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下绣花功夫总能划出停车位

        ·引入居民自行协商的决策机制

        ·让“共享停车”的好政策落地

        ·司机也要改变不文明停车习惯

        张  丽

        昨天,本报对东城区龙潭街道左安浦园社区和前门西河沿社区因地制宜,在现有基础上又“挖掘出”新停车位满足居民需要的案例做了报道。靠居民自治,群策群力,邻里协商,缓解乃至解决停车难,这样的做法值得借鉴。

        说实话,前门西河沿,一听这个地名就知道停车得有多费劲。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此地试点引导居民停车已经有四五年的历史。2017年初,这里被定位为“城市次干道”,并试点“单行禁停”管理措施。为了让居民从心里理解、从行动上支持“单行”和“禁停”,社区工作人员又是摸家底,又是联系附近停车场解决现实困难。还组织了居民代表到规范停车的样板地区——南锣鼓巷现场体会。从宣传到协调停车资源,终于,三个多月后,平房居民的停车问题得到部分解决。但是,楼房居民还在过着每天“抢车位”的日子。为解决停车难题,社区引入居民自行协商的决策机制。社区组织居民成立了车管会、居民议事厅,各个楼里成立了车主群,让大家一起商量。从车位的分配,到停车装置的设置,乃至用什么样的地锁、停车桩的高矮,全由居民商量决定。依靠这种自治模式,螺蛳壳里做道场,居然又解决了大约150个车位。

        如何有效合理地利用有限空间规划停车,不仅是老城区要面对的问题,对于古老而又庞大的北京城来说,今日之新城即是明日之旧城,谁也躲不开这件事。好在办法总比问题多,有不少地方也都做出了有益的尝试。本报去年曾经报道过,在寸土寸金的西城区陶然亭街道,打的是立体车库的主意——单位面积有限,就向高度要空间。原陶然亭花鸟鱼虫市场和龙泉胡同四栋简易楼的腾退后,不光车库建设“走起”,绿化也会跟上。东三环外的平乐园社区从2004年到2017年9月前,车位就停留在346这个数字没有变过,但小区的机动车却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到2017年,小区机动车数量超过1000辆。在精细化管理思想的指导下,社区用“绣花功夫”一点一点抠,外加与周边单位协商新停车位和严格外来车辆准入,开源节流之后居然挤出来不少地方。此外,还有些地方跟附近有条件提供错峰停车的机关单位达成协议,让“共享停车”的好政策落了地……

        老电影里有句特别朴实的台词:各村有各村的高招。现在,对待停车这个“老大难”,也得拿出这种精神。一个地方的办法不见得另一个地方就可以照搬。面对着车与车位的矛盾,一方面社区要引领居民因地制宜“挤车位”,另一方面开车人也要改变不文明的停车习惯。对待公共秩序,不能只打自己的小算盘,与人方便才能自己方便。

  • 看谁跑得快?

        健身培训业广被看好,但遭遇“成长中的烦恼”。泄露客户隐私、健身会所老板卷款跑路、训练不当造成顾客身体伤害等时有爆出,经常引发会员维权纠纷,需要政府部门以及行业自身加强规范。李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