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点亮京夜城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京城从繁忙的白天,进入漫长的深夜。

        在深夜里,这座城市并没有沉睡,而是呈现出另一种活力。

        在以夜食闻名的好运街,随意推开一家餐厅的大门,亮着的暖色灯饰,热气腾腾的食物,此起彼伏的人语声、碰杯声与进进出出的食客……扑面而来的烟火气,让这里成了北京冬日深夜里供来往食客停泊的一处港湾。

        在三里屯太古里,有一处24小时张开怀抱的温暖安静所在,推开它的门就能瞬间静心——这就是满屋书香的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店。

        在这座城市的街道拐角,有24小时便利店在深夜为您守候,让人感受到深夜里的温暖。

        学术界曾用NASA夜间灯光图来研究城市发展,结果表明,较亮的夜间灯光照明与较高的GDP紧密相连。北京的夜经济也在快马加鞭。在近日举行的北京商业高峰论坛上,北京市商务局局长闫立刚透露,研究出台全市繁荣夜间经济促消费政策成为今年的工作重点之一。

        为了点亮京城夜经济,北京市商务局将支持建设24小时便利店,鼓励有条件的商场、超市、便利店适当延长营业时间,深入推进“深夜食堂”。         于建  

  • 深夜里城市的补给站

        小花是一个经常加班到深夜的人,每次深夜打车回家,她都会和师傅说:“您就停在那个亮着灯的7-11那就行,小区的楼下,只有这么一家24小时便利店。”的确,长年营业的便利店,就像是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铺》一样的存在,“需要的时候,它总是在。”

        其实,深夜便利店的选择并不算特别丰富,饭团、关东煮、方便面、咖啡,这些就是进店的人最常买的东西,更让小花喜欢的,是几个陌生人坐在一张桌子却不觉尴尬的气氛,“所以,有时候,即便不买东西,我也会在下车后先进店里转一转,似乎只有听了那声在夜里依旧有温度的’你好,欢迎光临’后,我才有勇气哼着歌穿过黑漆漆的小区。”

        凌晨的街角,温暖的灯光,热腾腾的便当和好看的饭团寿司,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饮料……对于深夜归家的“晚归人”来说,24小时便利店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也是年轻人会关注的事物。

        在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叫做“北京的24小时便利店比上海少很多么?”回答者超过了200人。名为“孟章”的网友将北京24小时便利店少于上海的原因归纳为三个“半”:半年、半边和半天。半年,指的是北京冬季太冷,市民们都不愿意出门而是选择宅在家里;半边,指的是北京马路宽阔且中间有隔离带,所以只有半条路的生意;半天,则是说北京人的夜间消费习惯和上海有很大差距。

        从数据上看,北京的便利店确实不如上海和广州。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中国城市便利店发展指数”显示,2017年,上海市便利店饱和度为3278,即每3278人就拥有一家便利店;广州市便利店饱和度为3076;而北京市便利店饱和度仅为9620。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块“短板”正在补齐。以我所住的劲松、潘家园一带为例,2017年,这个有着几十万居住人口的大社区,24小时便利店只有一家——7-11。而到了2018年,社区的24小时便利店已经超过5家,有本土,也有外资。

        我没有进过深夜12点的便利店,可我走入过早上5点的便利店。我记得,那是3月份“倒春寒”的日子,时间太早,街边的早餐摊点都还没开张,我只能到便利店去买份早点。推门而入,一句“欢迎光临”的问候,似乎立即隔绝了屋外的寒冷。令我惊讶的是,此时的店内已经坐了几位客人——几位身着工服的环卫工人。他们并没有消费,只是静静地坐在桌边,似乎要躲躲屋外的寒风,而工作人员也没有特别关注他们,而是在结账台做着自己的事情。这种“漠视”,让我颇为感怀。很多时候,人们需要的就是这种“漠视”背后的尊重。

        当然,在我看来,正在补齐的“短板”仍有一个缺口,那就是区域分布不均。我的印象中,全城的24小时便利店集中分布在东北部,特别是东三环的三里屯、工体等人流聚集区,而西南部的24小时便利店则相对稀疏一些。所以,把区域不平衡的问题解决了,这块“短板”也就不是“短板”了。

        深夜的城市,故事仍在发生。24小时便利店,就像是城市的补给站,既售卖食物,也售卖温暖。我们期待,每一座大城市里,都有更多温暖的地方,在深夜里为“晚归人”亮起灯光。             赵莹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