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改善营商环境应提升获得感

        今天上午,市政协委员分组讨论政协工作报告。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魏小东来到第四小组,听取委员的建议和意见。讨论中,如何搞好营商环境成了众多委员关注的焦点,王志全委员连举了6次手,才轮到发言的机会。

        营商环境要注重获得感

        张一春委员发言时说,2018年北京市政协的工作很有实效,多次组织委员到企业调研,帮扶民营企业渡过难关。“对于当前关注的营商环境问题,我认为真正衡量好的营商环境的标准,是企业家的获得感。否则即使有再好的体系、再好的政策和服务,营商环境的好都无法体现出来。”

        赵亚洲委员认为,北京的营商环境位居第一很好,但北京很多服务质量不高,服务标准还需要细化,标准定好了服务才有保障。

        孙陶然委员表示,营商环境的发展,最终是关注消费者的感受,这和企业的发展并不矛盾。企业发展的最终目的,还是希望为社会提供便利商品。如果企业不能得到很好发展,营商环境将是一句空话。孙陶然建议成立企业家咨询委员会,类似中关村企业家顾问委员会,各种政策制定、经济相关问题都可以咨询委员会。

        设协调机构接受企业投诉

        陈雪峰委员建议,做好营商环境要解决两个方面问题。一是解决从中央到地方政策连续性问题;二是政府要有契约精神,这是做好营商环境的保证;三是把是否搞好了营商环境,纳入区级主管领导的考核指标,而且达标不能政府自己说了算,要企业和老百姓说了才算。

        举了6次手才获得发言权的王志全委员,也对搞好营商环境提出了两点建议:一是在报告中要体现政治定位,营商环境不仅关系到就业,还关系到民生;二是建议相关部门设立企业政策法规处进行协调,接受企业投诉,补足政府管理职责的缺口。“这个想法好,我们可以联署提案。”李志起委员对这两点建议表示了支持。

        建议北京实施“路长制”

        安金明委员发言时连提了三个建议。一是旅游民宿的合法性。2017年,北京通过降低门槛解决了这一问题,但民宿投资仍受到制约,现在应该制定一个实施细则,民宿企业达到细则中各项标准就能拿到工商执照,同时可以拿到公安、消防等部门的许可,真正的解决民宿的“最后一公里”问题。安金明委员表示,如果能实现的话,对北京现代服务业、供给侧改革以及280万农民的再就业和农村农民生活、服务设施改善都有好处。

        安金明委员的第二个建议是北京应该借鉴“河长制”的经验和成果,实行“路长制”,将市、区、街道三级路段由相关负责人担任路长,牵头研究合理通行的问题,并由此形成研究问题、提出建议、考核督办的机制。

        此外,安金明委员经过调研发现,环路堵车的原因就是出入口相距太近,相隔不足10米,因此他的最后一条建议就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调整环路出入口,以此缓解交通压力。    

        到中午11点多了,委员们的讨论还在继续。本报记者 龙露  

  • 城市副中心文化建设还需进一步深入规划设计

        本报讯(记者刘琳)今天上午民盟、农工党和特邀界别的小组讨论会上,李亚兰委员对城市副中心文化建设规划提出了建议,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杜飞进参加了小组讨论。  

        李亚兰委员认为,通州文化底蕴深厚,做好文化建设,既要进一步深入规划设计,也要突出文化和旅游的融合。“通州最大的特点是它有故事,但是它的历史遗迹不多。一些历史文化遗迹保护基础差,比如台湖演艺区、张家湾古镇,几乎是一张白纸,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李亚兰委员建议突出文化和旅游的融合,并将之贯穿到规划建设和运行的整个过程中。

  • 13号线应继续延伸 连通中关村与怀柔科学城

        本报讯(记者张骜)今天上午,在政协分组讨论会第五小组,廖永林委员针对怀柔科学城和中关村之间轨道交通联系问题发言,北京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齐静出席了小组会。

        廖永林委员说:“三城一区规划已经确定,如何协调空间上的职住平衡,特别是在怀柔科学城和中关村之间搭建起轨道交通网络值得思考。”

        廖永林表示,怀柔科学城作为一个60平方公里的高新技术区域,未来承载的居住人口不下50万,除了科学城本身配套的住房以外,这些人才需要通过地铁、快速公交等轨道交通实现上下班和国内外出行:“我关注到地铁13号线正在进行AB段设计公示,我认为中关村到东直门一线应该继续延伸,连通怀柔科学城,形成中关村和科学城交通两翼联动,满足科学城人员职住平衡。”

        同样,针对13号线地铁回龙观到天通苑一线,廖永林认为,不能仅仅关注居住问题,还需要考虑“回天地区”产业升级和规划问题:“产业和交通体系的建立可以有效地疏导人口分布,改变上班向城里挤、下班回家难的问题。”

  • 建议通过三个渠道 盘活闲置汽车号牌

        本报讯(记者叶晓彦)在上午进行的分组讨论中,市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公共关系学院教授张丽华建议盘活北京的闲置车牌。 张丽华首先用自己的学生举例:“这个学生家里三辆车,两辆闲置着,每年还要为这三辆车交一万多块钱的保险,压力不小。”张丽华说,这位学生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做小生意比较忙,为轮流送她上学方便,分别购买了小面包车。十多年后,学生大学毕业自己又买了一辆车上下班。“现在学生的父母已经七十多岁,在家养老根本不用开车,两辆面包车就这样闲置了。”其实在北京的小区里、马路边,还有很多长期闲置的带号牌的汽车,也有的车主是外地临时经商者现已经离开,长年占用道路和停车位。

        “有人曾经做过调研,北京百分之一的号牌处于闲置状态。”张丽华建议,通过三个渠道来盘活闲置车牌号。首先,政府提供一个可供个人拍卖号牌的市场,在不增加号牌发放总量的情况下将闲置号牌利用起来,让长期摇不上号的车主有一个市场渠道可以获取车牌。二是利用二手车交易平台,将闲置车牌和车辆一起交易。三是打通亲属之间转让车牌的渠道,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可让车牌在亲属之间流动。

  • 中轴线申遗重要性在于完整

        本报讯(记者张蕾)今天上午,市政协文艺、社科界别小组在讨论政协工作报告时,就老城保护和中轴线申遗的话题展开了讨论。

        市政协委员、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张鸿声首先发言说,中轴线申遗和老城整体保护是吉林主席在政协工作报告中着重提到的文史领域的内容。“我们过去只有文物的概念,没有文化遗产的概念。文物是单体,文化遗产是整体,所谓整体就是成片成片的。所以,为什么说我们要整体保护北京老城,因为它是文化遗产。”张鸿声表示,故宫是文物、北海是文物,包括钟楼、鼓楼都是文物,但说到中轴线申遗,其重要性就在于完整,“必须完整,必须要有百分之六七十的完整率。”

        市政协委员、人民画报书画院副秘书长白景峰接过话茬,他说中轴线申遗和老城保护是去年市政协参政议政的重点,也是今年工作的重点。“我认为中轴线申遗能否成功,一个是物质形态方面的拆迁复建,另一个便是如何解读中轴线所蕴含的历史文化。我个人认为,我们目前在中轴线申遗上的格局还不是很大。”    

        “说到中轴线申遗,我还要说一句。从珠市口到永定门这一段的论证问题,希望有关部门能关注一下。”张鸿声委员说,现在前门到珠市口是新修建的前门步行街,恢复了部分民国时期的格局,但珠市口到永定门却修建成了公园,完全不是原来前门大街应有的街道、民居和店铺的格局和风貌。

        此外,张鸿声还提到,应将文史资料的搜集和老城文化保护结合起来,这样对于中轴线的恢复也会相对准确。“我们现在有些所谓的文化遗产再利用很无厘头,很多地方经常莫名其妙就修了一堆仿古建筑,没由头、没来历、没文化,完全没有历史考究。”

  • 校园体育缺少教练型教师

        本报讯(记者王琪鹏)今天上午,在教育、体育界别委员的小组讨论会上,委员们纷纷结合自身工作,就基础教育和筹办冬奥等议题进行讨论,市委常委、教工委书记王宁出席了小组讨论。

        市政协委员、北京体育大学党委书记、校长曹卫东表示,要培养冬奥人才,还应该重视基础教育发展的问题,要切实“开齐开足体育课”。他说,开足是指时间,开齐是指体育项目的类型。但是经过调研,他发现体育老师人才缺乏的问题依然存在。“第一个缺是体育老师数量上缺。第二个缺是项目上缺,第三个缺是专业型的体育老师,或者说教练型的体育老师就更缺。教练型的体育老师不仅仅能教孩子们体育项目的一些技能,更重要的是能带队。”针对这个情况,北体大已经和北京的相关高校、海淀区教委合作,开设体育师范班,培养教练型的体育老师。

        市政协委员、海淀区中小学体育促进中心主任刘芳表示,中小学生的体质要从幼儿园抓起。根据她的调研,3到6岁是儿童动作发展的高峰期和敏感期,在这个阶段进行粗大动作的练习,不但可以促进精细动作的发展,还可以促进更多复杂的运动技能的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