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臻于至善的“污水还清”院士

        加快建设“天蓝、水清、土净、地绿”的美丽北京,已经成为今年北京市的工作重点,而污水治理一直都是其中重要的一环。近日,北京市“两会”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对全市污水处理提出了更高要求。在治理污水、还清于民的工作中,有一位大学教授的身影。他就是与“污水还清”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彭永臻。

        档案

        彭永臻,中国工程院院士、污水处理领域知名专家、工学博士,现任北京工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科首席教授、城镇污水深度处理与资源化利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国家“111计划”京津冀区域环境污染控制创新引智基地主任。先后获得全国模范教师、国家教学名师、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全国劳动模范等称号,入选首批“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2015年,当选中国工程院土木、水利与建筑工程学部院士。多年来,一直工作在污水处理领域的教学科研第一线,带领科研团队在解决污水脱氮除磷难题、新工艺技术研发和推广应用等方面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近年来,协助北京城市排水集团,实现了厌氧氨氧化菌的工业化培育与应用,率先突破厌氧氨氧化菌工业化、规模化应用的难题,并建立了厌氧氨氧化工程建设的我国第一项自主知识产权技术体系,解决了北京市污泥消化液处理难题,提高污水处理厂处理效率。

        □ “泡”在实验室创新治污技术

        彭永臻在北京工业大学的办公室不大,书柜里、办公桌上、沙发旁摆放着一摞摞书籍和资料,他就在这些书籍资料间忙碌着。彭永臻带的学生们与他在同楼层工作,不时会有学生敲门进来请教问题。谈及自己的研究和成就,他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学生。“我和我的学生取得了一些成果,而全部试验还是由学生完成的。”这位身材高大、风度翩翩的院士缓缓道来。

        1978年,彭永臻与污水处理结缘。那年,他考取了我国著名污水处理专家张自杰的研究生,投身污水处理行业。2000年,从哈尔滨工业大学调入北京工业大学后,他瞄准国家和首都发展的重大需求,带领团队以污水生物处理、自动控制与污水脱氮除磷为研究方向,致力于改善城市水环境质量。

        近年来,围绕新技术应用的重大工程问题,彭永臻团队在国际上率先开展城市污水短程硝化应用研究,突破低温短程硝化的技术瓶颈。他们首次提出并实现了短程反硝化,在国内外率先并重点开展了短程反硝化与厌氧氨氧化联合处理城市污水的理论和技术研究。2012年至今,在短程反硝化菌种富集、过程调控和工艺研发等方面,彭永臻取得了多项创新成果,突破了厌氧氨氧化技术产业化瓶颈问题。同时,研究和开发的分段进水工艺,为北京市稻香湖水质净化厂和北京碧水污水处理厂的设计、建设和运行提供了关键技术。

        在一系列创新性研究成果的背后,是彭永臻和学生们臻于至善的付出。他们夜以继日地“泡”在实验室里,守在一排排污水试管和实验设备旁坚持科研,甚至一日三餐都不离开实验室。彭永臻说,来到北工大听到最多的话就是“彭老师,还没走呀!”他笑称,“大家经常把实验楼‘点亮’,彼此相伴奋战到深夜,被楼里的管理员‘撵走’更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彭永臻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表达出充满热情、勇于求索的科研精神和严谨治学、无私奉献的科研作风,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永无止境,臻于至善”。不知多少次,为了证明技术的可行性,彭永臻亲自指导学生多次前往现场取样和检测。“老师教导我们做实验一定要严谨,每个细节都要考虑到,我每天都是从上午9点到12点,下午再从2点到5点,在不同点位和不同阶段取样,为的就是让结果具有足够的说服力。”学生回忆说。

        为了让更多的人用上先进的治污技术,彭永臻无偿地把自己的一些专利技术贡献出来,造福社会,让北京市乃至全国的水环境更清澈。“这是一个知识分子报效国家的应有担当。”彭永臻深情地说。

        □ “过程控制法”培养环保接班人

        在北工大,彭永臻是深受学生爱戴的教学名师,始终把培养“接班人”放在工作的首位。如今,他已是古稀之年,但仍然坚持为各学段的学生上课。彭永臻负责的《水质工程学》和主讲的《环境保护概论》两门本科生课程先后获得国家精品课程,在学生中颇具口碑。虽然这两门课他已经不知道讲授过多少遍,但每次上课前还是会认真备课,用学科前沿知识更新课件内容,思考着怎样用心讲好每一堂课。彭永臻的课堂生动有趣,年年都有新内容,常常吸引其他班级的学生前来蹭课旁听。一名本科生在课程评价中写道:“彭老师的多媒体课件做得很生动,动画效果很吸引我们的眼球。在课下做题时,用到某个原理或者公式,我们马上会很清晰地记起相应的幻灯片和上面的每一行字。”正是他讲台上几十年如一日的付出,让深奥的科学原理在讲台上细细呈现,让晦涩难懂的概念、公式等变得好学好记、入脑入心。

        在培养研究生方面,彭永臻也非常舍得花时间和精力。他摸索出一套“过程控制”的方法——从论文的选题到研究方案制定,从开题报告撰写到实验进展把握,从实验方案修改到研究工作小结,从创新点提炼到论文的最终形成,整个培养过程他都亲自把关、循循善诱,与学生互动,把自己的创新思路毫无保留地分享给大家。在他看来,“如果不管培养过程,只等学生写完论文再去修改,已经晚了。”

        彭永臻的学生苗圆圆特意为恩师写过一封信,信中说道,“我们在遇到问题难以解决时,最先想到的都是向彭老师求助。而他无论有多忙,总是会挤出时间跟我们讨论解决方案。”学生们去办公室找彭永臻讨论问题,见到的总是正在忙碌中的彭老师,而他对学生最常说的话是,“你先等一下,我尽快忙完叫你。”苗圆圆说,无论有多少工作在等着他,彭老师从不会忘记学生提出的问题,“我从未见过他的不耐烦,甚至很多时候他都为我们想在前头。知道我们在整理数据写论文,他就会时常问我们写的怎么样,让我们写完拿来给他看看,和我们仔细讨论一番。”

        彭永臻对待科研的严谨认真也是出了名的。有一次,他的一名博士生在试验研究中发现了一个国内外都没有报道过的新现象,打算尽快写成论文发表。但是,彭永臻坚持让学生再做“几次重复性试验”。在与这位学生反复确认后,又历经一年,论文才正式在国际著名学术刊物上发表。“过程控制法”的多年实践,让彭永臻交出了一份满意的成绩单:以第一或通讯作者发表SCI论文210余篇,培养出工学博士75人,其中,2人获“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4名获提名奖,有20人已成长为教授、博导、教授级高工或研究员。他们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传承着彭永臻严谨治学和勤奋钻研的作风。

        □ 把科研团队营造成一个温暖的家

        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后,彭永臻拒绝了各种庆祝和表彰,惟一参加的活动就是面向学生的访谈。此外,他还婉拒了配车配秘书的待遇,只提出一个要求:希望在学校中创建国家工程实验室,推动高校科研再上一个台阶。

        现在,当选院士的彭永臻更忙了。可是,繁忙的工作丝毫没有缩短他和学生相处的时间。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先做学生的朋友,再做学生的老师。”

        彭永臻主持的水污染控制实验室墙壁上,贴着研究团队教师和学生的照片,旁边用英文写着 “我们的家”。在教学科研之余,他时刻关心着学生的学习和生活,把自己的团队营造成一个温暖的家。不论是在读的学生,还是已毕业多年的学生,彭永臻几乎都能如数家珍地说出有关他们的一些小趣事。他会细心开导情感遇到了问题的同学,也会对遇到困难的同学慷慨解囊……每年的毕业季都是彭永臻最费心的时候,“导师对学生的工作能力、性格兴趣以及优缺点都很了解,我就想尽我所能,从思想和行动上都给予他们一定的支持。”为了能帮学生找到满意工作,他不仅在科研之外注重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鼓励学生多思考,多锻炼表达和演讲能力,甚至还亲自陪着学生去就业单位参加面试。

        让自己培养的优秀学生,能够在创造“天蓝、水清、土净、地绿”的环境保护工作中充分发挥所长,也是彭永臻的一个“小私心”。

        本报记者李祺瑶 王海欣摄