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上午送别“氢弹之父”于敏

        本报讯(记者李祺瑶)今晨,冬日的暖阳洒进八宝山,距离于敏院士的告别仪式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殡仪馆大礼堂的门前已经排起了上百米的蜿蜒长队。白发苍苍的学者和年轻的学子胸佩白花,纷纷赶来为这位“氢弹之父”送最后一程。

        “于家为国铸重器,宁静致远宏谋动天地;敏思笃行创伟业,科学求实精神炳千秋”的挽联是于敏先生一生的真实写照。记者在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的休息室里见到了于敏先生昔日的学生、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科院院士张棕烨,“于先生是我的恩师,带我工作了十年,让我受益匪浅。他不仅是循循善诱的良师和严格要求的严师,也是非常关心学生的益友。”84岁的张棕烨颤抖着声音回忆,有件事令她十分感动,一直不能忘怀,“由于当时的工作原因,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与他见面了,尽管在我的心里常常挂念着他,但一直不敢与他联系,只能将问候经同事转达。有一天早上,于先生突然出现在我们当时住的集体宿舍。我们在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聊了许久,仍然意犹未尽。”张棕烨的眼眶里泛出泪花,“我送他回去,注视着他,在蓝旗营站登上公共汽车时,心中真是百感交集,止不住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张棕烨哽咽着告诉记者,“他生病后我去看过他,他知道我去了,但是已经表达不出来,眼睛却仍炯炯有神……于先生带我走进科研工作,教我怎么做人,给予我的太多太多。”

        “我跟于先生算是有着不解之缘。”年逾八旬的北大物理学院教授郑春开是于先生的校友,他没有搭乘学校的校车,而是提前赶到了告别会现场。“当时我们住得很近,但是我并不知道于先生在做氢弹的研制工作。我当时的系主任给了我们一个研究课题,让我们进行数据计算,当时也不清楚要干什么,就这么做出来了。后来数据送给了钱三强先生,过了19年之后我才知道我们是给于先生提供了理论计算的基本数据。”郑春开激动地打开手机中的照片给记者展示,“后来我还跟于先生有过两次合影,照片很珍贵,我让学生帮我复制留下来,珍藏在家里。我所做的工作能为他铺路,我感到非常荣幸!于先生追求科研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

        本报记者 王海欣 摄  

  • 故宫复原“天灯”“万寿灯”

        本报讯(记者孙乐琪)农历春节越来越近,为营造浓浓的年味儿,故宫乾清宫前丹陛上下竖起“天灯”和“万寿灯”各一对,今起向观众开放。

        故宫博物院副院长任万平介绍,清代宫廷沿明代旧制,春节前后要在乾清宫丹陛上下各立一对天灯和万寿灯,乾隆五十四年开始在皇极殿各增立一对。据记载,每年腊月二十四安设天灯万寿灯。天灯至次年二月初三撤出,万寿灯至正月十八撤出。立天灯、万寿灯是清代早中期过年最盛大的活动之一,从立到撤,前前后后要使用八千多人力。随着清朝国力逐渐衰弱,道光二十年(1840)天灯和万寿灯停止竖立。直至今天,乾清宫、皇极殿丹陛上下只有灯座遗存。

        万寿灯主要承担的是装饰功能,重点体现的是美好寓意。灯楼即顶部的亭子,在不同的年份有不同的式样,乾隆朝以前是彩漆六角重檐亭,至迟在嘉庆十三年以后是金罩漆圆形攒尖重檐亭,现在在乾清宫丹陛上与皇极殿丹陛上的万寿灯座是六面体,正是为与六角形灯楼相呼应;灯楼的内部安装六扇仙人风扇,即围绕一个木柱嵌有六扇绘有仙人的扇面,这六扇仙人可以转动,像走马灯;灯楼下部有云托,即刻有云纹的半圆托;上有八叉蹲龙,龙口内有环,可挑起灯联;为稳固八叉蹲龙,其下还有弧形的支撑杆,形同戗木,因上面亦有云纹而称云戗;蹲龙上对应有八仙人;灯联正反两面均有文字,共十六幅,每联两幅对仗非常工丽,歌舞升平、吉庆祥瑞等内容一一铺排;为防止灯联随风飘动,设有坠风甜瓜式铜鼓,每联一鼓;为稳固整个灯杆,下面还有四根戗木、四个古铜铜坠。

        任万平介绍,天灯与万寿灯的复原可谓困难重重。天灯、万寿灯已经消失了179年,相关文物也早已分散各处。几经努力,研究人员在文献中查出了天灯、万寿灯的使用方式、历史沿革,乃至各部分的详细尺寸;又在各个库房中找到了灯身模型、灯联小样以及灯杆原件,并成功将它们复原出来,重新竖立在乾清宫的台基上下,让康乾盛世的过年景象又重新出现在今天。

        相关新闻

        数字体验展营造“冰嬉”场景

        本报讯(记者孙乐琪)运用虚拟现实技术营造出“漫天飞雪”的场景,体验“冰嬉”之趣,在紫禁城看一场“烟花”……一场充满奇思妙想的“穿越之旅”即将在紫禁城上演。“宫里过大年”数字沉浸体验展明起将在故宫乾清宫东庑拉开帷幕,带领观众梦回旧日皇城新年。

        昨天,记者走进故宫率先体验了一番。走进虚拟的展厅,故宫典藏的文物门神正在红色垂帘上恭迎来者。穿过宫门,来到“冰嬉乐园”,观众可在“漫天大雪”中体会“冰嬉”的乐趣。紧接着,观众步入故宫藏《乾隆帝岁朝行乐图》中的场景,只要挥舞手臂就能“指挥”画面上的婴童堆起可爱的“雪狮子”。皇家的过年娱乐少不了观赏大戏,故宫至今仍留存着各式戏画谱本。在“戏幕画阁”环节中,故宫藏戏谱画中的人物与经过当代艺术抽象演绎的京剧人物顾盼生辉。此外,展览根据故宫藏《雍正十二月行乐图》,通过地屏及镜面投影装置,营造出一个沉浸式的新媒体空间。宫墙上宫灯闪烁,天空中烟花绽放,带领观众走进一个如梦似幻、灯火辉煌的旧日皇宫新年。看罢宫灯与烟花,一对武门神在出口与观众亲切互动,恭送大家出门。

        “宫里过大年”数字沉浸体验展分为乾清宫日精门南屋与日精门北屋两部分。展览不单独售票,采取分时段预约方式开放,观众可通过故宫博物院门票预售系统(gugong.228.com.cn)预约参观。

  • 北京连续三年臭氧浓度下降

        本报讯(记者张航)在昨天举行的生态环境部新年首场新闻发布会上,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透露,我国臭氧浓度增幅明显收窄,其中北京市连续三年臭氧浓度持续下降。

        刘炳江介绍,我国臭氧的空气质量标准是160微克/立方米,与世界卫生组织的过渡值相衔接,接近发达国家的标准。2018年,全国338个地级以上城市臭氧8小时平均浓度为151微克/立方米,总体上达到国家空气质量标准。虽然增长了1.3%,但相比前几年的增幅明显收窄。日评价方面,2018年全国338个城市的轻度污染天次比例为7.2%;中度污染天次比例很少,只有1.2%;重度污染天次比例极少,只有0.1%,没有严重污染。北京市连续三年臭氧浓度下降。刘炳江说,当前我国臭氧污染水平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光化学烟雾事件时期的历史水平,我国未出现光化学污染事件,未来发生的可能性也极低。

        他同时表示,从世界卫生组织按照各种因素对人体健康影响程度来看,臭氧污染仅排在第32位,远低于其他因素。且臭氧污染可防可控,科研监测发现,从室外到室内臭氧浓度迅速下降,由400微克/立方米左右的高值降至60微克/立方米以下的环境背景值。刘炳江说,为提醒人们防范臭氧污染,从2015年起,全国338个城市1436个空气质量监测站点均开展了臭氧浓度监测,逐小时向社会公开。有人借机炒作中国的臭氧污染,在实时公开的情况下,是没有用的。

        我国《大气污染防治法》明确提出要公布有毒有害大气污染物名录。刘炳江昨天也透露,生态环境部会同卫生健康委制定了第一批有毒有害大气污染物名录,已向社会公开征求了意见,很快就会发布。第一批名录共有11种污染物,其中5种是重金属类物质,6种是挥发性有机物。“名录发布后,我们会加大科研、监测能力,纳入企业排污许可证严加管控,实行风险管理,并根据实际情况和管控需求,适时调整名录。”刘炳江说。

  • 第二批老年友善医院名单公布

        本报讯(记者贾晓宏)北京市卫生健康委近日公布了第二批老年友善医院名单,包括北京医院、宣武医院等22家。

        据悉,老年友善医院是由医疗机构自愿申报、区卫生计生委评估、市卫生健康委专家组复核最终确定的。老年友善医院建设是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和实现健康老龄化的重要措施之一。老年友善医院注重以老年人需求为导向,加强老年友善文化建设,改善服务环境,提高老年医学服务能力。老年友善医院有效期限为3年并实行动态管理,各区卫生计生委对获得老年友善医院称号单位要定期进行检查,市卫生健康委将进行不定期抽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