休艺术家还有很多,“有的休息了,有的搞点教学”,辗转于各个剧场奔走演出的充实忙碌一下成了过去。“我们搞了一辈子音乐,全国几乎没有地方是我们没去过的,到过的其他国家怎么也有一百多个。现在要把音乐放下,我们真的觉得有点可惜。”于是,一些艺术家开始组织起来“自娱自乐”,慢慢的,加入的人变得越来越多。

        2017年,文化和旅游部离退休人员服务中心正式成立了公益性团体“文化和旅游部老艺术家管弦乐团”。如今,乐团的全部成员超过了80人,平均年龄在62岁左右,其中,最年长的演奏家已经76岁了。每周一下午,乐团会定期进行三个小时的排练。“大家来自这么多院团,需要在一起磨合磨合,排练一定是需要空间的。”服务中心副主任王炳义说。在场地方面,各大院团的活动站都可以供乐团排练使用。

        从艺几十年,乐团的每位艺术家都堪称国内交响乐发展历史的活字典。作为中国交响乐曾经的“拓荒者”,如今,他们仍然在坚持普及高雅音乐。“乐团的演出基本都是公益性质的。我们有这份责任心,希望让更多人了解古典音乐。”

        这段时间,乐团去过部队,也去过南苑机场,而除了北京的众多区县,艺术家们还曾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往河北唐县和河南新郑等地演出。“考虑到老同志的身体情况,我们的活动一般都是在社区举办,这样也更贴近老百姓。可以说,乐团能够走到今天,跟社区的支持是分不开的。”照日戈图告诉记者,接下来,乐团将走进更多社区,为居民们上演应景的新春音乐会。

        “大家特别有热情。”王炳义清楚地记得,他们还不得已“劝退”过一名年过八旬的老艺术家,“老人家毕竟岁数大了,身体不像原来那么好,排练和演出都很辛苦,而且我们也必须要保证演出的质量。”因此在挑选成员时,乐团基本上把年龄标准控制在75岁以下。“我们建团的时间还是比较短,再过一两年,相信会比现在更好。”照日戈图说,“这个队伍肯定会越来越壮大,我们希望能把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吸引过来。”  本报记者 高倩

  • 如何打造悬疑推理舞台剧

        昨晚,由赵淼导演,改编自日本著名作家东野圭吾同名小说的悬疑舞台剧《回廊亭杀人事件》在保利剧院结束首轮演出。

        这是东野圭吾小说首次被搬上中国舞台。原著中既有令人窒息的悬疑情节、残酷的命运铺设,又包含了作者对生命的悲悯和关照。所以在改编的舞台剧中,悬疑的情节是一条主要的贯穿线索,而另一条重要的情感线索是主人公对“美好爱情”的强烈回忆。两条主线纠葛交缠,虚实情境交互推进,在原创音乐的烘托下,紧张、悬疑的感觉渐入佳境,现场弥漫着悬疑的气氛,不到最后一刻,真相不会揭开。

        东野圭吾擅长从极不合理之处写出极合理的故事。小说《回廊亭杀人事件》被称为东野圭吾最诡异最具悲情的本格推理极致之作,它到底讲了一个怎样温暖又残酷的故事?从最初的改编到最后的成型创作团队经历了哪些挑战?追求艺术、商业、娱乐高度融合的背后又有怎样的一颗初心?

        孕育一部作品的个中艰辛只有剧组主创才最有体会。导演赵淼坦言,这次改编东野圭吾先生的作品是一个“特别大的挑战”,因为东野先生的文学作品在读者的心中会有一个既定的认识,这些既定认识也会被先入为主地用来理解由这些文学作品改编的舞台剧、影视剧。但是,没有难度,没有挑战,又怎能锻造出经典改编之作? 

        主创们在剧本编写阶段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先将10万字的文学文本按照戏剧的结构把情节全部拆开,进行重新排列,编写出34场戏、5万字左右的戏剧文本    

        为了让演员的表演能够真实和贴近人物,赵淼与全体演员在前期准备时特意赶赴日本体验生活。他们在日本的几天里什么都不做,只是游走在城市的街头,观察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观察警察怎样走路、父母怎样接送放学的孩子、熟人怎样打招呼,去看餐馆里的日本人怎样吃饭。    

        这部作品的演员由国家话剧院的话剧演员、音乐剧演员、戏曲演员、现代舞演员所构成,美学标准上的冲突如何化解?表演习惯上的桎梏怎么打破?为此,赵淼在这部剧里为演员制定了一个最大的表演原则,那就是“能做就不说”,演员展现出来的状态,远比台词要迷人得多。    

        剧本、表演都配合完成后,音乐和音响效果成为实现观剧效果的重要保证。偌大的保利剧院如何变成“回廊亭”?剧组重新搭建的音响工程,注重每一段音乐的编创,《回廊亭杀人事件》的音乐设计从四个角度考虑,一方面:音乐要带有极为鲜明的叙事功能,在每一次矛盾转折和激发的同时音乐都给予呼应和渲染,让观众在了解剧情的基础上增加情感上的认同和预感;另一方面:音乐又在头尾呼应出导演对于整部剧的期望和价值观,这是一部充满了悲情主义色彩的浪漫而悬疑的都市剧,要映射出每一个人内心的荒凉,音乐做了诠释和表达,使人从中得到了共鸣。还有一点是从技术层面上解读:音乐在渲染的同时,还要不干扰台词,这也需要用很多技术手段实现的。另外,剧中的配乐因为要配合表达叙事,所以有时会跳出音乐的逻辑而迅速跟进剧情,要在技术层面尽力解决,以求达成音乐结构和剧情结构的高度统一。最终,整部作品达到了让观众沉浸于故事之中的现场效果。这些细节,都是主创团队要面临的考验。所有的紧张和忐忑,也都在完美落幕的那一刹那得到了释放。

        纵观国内舞台剧市场,悬疑推理剧并不多见,但推理小说的观众群则十分庞大。读者们希望看到自己喜爱的推理小说得到更加多元的呈现,舞台剧爱好者们也对悬疑推理题材接受度高,非常期待。然而悬疑推理舞台剧在话剧市场发展较短,市场上的演出以改编欧美名著为主。因此,《回廊亭杀人事件》全球首度改编舞台剧,可以说是开了一个好头,希望今后有更多优秀的悬疑推理作品,能以精彩的舞台呈现被搬上中国的舞台。 

        本报记者 王润

  • 《歌手》今晚首播神秘歌手或成黑马

        本报讯(记者成长)湖南卫视《歌手》2019今晚10点首播。首期节目中,除了此前公布的刘欢、齐豫、杨坤、吴青峰、逃跑计划、张芯六组歌手外,第七名首发歌手的身份也揭开神秘面纱,他就是来自保加利亚与俄罗斯双国籍的创作歌手Kristian Kostov。他的加盟也让《歌手》迎来了首位“00后”竞演歌手。

        Kristian Kostov出生于2000年,2017年在欧洲歌唱大赛上一战成名,以个人成名曲《Beautiful Mess》拿下了总决赛亚军。此次参加《歌手》, 他将以个人成名曲《Beautiful Mess》作为竞演首秀。据悉,这首歌承载了他多年来为音乐、为梦想做出的努力,而源于对中国文化的极大兴趣与热爱,他还在歌曲中悉心编入了中国大鼓、二胡等乐器,为此次演绎增添了许多不同以往的风情。此前,《歌手》已经相继迎来如郑淳元、黄致列、茜拉、迪玛希、Jessi J等非华语歌手,展现了这一舞台的国际化趋势。许多网友表示,期待他能像2017年的迪玛希一样,成为节目中一匹亮眼的黑马。

        担任今晚串讲人的吴青峰将以个人新作《燕窝》登台首秀,在他看来,这首歌代表着自己对创作以及创作者身份的看法:“我一直觉得创作者的身份和歌者的灵魂是我在这个舞台最想要表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