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新城文化建设核心:不忘京城

        昨天,在北京两会期间,中国艺术科学研究所文化标准研究中心主任、政协委员闫贤良就北京新城文化建设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北京城市副中心作为北京新城应尽快设立文化专项规划,以补足文化底蕴,丰满文化内涵。

        文脉相承“不忘京城文化”

        闫贤良委员说,在新城建设方面,我们应该有一个北京市文化中心建设的整体思考,其核心可以概括为“新城不忘京城文化”。新城是北京城市的一部分,应该文脉相承。

        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复了北京市城市副中心控规,“控规”中提出了大运河文化、环球主题公园、台湖演艺文化小镇、宋庄艺术创意小镇等文化规划,也规划新建了剧院、图书馆、博物馆。但是,新城文化与北京市城市文化有着怎样的联系?以人民为中心的新城文化在哪里?与北京市建设全国文化示范中心有着怎样的有机结合?“控规”需要继续深化,应该有文化专项规划。

        闫贤良委员说,副中心新城建设过程中,考古先行,先后发现并提出了大运河保护、路县故城整体保护、通州老城保护、张家湾古城保护、葫芦头、卧虎桥遗址保护等,新城建设不忘历史,以遗址、遗产保护形成古今文明对话,秉承了北京市历史文化名城的传统。然而,通州是古老北京的一部分,不仅有农耕文明遗址,也形成过工业文明,今天,建设生态文明的北京城市副中心,古今文化如何保持文脉相承,需要专项规划。

        文化规划需要抓住文脉主脉

        闫贤良委员进一步解释说,我们通常把遗址、非遗列入规划,就认为做了文化规划。其实不然,城市副中心作为新城的京城文化需要专业人士考察、考古、研究、规划、建设。“控规”中提出的“体现城市精神、展现城市特色、提升城市魅力”,都需要专门的详细规划。

        闫贤良委员介绍,如今建设了很多博物馆、图书馆、剧院、特色文化小镇,这都是文化的范畴,但新城的文化规划需要抓住文脉的主脉。比如,运河除了遗址要保护以外,它究竟象征什么,它给沿岸人民,特别是历史的通州、北京,甚至中国的南北方经济供给,带来怎样的历史影响?来到通州,人们能感受到什么?运河文化远不是建几个公园、保护几座桥梁就能涵盖的,大运河是被世界认可的国家文化符号,它需要新城与老城的一脉相承。

        新城文化建设需要专项规划

        闫贤良委员说,在调查研究城市副中心、怀柔科学城、昌平科学城以及中关村科学城的城市文化过程中,我们都遇到了京城文化如何一脉相承的问题,遇到了新城与旧城、新城与古城如何文脉相承的问题,优秀传统文化和现代先进文化如何相融合的问题。这些都需要专门研究文化的专业人士进行专项规划。

        闫贤良委员表示,北京建设全国文化示范中心,包括了新城的文化建设。新城文化建设不该停留在公共文化设施建设上,文化设施是文化内涵的形式载体,城市精神、城市特色、城市魅力反映的是文化内涵本身。新城文化建设需要文化专项规划,需要方方面面的文化专家共同谋划。

        闫贤良委员说,北京市文化内涵非常丰富,难以用一句话来表达。换句话讲,也很难用单一的方式承载,所以城市副中心对北京京城文化的继承和发展,既应该保留古都的大文化遗存,也要给予新的内容。在这方面,当前应尽快建立文化专项规划,以补充空白,丰满北京新城的文化内涵。

        本报记者 龙露  

  • 医保衔接不解决环京养老就无法实现

        梁红秋委员今年带上两会的提案着重关注养老的话题。去年10月,担任农工党北京市委老龄委主任的梁红秋,带领由专委会和传媒支部18位党员组成的专家调研组,特意赶赴位于天津自贸区一处在建的大型养老社区开展调研,从而形成《打通京津冀三地养老医疗服务协同发展最后一公里》的提案并带到两会上。专家们在调研中发现,医疗保险衔接的问题不解决,将是老年人环京跨区域养老的最大障碍。

        农工党北京市委老龄委委员在调研中发现,京津冀要实现“养老一体化”依然面临着制度性障碍,当中首要解决的就是异地医保不能实时结算的问题。“我们发现在京参保患者在异地门诊看病后仅报销流程就得走3到4个月,最快也需要1个月左右,这还不算报销前复杂的异地安置手续办理时间。此外,我们还发现像京冀地区存在着手术名称不同的问题,以致患者就医后回北京不给报销。”对此梁红秋说,医疗保险衔接的问题不解决,环京养老就无法实现。

        梁红秋告诉记者,现在有很多地区建设了养老社区、养老小镇,尽管这些养老社区满足了老年人日常生活照料、家政服务、文化娱乐等需求,但在精神慰藉、心理疏导、转诊机制、医疗急救等专业服务相对缺乏,不能满足老人的日常医疗护理服务和突发疾病的救治。此外专业人才短缺、养老机构的门诊不能纳入医保也都是问题。

        提案中梁红秋集合了专家们的建议:如扩大京津冀跨省异地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定点医疗机构范围,三地在政策衔接、信息开放、项目对接等方面建立合作机制,医保目录、收费标准、报销制度尽快实现统一,实现老人异地看病、住院医保即时结算。尽快打破体制机制障碍,实现养老机构与医疗机构的有机融合,并逐步打破行政区划界限,实现“医保异地互通互认”等。本报记者 张蕾  

  • 推行人财物统一管理的紧密型医联体

        能不能让更多的医联体成为亲如“闺蜜”的紧密型医联体?这是王以新委员今年思考的问题。王以新说,紧密型医联体是推动医疗卫生工作重心下沉、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和科学合理配置医疗资源的重要载体;是建立分级诊疗制度、推进医疗资源纵向整合的重要举措。完备的紧密型医联体其内部的人员、资源设备等实现统一管理,医联体内所属医疗机构药品、耗材等能实现集中采购、统一配送,分工协作、互利共赢。

        鉴于目前的医联体多为松散型医联体,王以新委员建议积极推行实现人、财、物统一管理的紧密型医联体建立,分期分批将基层的医护人员派往上级医院接受培训和进修,定期和不定期派大医院的专家到基层组织学术讲座、技术培训、专科建设、科研课题,并分阶段进行考试、考核,将考试成绩与薪酬、职称评定挂钩。积极建设建立紧密型医联体“责任主任”机制,由市、区卫健委、医联体牵头单位任命牵头医院“责任主任”,实行多点执业,到对应的社区服务中心,进行人员互动,并给予政策倾斜,积极鼓励专家医师进入基层对基层人员进行指导;医联体内医疗机构医师可根据工作需要,选择医联体内具有相应诊疗科目的医疗机构作为多点执业地点开展诊疗服务。建立患者双向转诊绿色通道。根据双向转诊的临床标准,结合专科专家会诊意见,建立会诊、转诊档案。 本报记者 贾晓宏  

  • 建立中关村科技型企业风险补偿机制

        目前经济面临新形势,科技型企业普遍面临融资瓶颈,市政协委员、北京佳讯飞鸿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林菁建议,应建立中关村科技企业风险补偿机制,激活企业动能。

        林菁建议由市科委、市财政局、市金融局、中关村管委会等相关部门探索构建科技型企业建立“贷款风险补偿机制”,通过政府引导和资源介入,降低银行及担保公司等市场融资主体的经营风险,提升其对科技型企业的融资介入。

        他建议设立市区分级专项资金,市区两级财政每年安排一定财政资金,区县按照“谁受益,谁出资”的原则安排资金,市级财政同比例安排资金,作为建立风险补偿机制的专项资金。他还建议分行业给予差额风险补偿金,由市科委和中关村管委会梳理各重点产业领域内科技型企业融资需求,鼓励银行贷款支持技术和市场潜力较好的科技企业,政府每年按贷款余额分行业给予一定比例的风险补偿资金,银行以风险补偿资金建立补偿资金池,用于不良贷款核销,降低不良率。本报记者 叶晓彦  

  • 便利店应成为综合生活服务平台

        在便利店买东西、收寄快递、交水电气热费、买机票火车票、买药、干洗衣服……这样方便的便利店怎么样?市政协港澳委员、香港《广角镜》社长鲁薇今年带来了一份提案,呼吁优化首都连锁便利店发展环境、提升便利化水平。

        鲁薇在调研中发现:在国内一线城市中,深圳每2228人、广州每3076人、上海每3278人拥有一家便利店;而在北京,每9620人才拥有一家便利店;北京只有44.4%的便利店是24小时营业,而上海这个数字是62.4%;从发展速度上看,1992年日本便利店巨头7-11引入深圳,1996年上海第一家罗森开业,直到2004年7-11才进入北京。2004年全家在上海开了中国第一间门店,到现在为止上海已有1333间,而北京只有41间。

        优化首都连锁便利店发展环境、提升便利化水平,鲁薇提出4点建议:

        首先应简化审批流程,实行“一证多址”、“一照多址”审批制度。其次是统筹各相关部门及行业,有力地推动连锁化、品牌化便利店企业与电商、物流、金融、电信、市政、医药等部门行业的对接,发挥终端网点优势,进一步拓展便民增值服务,提升市民便利水平。

        第三是利用疏解腾退空间优先布局便利店。各大社区、学校、公园、产业园区、地铁、体育场馆、医院等周围腾退出的空间资源,离社区居民、上班族或特定购买需求的人群较近,可以作为引入品牌连锁便利店的最佳空间选择。因此,政府有关部门在生活性配套设施的规划过程中可将便利店的有效布局,作为快速替代低端业态的重要抓手。

        最后鲁薇还建议建立专项资金支持,提高本土品牌集中度。便利店行业本质上是民生行业,政府相关部门对于便利店的资金来源、内部管理等关键环节需要进行严格的监管,引导便利店进行低杠杆资金来源、低风险操作,快速建立事前事中事后监管机制。对于经营稳定而健康的品牌,可通过建立专项发展基金,给予一定程度的资金支持和鼓励。本报记者 孙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